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ovember, 2015

「老師怕問字」

29 Nov

「老師怕問字」

讀「老師怕問字」一書很多遍,仍然是牢記不下要記的生字。很少將一本書讀幾遍,因為會有點悶,缺乏新鮮感。但此書不得離棄,因為發覺對中文字正寫的認識很薄弱,時常寫錯字,當有猶豫那字是否正字時還可以查閱更正,但一直以為是正字卻非正字,就將文章弄壞了。

以前沒有正視錯別字的影響,用「差不多先生」的態度處理。有一年,一位很有才學的文化界人士點出真諦,說一個作者必須對文章認真,核意查字,文章太多錯別字是大敗筆。那刻頓然醒悟正字的重要性及對讀者的責任,以及用錯別字的羞愧。於是每次遇上用字的懷疑時,便上網查閲資料,尋找正確用字。不過,有些一直自己認為是正字的字但卻是錯別字仍然被忽略了,那唯有讀多些有關書籍,以彌補水平不足。

近幾年,有進步了,不獨善用正字,亦糾正了一些常見字的正確發音。有時對一些字詞,只懂其義,不懂其音,讀音並非如坊間說有邊讀邊如此簡單,理解過程中亦了解其源由,以及背後典故,添增趣味。

現在有很多人玩弄字意,用同音字配套在常用字詞,帶出另外一個字義。如果本身懂得原來字詞字義是無妨的,否則帶來反效果,會誤導字詞原意及寫法,尤其現在常説學生的中文水平下降,他們只要在電子板上寫一字便顯示相關選擇字詞,不需記牢寫法,所以若是常看那些「食字文化」,遲早出現文字大災難。

「老師怕問字」較其他專修正字書籍淺白,沒有很嚴肅及複雜的編寫,較易入腦。但太多生字不懂了,所以要看百遍,才可牢牢記住。

要做一個負責任的人,是要花時間的。

29-11-2015

Advertisements

選舉娛樂小曲

26 Nov

選舉娛樂小曲

區議會選舉曲終人散,各黨賽票分配跟上屆沒有很大出入,當中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但賽果亦為人接受。年輕一代冒起時,亦是舊臣被退下的一刻;是一黨的驚喜時刻,卻是另一黨的失落。

較注目的有何俊仁不敵強悍何君堯、馮檢基被第三者鎅走票源,飲恨落敗、落敗得頗意外的兩棵根,鍾樹根及黃容根,以及葛珮帆意想不到的讓位。

新舊交替是必然的趨勢與局面,長江後浪推前浪,沒有新血,舊血會變瘀血,除非舊血秉誠為區服務,否則遲早定必人面全非。

個人較有興趣的是遭連根拔起的鍾樹根事件,以及人民力量全軍覆沒的結果。樹根近年的言行舉止確實令人發笑之餘,也覺得有損議員應有的智慧及能力。名句不絶,言行怪相,帶出茶餘飯後的笑話多過建設性的社會民生建議。一眾市民慶祝其選舉失敗,在辦事處門口播放喜氣洋洋的小插曲,令人會心微笑。

深信樹根心中不會好受,出席會議娛人,選舉也娛人。假設他當日未有成為立法會議員,其醜態未必顯露人前,也未必成為攻擊對象,今趟選舉未必會輸,很多未必是未必會發生的。今年失去區議員一席,相信來年亦很大機會喪失立法會議席,到時會步黃成智後塵,變雙失中年。

此外,慶幸社民連、人民力量及熱血公民的激進分子徹底失敗。平和商議未必能解決問題,但言語暴力,肢體恐嚇更不能解決問題。鏡頭前後惡形惡語令市民感不安,參選是為追擊對手,藉以走進政制架構,爭取機會拍枱拍櫈、大吵大鬧、掟杯掟紙 ……市民厭惡這種表達訴求的方式。

今屆選舉帶來高投票率、新進面孔、意外賽果,以及娛樂小曲。

26-11-2015

2015日本北陸之旅 (三)

22 Nov

2015日本北陸之旅 (東京~輕井沢~五箇山~能登半島~金沢~福井~奈良~大阪)

17-11-2015
原本預算到吉野山觀紅葉,遠足一天,但天氣預測十一時下雨,估計天昏。根據這幾天觀察,紅葉未必是盛世之時,加上天氣不穩,遂改變行程,延續昨天未完的奈良公園遊歷。

先到春日大社,是一座歷史很悠久的神社,外貌柱樑以鮮橙色為主,內面掛上一盞盞銅䥫鑄造的大燈籠,大社現正進行局部維修。

再到若草山,一片很大的草原,一峯一峯的小山丘點綴篱篱草原,數十隻鹿鹿悠閒漫步草坡上,鹿蹤遍野,偶爾發出一兩聲叫鳴,想起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遊人餵飼,瞬即被圍攻,他們很雀躍被鹿圍,舉起照相機攝拍鹿勢。這裡有很多遊客及旅行團遊訪,鹿鹿為遊客加添樂趣。

以為鹿野之蹤限於此,誰不知在東大寺沿途,人鹿爭路,好不熱鬧,東大寺被牠們搶去了焦點,倒沒所謂,反正只是寺廟一座。見有些鹿頭頂毛茸滑溜,但有些則剩下一對像木塞的小木在雙耳中間,是被人切去兩隻角。這裡鹿的數目,估算有幾百多隻,遍存奈良公園,有一隻更孤身走到遠遠的政府大樓立佇。

下雨了,回到內街遊蘯,到昨天一間較潮的地方叫“HaHaHa”居酒屋覓食。這裡每款小吃及飲品都是270円,環境舒適,每枱設高卡獨立座位,沒有傳統居酒屋一房幾枱的煙薫。這裡較特別是客人自己用雷射筆在一張膠咭餐牌上㨂選食物,按三個簡單程序便完成柯打,食物十分鐘內送到,既簡單又方便。全屋坐滿客人,見侍者不斷為食客捧來食物,便知由自己電子落柯打對客人及食肆的好處。

18-11-2015
早上乘近鐵到大阪難波,算是旅役的最後一市。始終是城市及旅遊區,人流如鰂,與鄕郊一帶,天淵之別。放下行李在酒店,乘地鐵去通天閣,這裡不是勝地,只是集中吃串燒的地方。

小店舖只容納十一個座位,圍著小小廚房坐。內裡站著三個廚師,大廚打開話匣子,說他剛在今個月中去了香港,留跡迪士尼及旺角,還顯示他手機內在旺角留下的照相,並讚雲吞麵“一支捧”。

港人必到的心齋橋,人潮洶湧,是最近十多日所到地方所見的人數一百倍。日本百貨在退税方面,早兩年不用旅客將物品逐件拿出作證,但不知何時開始,旅客要在退稅櫃枱前向職員重示物件,以證真實。

吸聚最多人群的店舖是藥房。藥房聘請了很多懂普通話的尋購大使,專門解答操華語人士查詢,很多同胞拿著手機追問大使貨品何在,大家都忙著。

19-11-2015
晨光第一綫照醒了,搭七點車到和歌山公園。公園內有和歌山城,是豐臣秀吉年代起源,和歌山城是一座長形黑白色的城堡,經修繕修建至今。

縱使起床早,早上行山精神好。不再期望園內有片片紅葉之景了,反而
見旅遊團的導遊介一幅滿佈菁苔形狀呈方形相約的大黑石,定必有因。

入園時見幾十名消防人員圍在一起,以為是進行演練,但離開時,見他們原來已經分成二人一組人在園外那片約三十呎高的大菁苔黑石上,像攀山般半掛在半空,清理石隙的菁苔,頗有趣。

乘駅到白浜,那裡是有名的溫泉勝地,另外有幾個受歡迎景點。首先到白浜漁獲市場,集中賣海鲜產物,地方很大,打照面的很多是港人或台灣人。

千畳敷是一片很狀濶,有很多不同形態的懸崖峭壁,配襯一海大汪洋,站在那邊緣石岸,雙手環抱藍天長空,頗有還我河山的氣勢。

三段璧洞窟,要數回歷史,說在天皇時代有海賊利用它作為收藏船隻之地。那裡有很多岩洞名,浪痕岩、十象岩等。洞穴深沉,寒意很濃。

丹月島,一坐離岸石,兩山丘相連的大石中間有個如太陽般大的空圈,太陽落山的金黃正正在從那個圓洞活脫脫的呈現,金光耀石,所以很受攝影人士歡迎。剛落車,正是“皮蛋王先生”放工,黃昏日落之景就在眼前,現場已經有幾十人在拍照,絶大部分是香港遊客,各人爭取有利位置取景。一輪相機聲加神棍手機揮舞下,石中空,依舊空,天很快黑齊,人很快散走了。

乘兩個多鐘頭回大阪,已經八點多了。

20-11-2015
旅程最後兩天,通常無所事事。走到梅田,有一所較新商場,但亦離不開變化,像領匯商埸,基本品牌貨品雄霸市場。

大阪駅去年興建了一座叫Lucua的宏壯地標物,佔地廣闊,整座是玻璃外牆,鳥瞰環市,眺望遠市華燈映廈,近看駅站人潮列車,很壯觀。日本人多地多,Lucua 可以豪氣騰出一兩層作平台,以璀璨奪目裝飾點綴,倍添瑰麗。

蔦屋書店,佔地全層,氣派優雅,人啡合一,坐滿長廊卻不擠迫。日本紀伊國屋書店的博大傳統,台灣誠品書店的清雅脫俗,這蔦屋則新派中顯品味。

心𪗋橋有一間歷史悠久,集西餐牛扒與日式沙煲沙煲牛肉兼備的老字號食肆,人客多,仍很受歡迎。

21-11-2015
最後一天,走到黑門市場遊個逛,又是聚香港台灣內地人於一的市集,鮮味海產讓一眔嘩嘩哈哈。

港人趨之若鶩的「嚮」以及「竹鶴」十七年、二十一年酒,這裡有出售。大型百貨只有「嚮」,其他售罄。港人在日本追酒彷若內地人在港追買奶粉,但沒有那股瘋狂。

下午六時十五分起機,到港時間為九點多。

(完)
22-11-2015

2015日本北陸之旅 (二)

22 Nov

2015日本北陸之旅 (東京~輕井沢~五箇山~能登半島~金沢~福井~奈良~大阪)

12-11-2015
終於天朗氣清,再度見白皚皚的魚肚雲在藍天浮動。今天時間充裕,走到“能登食祭市場”。那裡主要是售賣乾濕海鲜食品,如果在西貢鯉魚門食海鮮,個人消費動輒五、六百元,這裡以燒烤形式燒海鲜,幾百塊錢已經很飽滿。

今天不在趕跑中,較悠閒,搭一個站火車到和倉溫泉,顧明思義,是浸溫泉的勝地。三點入住加賀屋,浸泡溫泉,閒遊內店。加賀屋有專業服務員,懂流利英語,她說在學院修讀英文,在加賀屋專職款待非日本客。房間擺放了日本及台灣小旗幟,記得在大堂門口見李登輝到訪酒店照片,以為每間房也放這兩支旗幟,但原來她弄錯了,誤將香港人當台灣人,最後十萬個道歉,換回洋紫荊圖案的小旗子。

酒店給予免費飲料贈券,到酒吧點了酒精飲品,易入睡鄉。菲律賓歌手的歌聲鏗鏘雄渾,縱使不知唱甚麼,也迷聽。浸了溫泉,又有些酒意,很快入睡。

13-11-2015
今天參加了當地觀光團,全部日本人,司機不𢤦英語,但沒打緊,目的只是那輛旅遊車服務,所以必須拍下車牌,懂得尋找上車。

八時二十五分在和倉温泉巴士站出發,先到輪島朝市,即是晨早上街市遊覽。地方不太大,市場多數賣魚菜,亦有不少賣乾魷魚、大飽魚,以及賣竹筷杯碗氣皿的小攤子。

之後去輪島塗會館,看陶瓷物品,一隻小杯小碗要幾百元至幾千元,橫看豎看也只是一件黑漆漆的器皿。再去輪島博會館,看那些神社祭拜的木轎,從影片中見日人抬著木轎瘋狂地走來走去,有點像大坑舞火龍般,但木轎舞較熱鬧。

到千枚田,只是一行青青草原的田,顯眼的是大黑鳥在田中啄覓禾田後,一飛沖天飛走了。到一所很簡陋的南惣美術館,轉了一圈已經往外去,亮點反而是那𥚃有一棵寫著四百年的老樹,幹身粗壯,但不知是否真的有四百年。

團體飯安排在一間酒店內吃,一個木盒裝著幾款小漬物,加例牌味噌湯及飯,十分鐘已經完成。最後一程到見附島,又稱軍艦島,説離岸不遠處有一個島似軍艦形,故得此名。

返到昨天的和倉温泉站乘車到金澤。但時間早了很多,走入一小咖啡室消磨時間。店子很精緻,兩位老人家主持咖啡店,環境很舒服,日本人談話細語融融,沒有破壞靜謐環境。

到達金澤已經是六點多,酒店就在駅站上台,不用再搵。金澤屬於大站,次於東京、大阪,所以這裡的人和物也較摩登。在這裡亦碰上不少香港客,反而在高岡、富山一帶較少。

14-11-2015
幾天晴天,今天又見雨。早上九時搭巴士到兼六園,這裡又是觀賞紅葉的勝地。人很多,觀賞團也多,日本女子喜歡穿上和服盛裝,連同打光師拍攝紅葉下綻放的女子,沿途吸引不少遊客要求合照。

兼六園的紅葉比起輕井澤的紅艷得多,漸進的半綠半黃在脫變,至艷紅至暗紅落地。天沒有藍,襯托不出紅葉的娓紅,只能在昏暗冷冽下飄揚,多了種寒。

到近江町市場,港人喜愛的地方,百多港元便有一大碗裝滿大大件的魚生飯。每店座位不多,那刻排隊,起碼等上兩個鐘,但仍見長龍。

有些人在賣海鮮檔口就地處決。站在海鮮檔前,排十五分鐘隊,以不消兩分鐘時間,就將剛開殻的海膽、晶瑩剔透的肥大蝦,以及爽口味濃的鮮帶子,混到肚子裡,是另外一番滋味,另一種享受。

乘JR雷鳥快車到芦原溫泉的“清風莊”,是浸泉另一地方。以為這裡很疏空,原來酒店內收藏很多人,見很多一家幾口樂在泉浴。下著雨外出尋找明天的火車路線,雖然下雨,但風爽不寒。

15-11-2015
打開電視,剛直播女子長跑選拔賽,賽程四十五公哩。槍聲一響,人龍開步,約十五分鐘過後,七個黑人,兩個日人加兩個西人已經跑脫群組;二十五分鐘後,鏡頭下只剩這群組合選手緊貼地跑著,很想追看,但時不予我,要離開酒店了。

乘當地火車到三國港,那處盛產蟹物,有一所很有名食蟹的“蟹之家”,十一時開市前已經有人排隊,那裡有原隻大蟹之外,蟹飯亦有公蟹雌蟹飯之分,公蟹比雌蟹較貴。

三國港有一長列海灘,岸上當日有露天食檔,很多本地人在此享用午膳,停車場大槪有二百個車位,全滿。年青人就在車尾箱換上潛水衣,帶著滑浪板到海中央玩浪,浪不大,但仍人仰板翻。

前行是東尋坊,繞經叢林,像短途行山,到達高尖,是一片懸崖峭壁,形似刀削而風化的岩石轟直而立,是國家景物之一。

搭巴士返回酒店取行李,再乘火車到福井,預算明天到永平寺。福井比之前的端城,管沼等地方人流較多,多了一個小商場及一座較摩登的玻璃商業大樓,但仍是沉靜,加上五時的入黑,又變黑城。成年人落腳地是居酒屋,不知青少年的娛樂是甚麼?這裡有計劃將福井變成大駅站,待日可知。

16-11-2015
福井勝地有恐龍館及永平寺等。選擇乘巴士到永平寺,寺院寧靜,沒有太多獨立小寺圍旁,夾道有巍巍粗壯的大蔘樹,高聳入雲。地方小,不消一刻鐘便離開。

今天陽光猛烈,上午的福井跟晚上的環境相約,依舊靜悠悠,只是日光與昏暗的差別。

返回酒店取行李乘JR經京都再到奈良。到京都時為兩點多,再乘快車到
奈良,已是三時許。

奈良市歷史悠久,但不落後,市態方面不能與東京大阪並論,但亦只是遜於金沢,起碼路上行人絡繹不斷。這裡有像化縁和尚的討食者,戴上竹帽,站立在駅站外,捧著砵頭討賞錢。

入住駅站附近的連鎖酒店Toyoko Inn ,既方便,價錢又便宜。大堂附有號外,指出集團連鎖酒店共269間(六間在韓國,其餘在日本)在今年五月二至三日,全線入住率為一百巴仙,入住率定義是全部房間住了客人,並非預訂的也計算在內,成績被納入了健力士紀錄。

趁著還有藍天白雲,走到奈良公園去。公園很大,內裡可通往不同寺廟,但今天時間不夠,加上天色早入黑,不能完程,要待明天。

園內另一吸引之處是有很多骨瘦嶙峋的鹿,繞園遍野。牠們是野生的,沒有殺傷力,自由行,自由瞓,靠遊客餵飼小餅乾。遊客餵食後,瘦鹿嗅著遊客屁股尾隨跟著,渴望更多。

天色昏暗,遂走到附近內街逛遊。店舖大多在七點關門,只剩食肆。一條街較舊式,賣老式產品,相隔一街口的另一街,則較摩登,外表較起眼。
(待續)
22-11-2015

2015日本北陸之旅 (一)

21 Nov

2015日本北陸之旅 (東京~輕井沢~五箇山~能登半島~金沢~福井~奈良~大阪)

8-11-2015
起程前,分別有不同人問今次日本之旅,目的何處?問題令我有點窘,答不上咀,因為我只是一粒寄生在別人行李筴子的旅行蟲,懶附在筴子數字密碼的齒輪下,在那裡落腳下榻,便跑出來伸個蟲懶腰,走了,又躱回齒輪下,直至返歸。

今次主要路線是遊走日本北陸一帶。到達東京國際機場是中午一點多鐘。天氣不好,濛濛霏雨。候車至三點多,到新宿區酒店已經四時半。天色很昏暗,像漸進式黃昏的漆暗。
走到原宿表參道的UKai-Tei 品嚐了鐵板燒作晚餐。環境很優雅,眼前鐵板師傅嘰哩咕嚕說話介紹,固然是對牛彈琴。飯後的甜點是在另外一個房間招呼,讓老饕餐後暢所聚言。

9-11-2015
首兩天在東京以落腳地為主,方便之後的行程安排,所以今天很悠閒。天氣還是陰濕,幸好清涼,仍然舒服。
早上嘆了咖啡提醒,之後走到涉谷一帶,閒遊到原宿。那𥚃有很多小玩意,精緻奇趣,日本的小特色玩物讓許多上了年紀的人回春不少。

咖啡是人類的恩物,有了它便有生命力,言有誇大,但沒有它,如缺血的喪屍。坐在一間有機農產品’Brooks’咖啡店,內中央放置一列綠色植物展活力,消除倦意。

只要雙腳仍有力量,那裡滿是商場遊覽勝地。一層一層、一圈一圈、一角一角,物種盡入眼簾,但港人沒有那股狂購的瘋狂,很多只是眼睛想旅行。

Crescent 是一間法國餐廳,外形很古典,離東京鐵塔不遠。內裝不是一片落地玻璃,而是像兒時那扇十字𠝹豆腐的窗框架,配上銅手抦開啟的橫鎖玻璃窗,坐在房間裏,從那扇九工格的框架眺望東京鐵塔,不覺氣勢。食譜上的食材跟鐵板燒有些類同,只是調法差別。

員工很熱情,嘰嘰咕咕介紹食材,但不懂言之何物,只送回唯唯諾諾的回應。完膳後,員工會送別食客到門外,食客要行一段路轉往另一個路口才消失,他們會在食客背影消失眼前一刻,來一個深度躹躬直至“目中無人”才離開。

10-11-2015
早上乘車到大宮站往輕井澤看紅葉,約一個小時到站,先將行李寄存在車站。去年曾到訪的雪境輕井澤,見它刻下脫去了雪袍,披著枯黃淡紅的薄衣,並沒有如期的艷紅。以為今趟可以一睹紅衣盛裝,卻是枯枝殘黃,偶爾浮掠一兩棵恬華的嬌紅,但彌補不了遠客期待的片山葉野,只得説錯配時間。

驛站有處賣蕎麥及麵烏冬的小檔,去年吃過烏冬,很可口,今年再來一碗。熱騰騰的湯,軟硬適度的麵質,配上天婦羅配料,需470円。站在櫃檯前,跟地道人殊殊聲的食法,很滿足。

搭新幹缐到新高岡,兩小時車程,再乘三分鐘火車到高岡,到達已經是四點鐘。高岡是叮噹作者不二雄先生的出生地,所以有很多叮噹模型及大雄夥伴。雨綿密,五點天色已黑齊,在居酒屋海压吃了少許魚生,再到拉麵店吃了一碗黑醬油拉麵,味道略濃。附近舖店大多已經關門,小小車輛穿梭道路,不見人蹤。

11-11-2015
摸黑起床,時為凌晨五點,脫殻的靈魂昏昏迷迷帶著肉身趕到火車站,乘搭在五時五十三分開往城端駅的火車,乘客寥寥可數。約六時五十五到了端城駅,再候車到世界遺產之一的“五箇山合掌集落”。等車時,見一輛輛小轎車運送學生哥到火車站乘火車,做學生辛勞,做父母亦辛勞。

一小時車程,到了“相倉合掌集落”,時間很早,沒有其他遊客,天落著雨,舉傘環遊。這裡築起很多舊日江戶時代以三角形尖頂為特色的茅屋,屋頂用了很多竹管重叠又重叠搭成。這裡的茅屋作民宿用,期間碰上兩個從馬來西亞來的遊客,他們正住在這民宿。閒問價格,說約五百多港元一個人,包括早餐及晚餐,一屋六人瞓塔塔米。茅屋的價錢不比近高岡駅附近的酒店便宜,那裡約三百港元一晚,不包早晚飯。

之後乘巴士到管沼,另外一個世界遺產 。這裡跟“相倉合掌集落”差不多,亦是展示尖頂茅屋的古蹟,環境配上較多綠黃紅葉的綠境。

繞行過後,又是趕車的時候。乘兩小時車回到高岡,時已兩點多,徒步二十分鐘到附近的瑞龍寺觀看。它只是寺院一間,很多日本觀光團參觀,相傳寺廟的屋頂可以扺禦子彈攻擊。

高岡路面只有車,沒有太多人,見得最多是學生哥,沿途返回酒店取行李時看到一群群學生放學,想起今早的惺忪睡眼。

該是今天最後一程車了。乘一小時巴士到七尾落腳,方便明天行程。到達七尾約五時半,天色昏暗至漆黑。這裡有很多小型Business Hotel,專供作轉換站停宿,所以酒店很多穿著西裝的過客。

每個小市的街道都是靜悄悄的,多見車少見人;多舖店卻少開門;多廁所間但少垃圾筒,手裡的垃圾往往在袋子幾小時才逃出生天。

拉麵是晚餐的主菜,圍在廚央坐,看著兩位中上年紀的女士跟一位鬢髮班白的男人對飲,前後各人已飲了兩杯生杯,偶爾來碟小吃,正是把酒談天的好閒聊。

(待續)
21-11-2015

流博士

16 Nov

流博士

學生讀書,主張求學不是求高分數;成人進修,主力求學為求快畢業。畢業快人一步,理想早日達到。近日傳出有「博士工廠」出現,在工廠規劃的流程協助下,幾個月便可以做博士,令很多人垂涎,但同時亦令人嗤之以鼻,因為是作假下的功績。

外國有很多不入流的大學叫野雞大學,收生資格不嚴格,但好歹也要學生交齊功課,考試合格才可畢業,前後也要年多兩年才有個學位。今回爆出「博士工廠」的創舉,畢業期比八十日環遊世界還要快,當中牽涉偽造文件的可能,涉案人士又牽扯到大學管理層,好戲連場。

以前一張沙紙,舉世無雙。但現在一個新入職的初級助理也是大學生,有學士生,亦有碩士生,在當下劇烈的競爭,沒有幾張沙紙怎見得人,更遑論為仕途,為名聲。不過,縱然有多張沙紙傍身,也未必代表醒過人;讀書少,也未必弱於人前。有才卻不懂轉動惱筋,有智卻缺才析理,浪費天賦資源,最好是才智兼備。

大部分在職人士進修是為自己未來前途鋪路,但亦有尋求額外知識為目標。如果是前者,目標最緊要快,反正在職經驗豐富,沙紙只是銜頭背後的引證文件。所以,一旦遇上特快車有沙紙派,在經濟能力許可下,多數會選擇上車,之後想辦法理順時間的安排,如何在短時間內,分身乏術,完成學位;反之,如果是後者,則可以慢慢修讀,反正確實求知求趣,沒有時間的枷鎖,可以享受學習樂趣。

真金白銀返學讀書考試不及格非戰之罪,只是力有不遞,爛船總有三分釘,好比市場上充斥很多用錢買回來的“假學士”或“流博士”。官場上近年已經上映一幕幕「樹根版知識論」便知道分別。

16-11-2015

五至六時的趕

3 Nov

五至六時的趕

很多人都在趕時間、趕功課、趕工作、趕進度,活在匆忙,卻未必充實。間竭的匆趕,還可停下抖抖,回復元氣,但持續的奔勞,令人感到疲倦。

平日的匆忙,未曾勾起特別回憶。但那天在五時離開趕赴六時任務的過程中卻惹浮思。那天密密腳步趕車、候車時心急心情、落車穿越馬路趕到地點的每一幕,讓我回想起曾經有近十多年光境都是在這趕趕趕的沉重下活著。

那時後生,精力充沛,日間在九龍區工作,放五點。放工後隨即趕到香港區返六點輔警工作。雖然是返六點,但要五點四十五前返到警署報到。那時正業身居閒職,原則上可準時五點下班,所以每個星期當值兩至三晚警務工作。每到五點零一分,有點像打仗般,啟動摩打腳,橫衝直撞上車,落車速行,趕到差館去。先簽名報到,然後跑上幾層樓,快速換上制服,又匆匆走落樓,取配裝備,坐定定在班課等候訓示。

撲撲風麈,速走多過年頭。中間當值時間由六點改至七點,曾經鬆過一口氣,但適逢日間工作地點有轉變,同時又轉到新環頭,兩者距離遠了,所以仍然要跟時間競賽。

偶爾放工後跟隊友夜宵,午夜歸途,翌日再返日工,年青力壯,體力無難度。亦曾試過通宵麻雀後,繼續返工,仍然精神奕奕。

期後,輔警工作轉了崗位,工作時間可動彈,可以不用太趕忙,但時數卻密集了。別人說搵多了錢嗎!又如何?扣除車資、飯餐、交稅,有剩,但不多。

日月年覆,一天,發覺對刻下警務工作的趣味驟然淡下。為人民服務、為同僚服務、為銅錢服務,還是仍然有那股熱忱?想了一年又一年、兩年又兩年,畢竟已度了十多個寒冬,剩餘那點味道,很乏味,很冰冷。想了又想,是轍退的時候了。於是在零八年四月一號愚人節遞上退伍申請。別人以為開玩笑,誰知真的假不了。

霎時的五至六,想起不少自己的歷史。

3-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