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ly, 2017

回來的Feel

30 Jul

回來的Feel

流感等不到冬天,炎夏也出來打個真摯的招呼,很多人抵不住那股熱情,紛紛到醫院求診,迫爆公立醫院病房。有些病情不嚴重的病人在急症室一等等上八句鐘仍未能就疹;有些要等上病房,但病床有限,院內要作調配,或在走廊加床。政府就此也走出來提供醫局管往年恆常應便措施以外的支援,包括誠徵衞生署醫生幫忙及協助購買私營醫院病床服務。

急事急辨,為應付恆常工作以外的事,日做十三個鐘,已經為期兩星期了。儘管工作繁重,大體上感覺仍是良好的。也許以前的崗位就是做著既急且趕的工種,曾經在豬流感肆虐的日子,通宵連踩二十個鐘,之後差不多每日朝七晚十一,為時一段頗長的時間。工作時間以外或是假日也得要處理突發事件。記得某個深夜在天台一邊燒烤,一邊處理一宗沉船事件,直至凌晨三時多才完案。又試過有次在永安公司時,售貨員問要甚麼,我説要一張紙一支筆,因為剛接到call,要寫低詳情,售貨員臉上奇怪的問號隱若走了出來。

那時候雖然忙碌,當中亦有辛酸,但成就感卻是正比,可能就是享受那種快步伐、急趕的刺激。隨著崗位轉變,那股既忙且累但樂在其中的感覺消失了一段日子,今天終於回來了,那種feel很有親切感。

只要喜歡的工作,不管如何,是享受的。一天忙碌後,仍然精神奕奕,還要看畢深夜重播劇「天地豪情」才入睡;反之,沒有生氣的工作令人覺得疲憊,穩定但枯燥無味的事物讓人退步。

人追求甚麼?不管是工作還是伴侶,感覺是重要的,就算是一刻的感覺,也令人興奮,細嚼回味。


20170730

Advertisements

鞋印

26 Jul

鞋印

看到地上隱若的鞋印,想了半刻,還是跟著鞋印走入睡房看。眼前見一隻紗窗框打開了,幾件本來放在床頭小櫃內的物件,像是長了長腿跑了出來。

腦海即刻案件重演,有賊仔從未關上的窗爬了入來,快速但簡單搜掠,帶走部分財物迅走。再細看,床舖上有一個鞋印,證據確鑿,唯有很沮喪地撥動三條九報案。

等候期間,心想終於輪到這戶人家了。早兩年的某一個星期六早上,警察拍門說樓下單位深夜遭爆竊,囑咐小心。自此,放了一支舊式木警棍在床旁,壓驚時也顯示靜止的武力,希望收阻嚇作用。但它顯示不到功力,賊人撥開一旁,懶得理會。

以往慣常在出門前關剩一只窗讓空氣流通,除非遠遊或是落大雨,否則十年如此,還得安安全全。但今天,破滅了。

先有軍裝警察到場,問了詳情,後由便衣探員接手跟進。落口供期間,得悉有突破發展。事情原來是這樣的:
1. 本戶午間約兩時半外出時,照樣關剩一只窗
2. 晚上約九時半回家,發現爆竊,報警處理
3. 較早時間,警方接報附近亦有老爆發生
4. 大約時間,警方在山上發現可疑人,追獲不果,但發現有贜物被遺棄地上,內裡有疑似屬於本戶的財物
5. 約零晨兩點多探員給本戶確認財物

警察叔叔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事實當然沒錯,差不多所有失去的財物又再呈現眼前。但是仍要怪罪那個無膽鼠輩,既然有膽量爆竊,就該有膽背負財物逃跑,逃離警方追截。奈何,有謀無勇,倒頭來,還不是物歸原主,何必費氣力,弄得本人一頭煙。

無膽笨賊弄汚地方,加上探員出出入入,以及掃摸後遺留的粉沬汚漬,要時間清洗。為時已約凌晨四點,未有打算清潔,倒頭睡在客廳內。睡前,開了燈,心理上覺得安全一點,但彌補不了心靈上的創傷。

事後至今,心情還有不安,開門前總想著那些腳印。還有,事件影響了生活習慣,以前入屋後,很快卸下衣衫,現在要入睡房檢視一下才覺安心;有時夜歸時也要開著燈,讓外面以為屋內有人,不要無故打擾。當然,除非在家,否則所有窗戶要全天候關閉。我想起碼一年半載才得掃走陰霾。


20170726

LEGO 敵人機械人

9 Jul

LEGO 敵人機械人

LEGO繼在旺角朗豪坊開了第一間在香港認證專門店後,第二間認證店在今個星期六假銅鑼灣時代廣場九樓開幕了。市民走到九樓後,方知要到地下排隊,再由專人帶回上九樓,分流式排隊,但略為遙遠。地下人龍不長,可能上了九樓,懶得再落去排隊。

新店不算太大,約四千多呎,門口有一座兩米高的星戰黑武士。店內吸睛焦點是一座用二十至三十萬粒LEGO砌成的已拆卸羅素街電車廠場景,配上活動電車模型來回走動,添加真實感。除了賣本土情懷外,店內更有本地首張數碼Play Table及3D minifigure合照區。

一套給小朋友砌的LEGO平均價兩至三百元,成人玩的的兩千多元。曾經思索選購一套,但考慮到時間、耐性,以及空間安置製成品,放棄了。橫竪還有兩隻LEGO手錶仍未拆封,簡單砌手錶算了。

LEGO是很多人兒時玩具,隨著科技發展,現今一代玩的是機械人。簡單一個機械人,配上感應器裝置,懂得避開障礙物,完成程式上的指令,也得花上幾個小時。試過用超過幾個小時去砌一個約一呎高的小機械人,但失敗了。

近幾年一個教育熱話是STEM教育,即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於九十年代提出,涉及不同範疇如教育、工程和經濟等。香港教育局應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建議下,亦開始在中小學推行STEM教育,政府以資助形式,鼓勵學校強化科學、科技和數學教育,培養多元化人才,以加強香港的國際競爭力。

在經濟而言,這個政策已經能夠讓一些企業找緊搵錢機遇。市場上一下子充斥很多STEM課程,尤其是給中小學生的速成班,課程焦點是説透過STEM課程可以訓練腦筋,提升思考能力。

另外一些小企業有小念頭,準備向政府給學校資助的那塊肥肉打主意,積極推鎖課程加機械人產品。反正政策推出了,學校總得要跟循政策所言而行,否則,當一些學校務實地積極推動,自己的卻停步不前,便是退步了。現在很多學校仍然在摸索階段,不知如何起步善用那筆資助金,有些猶疑不決,或許是對這個新思維未曾認識,又或者是較為保守。科技是科技,有時很難讓人明白。

不過,蘇州過後總得有艇搭。政府不會短時間斷了資助,學校仍然有足夠時間策劃,小企業仍然有機會嚐甜頭。

上海Abilix ,中文名稱是「能力風暴」,始創於1996年,是全球第一個教育機器人品牌,它已經輕輕地踏入香港之門,準備嘗試甜頭了。


20170709

與陌生人的交流

3 Jul

與陌生人的交流

跟不相熟的人打交道是不容易的事,跟陌生人打交道更是困難。

咖啡店內一個撐著柺仗的中年男子,緩步踏上兩級樓梯,推算應該是中風後遺症,旁人有意無意伸出援手,卻被拒絕。服務員將小圓枱搬開,讓他坐下,他很吃力才能把略胖的身軀放到梳化上。

服務員為他端上凍咖啡,他把玩著手機,周邊的人亦回到自己的一塊小天地,有些在看書、有些専注平板電腦的工作、有些做功課習作、有些三五知己閒談、有些則繼續卿卿我我。

男子把飲料喝畢,拿起柺仗,緩緩不穩站起行到那兩級樓梯時,但把持不住了,整個人向後跌下,周邊的人合力將他扶起,他說要到洗手間,服務員搬來椅子讓他坐著抖抖氣。那椅子正在我旁邊,男子冒昩遞上他的手機跟我說:「見你正在看書,若不介意,這裡有兩首歌,可否一聽,給點意見。」我回應不懂音樂,但也接過他的手機。

在他如廁回到梳化位時,我已經反覆聽了兩次,給他初步意見,亦重申明言自己沒有音樂細胞,只是從一般聽衆角度來評價。兩首歌曲由新人主唱,其中一首咬字委實有問題,唱來不明所以。他叫我將聽不清楚的地方圈出再傳送給他,我答應這個簡單工作。

他輕輕道出那首歌的由來,從手機上又找出一篇頗詳細的背景。我接過一看,原來他是一位音樂創作人,在十一年前和他的拍檔前後花了共三年時間為謝姓女歌手製作了首張個人大碟,其後歌紅人成名,但亦因此跟拍檔有分歧而拆夥。又不幸地,他在二零一三年中風,接連後的兩年內失去了他生命中最重視的一切,以及遇上連串生活上的打擊。他的前半生,不太寫意。

近年他為延續心願,花上自己積蓄再製造音樂,希望讓無名的聲音再度展開音樂小革命。我猜想兩首歌故事的主翁人正是他自己的剖白,憑歌寄意,回憶也好,追尋也好,寫了出來,舒服一些。

那個晚上,我完成那件簡單的工作,將歌曲再聽一片,並記下聽不懂的字句,傳遞給他。近日得知他已經為歌曲進行第四階段的進展,我說雖然不知道甚麼是第四階段,但亦希望見到歌曲面世的一天。

跟不相熟的人打交道是不容易的事,跟陌生人打交道更是困難,但跟有交流的陌生人好比沒有交流而認識的人有意思。


2017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