Archive | June, 2018

抄牌

25 Jun

抄牌

警員的愚昧行為,令警隊的聲譽又再受影響。十功不能補一過,補完一功又有一過。很多人揶揄警隊入職時驗身唔驗腦,此話非虛。各行各業皆有奇人異士,但近來警隊特別多,非禮、賣假勞力士錶、高賣、穿櫃筒底⋯⋯

近日一名警員當值時,無合理懷疑截停一位女生,抄下姓名電話地址,但沒有報告上電台核對身份,反而在當晚致電對方調情,最後被對方放上網絡,並報警備案。

警員截停市民時,必須有理據,例如行跡可疑、有理由已干犯罪行等。按當日情況,推算警員是在沒有合理懷疑理據下截停對方。此外,警員既濫用職權,又侵犯私隱,將職務上得來的資料據為己用,作另類用途。

這位警員近十年差齢,頭腦卻不機智。色字頭上一把刀,為色所迷,以為是一見鐘情的告白,可以發展一夜情,或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對話中,情慾挑釁味道很濃,警員直截了當説到對方家喝洒,很是進取。少年總有輕狂時的階段已經過了,加上身為公職人員,罔顧後果,自食惡果。

行為影響警方在執行任務時的理直氣壯。想像得到,現在已經有不少人挑戰警方執法,有些人會藉此刁難警員在截停查問的理據,揶揄記錄是否有必要,是否用來識女仔云云。

有人無憑據猜説,女生是一位模特兒,為駁出位,藉此佈局,對警員賣弄風情,引誘落陷阱。然而,其可能性極低,因為沒有必要為出名而跟警方扯上關係。

如果要推說女生的動機,倒不如說是警員的貪心,貪圖美色,若然事成又可在同輩間認威。有理由相信他在執勤時,眼睛溜灠不少女生,像獵人在街上獵物,吼準便出動。今天沒有這位女生投訴,也許明天也會有。


20180625

Advertisements

父親節

19 Jun

父親節

首次渡過沒有父親的父親節。當是慶祝端午節吧!

去年九月下旬老爸離開了,走到另外一個地方。那刻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算是人生第一次最親密的生離死別。

老爸走後的初期,老媽未曾適應,睹物思人,時常偷泣。家人加以安慰,多抽空陪伴,終於很快跳出陰霾。

以前老爸行動不便,日間只有倆老在家,老媽要照顧他,二人是形影不離,有他便有她。雖然偶有小吵咀,大爭辯,但顯然是他們的情趣,屬老一輩的打情罵俏,鶼𪃸情深。

為免他們終日困在家,子女提議帶他們到遠郊地方,舒展身心。老爸厭麻煩,不大願意去,但他又想老媽外出走一趟,於是他會推卻子女問老媽。老媽就算心底想去,但不想掉下老爸在家,於是她會叫子女反問老爸。其實二人也不太願意外出,但又不想推卻子女好意,於兩人使出“抆貓尾”一招。他們時常使出這招,非常湊巧。

老爸走後,老媽可以放鬆自己了。每朝晨運不用趕回家,可以跟晨運友品茗閒話、午間可以來個小盹、晚間可以輕鬆嘆電視節目。子女終於可以帶她外遊,亦已成事實了。

老爸的離開,亦令家人的關係緊密了,起碼以往不常出現家庭飯局的成員會定期現身,大家的溝通也多了,是一個很大的轉變。

生離死必,或會改變不同方面價值觀的看法,大多數是正面的,起碼對生活的態度、對人事的要求,會是較為寛容寬鬆。


20180619

背影

18 Jun

背影

玻璃幕牆的背影
越行越遠,越來越小
幕牆折射的光刺了眼球
揉揉眼睛
背影消失了
趕步到下個轉角
希望重新遇上那張面孔
十字街口的人,很密集
舉目顧盼
搜索每張臉
不見,不見,仍不見
四組交通燈號
是綠色行人過路燈
佇立在十字路口
三百六十度打轉
尋找,尋找,仍尋找
遠望天橋
背影在眼前
四組交通燈號
是紅色行人立正燈
遙望著那背影
消失了


2018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