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pril, 2014

情緒病

22 Apr

情緒病

有個朋友小時很聰明,其他同齡之輩玩著模型汽車時,他已經自誦二十六個英文字母;當別人砌著積木時,他已懂得說一堆大人也未必明白的理論。想他朝定必成大器。

當時他父母只得一個兒子,又是長孫,各人投放無限愛心與資源在他身上,逐漸造成他氣焰、横蠻,養成自大性格,喜歡獨斷獨行,稍為不稱意,大吵大嚷。隔幾年,他多了一對弟妹,父母照顧他的時間少了,也沒有以前的溺愛,甚至有對他厲駡,之後的聚餐,父母已經很少帶他出現,偶爾的出現,他仍然是那副孤零模様,自己來自己走。

其後,得知他患有情緒病,十來歳便要睇心理醫生,靠藥物控制病情。情緒加藥物影響,不能集中精神上學。今年二十多歲了,在職訓局讀書。年紀長大,心智較成熟,或者有適切治療,情況轉好,行為舉止比以前穩定,懂得事理、溝通方面也很理想,頭頭是道,沒有那股「見他便想打」的感覺。

他的親人在復活節假期全軍到內地掃墓,剩下他和賓姐姐在港。閒時他喜愛獨自搭巴士穿梭港島區,他說申領了殘津,每程車費只要兩元。有次他慷慨說請飲茶,大人們推拒了,他説要別人請客不太好意思,要求自付一份,當然又被婉拒。問他錢從何來?他說因為有津貼,聽後令人動容,畢竟大個仔了,懂得處世之道,但剎時又傷感,二十來歳便攞殘津,不是味兒。

他不想父母操心,自己定期到醫院覆診。因為服藥之故,休息時間倒轉了,晚上睡不著,日間有時會大昏迷。他没有告知父母,免他們憂心,特別在這個假期,説了出來,恐怕母親不會離港,就讓她玩得到開心點。問為何他不跟大隊外遊,他紅著眼眶説自己知自己事,萬一在內地病情突發,會惹來不便。言者淒然,聞者苦澀。

瘦瘦的身軀,微寒的背,孭上大背囊,除了上學、到醫院覆診,就是將自己置身巴士內,蘯遊在獨我世界中。孤獨,可以樂在其中,不會是淒涼,但他的境況卻是既孤獨又淒涼。還好,在他身邊仍有一班痛錫他的家人,讓他自由自行,不作束縛。並不是放棄,也不是放縱,反正他已經在沒有選擇下習慣自由行,就讓他樂活。

22-4-2014

Advertisements

南韓「歲月號」的老船長與少船員

20 Apr

南韓「歲月號」的老船長與少船員

鐡達尼號的船員,包括那支誓守巨輪的樂隊,很令人尊崇。

南韓「歲月號」被海神呼喚,噬歿在海舌下沉睡。儘管拯救打撈工作仍然在進行中,但並不樂觀,要救活的已經救了活著,不想活著的救了也自我了卻。

身為船長跟部分船員違職保命,第一時間登上救生艇,置乘客生死不顧,趕逃偷生。
老船長無良,將掌舵重責下放到一名航海經驗只僅一年的副手,自己則離開駕駛倉,以「私人理由」去了寢室。縱使最後獲救,但也逃不了良心責備、社會唾駡、法律制裁。

事發時,一位只有二十二歳的女船員,全程照顧傷患,指導逃生,將身上救生衣給予乘客,臨死一刻也在救助,但好人沒好報,最終葬身海神中。小船員盡忠,老船長偷生,經驗反而讓人倒退,老船長「可能」預計這艘船反側後,沉輪險境大,生還機會少,倒不如做個不負責任的人,好過魂斷煙海。然而,小船員秉持航海守則及服務理念,堅持到最後。經驗加理念可以救活,但如果沒有基本職業操守,鐵難成鋼。

一個仍然在生,但聲名狼籍,遺臭萬年;一個亡葬大海,則人皆敬之。如何贏得身前身後名,是如何履行天職。

盡責與否,未必跟結果成正比。很多時盡了一切力量,也會是一場悲劇。一個醫生徹夜不眠救護病人不果、一個救生員拼命拯救遇溺泳客不果、一個技術員抽絲剝繭也不能恢復垂命的電腦。這些盡力但換來失敗結果仍然為人接受,付出與不付出才是主因。

20-4-2014

「泛門之亂」

13 Apr

「泛門之亂」

從那年那天民主黨走入中聯辦起,泛民五馬分屍局面逐步呈現。鬆散、不團結、迂腐、各有各做的行徑表露無遺。上海訪問團一程安排,從參加與否,出席人員如何,過程皆很磨蹭,有點婆媽。

抵步後,泛民議員各散東西,有些堅持立場,寧願放棄跟京官糾纏,也要穿著偶像T恤,也要帶六四物件上路;有些跟隨泛民事前商議原則,齊心退出行程;有些則繼續理念,但理念背後,各有各忙,到法律學院交流、到高鐵參觀、到茶餐廳派傳單,或群聚草擬討論會議議題。

籌備上海交流圑,也許是一齣劇目,讓大眾看到京城的開放態度。縱然背後已經有潛議題,但門口已開,你已被邀請,放棄入城是閣下黨政的權力,故此,京官亦不會在意泛民議員出席多寡,麻煩人最好不現身,省卻如何「特別招待」的煩惱。

「泛門之亂」,又可否歸咎屬中無勇將?各黨有黨魁,但有名望,有影響力的一群相繼退位,現時領軍的始乎欠缺政治魅力,自身也顧不瑕,不能施令群黨。新派泛民政黨,頻換黨魁,黨員只懂秉持激進師訓,聲嘶力竭,跟隨舉banner,跟隨離場,只是跟著前輩屁股行路,沒有那股團隊的感覺;相對建政派,凝聚力強,就算有分歧,也不會支離破碎。

那些年,李柱銘及司徒華的堅持、風範、智慧、戰略,與之今天的民主派代表很有差別;還好,仍有公民黨一些穩健派做前盾,讓泛民保持一點生氣,點綴生色。

「泛門之亂」讓特首有喘氣機會,説泛民他們難搞,但事實上,他們籠裡雞擾鬥,正是幫了特首不少忙,越亂越好,京城在看戱、政府在暗笑、市民在嘆息。民主派的進化,是退後的暗示。

13-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