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pril, 2013

地震的回憶

21 Apr

地震的回憶

約五年前四川省汶川大地震,釀成約四十多萬人死傷,哀痛過後,以為可享重建的心靈,怎得估到,四川雅安市蘆山縣,發生7級強烈地震,造成傷亡枕籍的悲愴。實際傷亡,仍在點算,至今初步近二百人死亡,超過一萬人受傷,一百五十萬人受災難影響,很震撼的數字。

記得零八年到四川成都災區,時為災難後數個月,災區仍然滿目瘡痍,可見那磚牆瓦塊,整齊但又零碎地堆積一起,殘缺的房屋,如模型經腳踩的蹂躪,剩下殘餘的輪廓及結構,隱約存證。

見地上斷截的磚瓦,中間只有一根幼幼的鋼筋連接,一個大力士稍為用點力也能將它截斷的鋼材,竟然是支撐房舍的物料。一個廢城,車輛經過一片頹垣敗瓦,掀翻黃沙滾滾的塵土,加添死城的淒厲。人跡絕滅,境態愴然。

遠處都江堰,水不清澈,也不污濁、因為已經變成一片黃沙泥濘,高觀遠眺,仍然是一片死寂的黃河,沉睡在靜謐中,隱藏在心中流動。一鎮死城,一片死海,心情很沉重。

零八年的汶川大地震,一座未破損的鐘樓屹立,時值下午二時二十八分,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青海玉樹大地震,今月二十日輪至雅安市蘆山縣受難。災民忍受災難之苦,包括親人離世或失去聯絡,忍痛傷創、面對將來的艱辛生活,縱然是天災,不能預測,但救援工作刻不容緩,災後的支援也是必然的重要工作,尤其心理復原方面,定必有所安排。

(21-4-2013)

Advertisements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15 Apr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政黨爭拗,日月年,時分秒不絶。有很多新名堂的政黨浮濫,愛港之聲、愛護香港力量之類出現,増添熱鬧。愛護香港力量在上次真普選論壇時,造成擾亂,釀成流會。早日又在佔領中環論壇上,用語言暴力,並身體力行站在枱上,功架十足揮舞國旗區旗,挑釁論台上支持佔領中環的講者,釀造混亂一番,才停止下來。

對政治沒有觸覺,但有想法,出席論壇講者中,有長毛梁國雄,當他發言時,愛港力成員失控加失控,群起喝罵,有人向他粗言穢語,他坐在席上,回贈愛港力的叫囂,奉上「愛港之聲,正一妖精。愛港力,示威搵食」。我個人認同梁國雄是一個博古通今,學貫中西的知識學人,隨口成文,腦筋活動快捷,可單人匹馬抵禦口舌之爭,但我頓時想到一句說話,很配合當時場面,那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很多議會或論壇上,梁國雄是其中一名活躍份子,專門截斷別人話題,狂風掃落葉式搶白,令人迫不得矣停下來。若再遇上不入耳的言論,又一輪砲彈式轟炸,務求打亂秩序。建制派除了今屆言論較激較出位的一兩名成員外,以往黨員很少採取過份激烈的對衡,有點兒「無你咁好氣,你自己講到夠」的態度,所以形成梁國雄屢次搗亂議會。今趟,大概他有切身感受了,愛港力的大龍鳯,正是自己平時的大龍鳳,儘管最後可如常續論,但預設的環節,令真正想討論議程的入不耐煩,不能理順完整表達意見,致使在很混亂草率的情況下完結所謂的討論,浪費一個可供互相交流意見的平台。

新政黨出現,縱然幚不了甚麼,甚至在這個亂世下,會更添煩添亂;但可取的是,能夠箝制一些激烈行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15-4-2013)

偽病人

7 Apr

偽病人

病了取病假,理所當然;半病狀態,放病假休息,也得人體諒;沒有病但想放病假,適可而止,也隻眼開隻眼閉;患上惡疾須長期治療而放病假,同情來不及 ,好好休養;但長期病假卻被人洞悉涉嫌偽病,肯定惹人非議,定必揭開箇中面紗。

一名在醫院廚房工作的廚師,因右手腕工傷,在十一個月內斷續取三百天病假,當中只返工三天。事情當然令一羣憤怒的同事向傳媒大揭秘,傳媒跟隨蹤影,發現他右手活力自如,可拖拉大型行李,不用轉手,理應可復工做簡單工作。

問題揭露了管理層監管不善,讓員工可以不遵守覆診指引,以致獲取私家醫生的病假;另外,私家醫生濫發病假亦是焦點之一。當然,事件少不了涉及個人品德問題,濫用病假即耗用公帑,病假期間獲全薪共十一個月,另免返工放工車資及午膳食費,繼續按年資享年假的芝麻綠豆事,也可煲成大盤粥,索得太盡了。也許這位員工認為比申領綜援好,情操也高尚一點。

現在社會搵食艱難,有些行業每天消耗員工無限體力腦力,員工不敢隨便放假,更遑論病假,稍有差遲,職位不保。這位廚師可以因「病」放全薪長假,令人羨慕,不過長期閒賦在家,會令人退化,受人俸祿,理應回責,此乃天經地義。手腕傷,無力拿刀或鑊鏟,可作其他輕便工,例如洗菜洗碗之類,起碼表示復工的誠意,也是員工應有的工作態度,試過不行才打算。

猶記以前一個案,一個偽病人尋醫,目的想取得病假,該名醫生照給予病假,偽病人將病假紙交主管,主管接過後,即時給偽病人紀律懲罰,因為醫生在病況原因一欄用英文寫上’malingering’,意譯’詐病’。

(7-4-2013)

十年

1 Apr

十年

沙士十年回顧,令人回思,也讓人提防新型疑似病毒肆虐。另一個十年回憶,是張國榮逝世十週年,有很多紀念特輯,幾個星期前,逢星期六晚午夜已開始播放其主演電影,不致於百看不厭,但不會討厭。

那年四月一日,大家還以為是一個玩笑,但事實歸事實,讓很多人茫然地接受不爭的事實。十年,很漫長,過去的事記憶很稀疏,但細想下,片段逐格浮組。死亡的思憶,有時並不令人苦澀,回顧也許是一眾聚集的分享。

死人去矣,遺留的成就讓人驕傲,回憶會帶來喜悅,是值得回味歌頌。縱使一生成就有優劣,但大眾的支持是累積而成,瑕疵只會點綴成功,添増色彩,讓構圖生動一些。十週年紀念演唱會,感覺雅緻,有一派華麗中的沉鬱,讓人在燦爛思憶中浮現魅影情懷。歌聲繞樑三日,充溢四處,歌聲魅影環流。

設置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塑像、相片、服飾,吸引不少人遊觀,川流不息。不在乎雕刻是否細膩,神髓是否相似,只是一種心念。很多人駐足摺著紙鶴,聚投在收集箱,以表懷念支持。中環文華酒店外,在潔淨無阻的路旁,一片花海,俏相在片紅片白的襯托下,很活現,美的形貌、型的風采展現在那花潮海下。

一天,多少人出生,多少人死亡?多少人的出生受關注,多少人的死亡令人痛惜?不會是少數的判斷,而是大多數人的認同。起碼當年沙士迎戰幔的前綫士卒及張國榮在演藝術評下的成就,就得認同。

(1-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