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ugust, 2013

「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三)

13 Aug

「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 如果我是警察、學生、家長、林老師、市民

「林老師」
紓緩心困需要時間,但短瞬一刻的挑釁,未能想及自己身份而情緒失控釀成今年香港事件簿之一,是不及所想。

眼見警察將兩批互敵的人聚一起,並偏私一方,為顯彰公義,走入封鎖區查問究竟,卻被警員挑釁,問問題也要被威嚇返回警署,怒髮衝冠,顧不了平時儀態,也顧不及為人師表的品行,面辱執勤者。

事件被放大了,視線也被轉移,本來是政治打壓,卻變成老師公眾地方說粗口,並演變社會熱辣辣話題。縱使有支持者,但也引來多方面抨撃,口誅筆伐要求辭職。
當刻社會,每日充斥不義不公之事,市民不發聲,不反抗,以為接受,讓不公的事蔓延,直接影響現存人及將來一代。自己的行為會是過了火位,但若然能夠惹起社會討論不公義的事、讓政府正視處事不公的結果、讓內地收歛干擾港事你動作,個人承擔後果又如何?總好過不聞不問,讓香港繼續沉淪。

雖則道歉不能代替錯誤行為,或多或少對同行同事造成不便,令學生對老師品行存疑,但無悔,讓社會各界人士繼續評論。

「市民」
問題大概有三個方面,一是政治糾紛,牽涉執法不公;二是市民向執勤警務人員說粗言,三是說粗言者是一名老師。

警方處理案件,偶有不公,尤其對待富豪高官之類,屢遭人詬病。今次執法,是否公允,為民者很難斷言。當警察在現場處理案件時,第三者不知悉案情底藴下在旁邊加插個人見解,加盬加醋,不但令執法者增添繁瑣,也會令現場正被調查的人以為警方聽了旁言而有所偏私。警方職責是以和平手法處理雙方衝突,如有不公,只會令案件更升溫,一般糾紛案,需要時間耐性跟雙方解說。

近幾年,警員不斷被市民、政客作為發泄目標。在大型示威遊行中,被市民唾駡、羞辱、故意碰撞,但仍然得要話不還口,撞不還手,除非要防止示威者衝擊或要以武力清場,才得以還力 ,「容忍克制」已變成警察的座右銘。

巴士亞叔曾說你有壓力,我也有壓力。實情每行每人也有壓力,警察不例外。

當我們不同意一些政客帶粗鄙文化入議政廳時,反對他們用爛仔式行為惡言相駡,隔空拋擲物件時,又是否接受為人師表的老師當眾說粗言穢語?是否憤怒可以涵蓋一切?社會可能會接受市井市民做出這行為,但對專業的老師,會有保留,否則,當一眾律師、醫生、法官們也因為公義不能彰顯而憤怒,當眾辱警,全城會變得很壯觀。

縱使事件已被轉移視綫,從政治層面飄落專業品格的面紗上;縱使林老師說是一時之氣,出口侮辱執勤警察,但我們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說話,將心比己,一天林老師在學校內被人當眾指罵八婆、賤人、WTF,會如何?
(完)
13-08-2013

Advertisements

「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二)

12 Aug

「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 如果我是警察、學生、家長、林老師、市民 (ニ)

「學生」
教不嚴,師之惰,春風化雨,老師任道重遠,背上重責,如何將學生敎育成材,如何作為良好榜樣,以身作則。做學生有時會視老師為偶像,老師博覽群書,將學識授傳時,也傳送仁義道德之說,君子以禮待人,不動武,不言粗。縱使今天政治氣候有變化,不公不義之事頻仍,令人無所適從,究竟仍以謙遜禮待,還是以粗對粗,以暴回暴?教師需在持平的環境下,析理導學,老師的態度、言語、行為會是學生的範式。

很多現一代學生,為趕上潮流,已經粗口成文,有粗鄙的語文,也有詩意的文體,說得啷啷上口。在學校受規管,忍口不語,但在校外,如釋放的澎湃,在食肆,在交通公車上,常聽見比林老師更激的粗語,男女器官通處飛,令人側目掩耳。

少年人懂得拾人牙慧,以別人曾做過的行為掩蓋自己不當行為,上堂時問老師一句,因為我憤怒,覺得社會不公平,所以學林老師用粗言發泄,為何她可以,我們不能?

「家長」
學校是一所作育英才的地方,將子女送入學府,希望他們獲得知識以外的事物,如做人態度、警世明言及辯理智慧。當大部份人也同意林老師是看不過眼警方處事不公,怒不可遏下才爆粗,並且她已作出道歉,但這是否就可代表可進行辱罵的行為,直斥執勤中的警務人員。

每種行業有僱員專業操守的指引,如何克制自己情緒,防止不穩定情緒惡化事件往往是控制及解決事情的始步,老師不能自控時還惡形相向說粗鄙,有點讓家長擔心子女在未有能力辯理下,不知是錯是對而仿之。很多家長為生活糊口,未必有時間為老師辯解,或提點說粗語時的因由與考慮。

有些家長接受林老師解說,同意是在彰顯公義下而失控,並表示支持。但有些家長則認為老師應有基本品格,要有學者風骨,但風骨是有理性的,總之說粗口就是不對,枉為人師。
(待續)
12-08-2013

「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一)

11 Aug

「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 如果我是警察、學生、家長、林老師、市民 (一)

七月「林老師粗言辱駡執勤警察」的網上短片,引起社會很大迴響。事因林老師認為警方在處理法輪功與青年關愛港協會的糾紛中,處理不公,偏私青關會,憤然用粗話辱罵警察。不同團體對此有不同聲音,大家立場不同,見解也有異。斯文人不代表不說粗話,粗鄙人也不代表會說粗語;著套裝未必是行政人員,穿襤褸衣亦未必是窮家人,處於不同位置自有其見解。

在爭論中,有不同團體出現,扮演不同角色,衍生不同意見。在今次事件中,如果我是:
「警察」
警察過往處理過不少橫蠻無理的市民,尤其大型遊行時,往往遇上刻意的挑釁與衝擊,但仍然需要克制內心快要爆裂的怒火,仍要唔該前、唔該後,望人潮順利散去,避免發生意外。

士可殺,不可辱,在一句八婆、八公、賤人、WTF之下,仍然按著火種,向林老師解說釋理,儘管當中有警員及長官言辭態度較惡重,但未曾動粗言行。或說因為大庭廣眾,有錄影鏡頭在前,豈能動粗,否則難以想像,林老師定必被人好好招呼。但事實,就算沒有錄影鏡頭,市民也鮮有聽見警察向公眾爆粗。

當日警察正在處理法輪功與青關的糾紛,旁人議論紛紜是預計的。有些如導演上身,現場加插解說:亞爺叫特首搞佢哋,特首叫律政司睇睇,律政司就指令警察做嘢……,在這片言論自由的土塊下,你說你的,我講我的,合則共言,不合則另聚群議,是香港的特色。但很多時候,最弊的是在排難解紛時遇上好事之徒,左一言,右一句,令熾熱的爭辯更沸騰。

無可否認,亦有很多時候,旁人的碎言輕語,鋤強扶弱的精神,亦幫了不少警察排解紛爭,欺弱的人往往在公義的聲音下就範。

警察在工作上遇上不少壓力,但卻要承擔巿民對警隊跟社會逆意向的憤怒。儘管一般市民駡辱的對象並不是針對個別警察,但個別警察卻要忍辱守職,往往要帶著娘親開工,被人問候,但卻不能回敬。

警察宗旨,維護社會安寧,保障市民生命財產,與市民一直存有互信的精神,幾年前的警隊常高企紀律部隊首位,但近幾年,卻跌出首名,聲譽每況愈下。縱使零星負面個案引致警聲下滑,但大部份警隊隊員仍然緊守崗位,忍辱負重,成為市民不滿政府的磨心。

政治令警隊聲譽隕落,巿民將不滿聲音,用激進行為發泄在警員身上,警察身不由己,就算明知背後是一場政治show,仍得盡力做好警隊工作。對於次林老師辱罵,定必聲討。
(待續)
11-0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