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ly, 2015

書展

19 Jul

書展

黃昏仍然是人潮不絕,儘管今年可以在地鐵站的便利店預先買入場券,分散人流,減少現場聚集人潮,然而,幫助卻不太大,因為問題不是買飛排隊,而是人量同一時間太多了。

書展,每年也入內逛一圏。逛上這一圈約兩個多小時,因為未正式入場已經要在外圍繞著警方安排的分流導向策略行了約三十分鐘,腳力已經有點疲累。

第一站往書展攤檔,人頭湧湧,經過每個書檔時或要側身或要縮胸或要護胸才避免與陌生人有身體接觸。本身沒有心頭好,最大目的是到一個書檔‘探訪’去年自己出版的書「變種警」是否尚存。鑽到書檔內,見一幢書,封面是似曾相識的放置在羣書的中央。看‘它們’似很開心,因有很多書籍陪伴,但又覺得很孤獨,因為並未見人檢起一看。難道又要自掏腰包買一本,算罷啦!買一本幫不了忙;買一幢卻是自欺欺人,唯有望多‘它們’兩眼就道別,自生自滅罷!

有名氣的書商檔口很熱鬧,有作者現場簽名,書迷手捧著書排隊等簽名。我站在一旁作幻想,假如我是⋯

今年書展賣點是展覽粤語流行曲的著名填詞人,標示各人風靡一時的流行歌曲,當中少不了黃霑傑作,「獅子山下」手稿真蹟,改了四次才是完品。其他的有許冠傑、盧國沾等人,現場輕播那些年的經典歌,那刻把讀者帶回七、八十年代,沉醉在以前經典歌曲的餘韻,但亦慨嘆現時歌曲的乏味。

印象中去年在書展買的書,有些還是靜悄悄的躱身在一旁,加上平時購買的未曾全閲,書櫃太細了,未能再容納更多,所以兩手捧空離開展覽會。

今年努力,希望明年有新作品。

19-7-2015

Advertisements

八號颱風的歸途

9 Jul

八號颱風的歸途

今天懸掛今年第一個八號颱風「蓮花」,來得很平靜。天不是黒壓壓,仍見淡淡的藍;風不是勁颼颼,卻是微翳翳的。

很多店舖不論食肆、商店在掛起風球後,相繼收市。旺角彌敦道一帶的金鋪全部關門,見一道道的鐵滾閘落下。街頭上人潮不多,很疏落,見手持旅遊書的旅客臉上有些失望,十室九閉。

約六時,那淡藍的天空被灰暗的厚雲蓋遍,天要下雨了,下著毛毛細雨。等待了三十分鐘的巴士及時來到面前,避開那些密集的小雨點。穿過隧道,見過九龍方向的車塞排,可幸過香港區暢通無阻。

波斯富街的金行、鐘錶鋪同樣落閘了,只見一、兩間店舖仍然開門,豐澤是其中之一。眺望銅鑼灣時代廣場,見很多黑漆漆的頭在交接往來,該是人在趕路吧!

沿途傢私店、地產舖的玻璃櫥窗貼上很多打了大交差的膠紙;平時那位很勤力,常在電視框子𥚃見到解答藥物問題的藥房老闆也關舖了。整體上只有便利店繼續營業。

經過小屋,門前那隻小黑貓瞪著白皚皓眼珠兒轟直的蹲坐著,平時牠會懶洋洋的撻在地上。每次經過見牠,會報以幾響的口哨聲,開首牠總是逃跑;久而,嗅慣了我的味道罷!之後牠會很乘巧的蹲著或躺在地上,沒有逃避,反而耳朵微微輕搖,彷若回應。

回到家換了水鞋再落街,或許仍然有點童心未泯,喜歡在下雨天穿上水鞋、短褲、短T,撐起雨傘走到街上,最好遇上大雨,很淋灕。可惜,未有下雨。

八號颱風下早放工的一天。

9-7-2015

從死刑到有期徒刑至被釋放的個案 (下)

6 Jul

從死刑到有期徒刑至被釋放的個案 (下)

文錦棠道述二十五年獄中生涯,有苦無樂。令他難受的是母親對他的不離棄以及女兒對他的不瞅不睬,讓他非常難過。

他母親一直辛勞不顧,舟車勞頓探監,使他非常內疚。此外,他在監獄時,女兒還在母親腹中未出世,他獲特赦改判為終身監禁的時候,年幼的女兒卻被母親離棄,自此,唯有依靠嫲嫲照顧生活。他感受母親的勞苦,也憎恨自己未能克盡父親責任。

由於他後期在獄中改變不少,亦得到長官及協助他的義工在他女兒面前美言。女兒知道他誠心悔改,一天往探監,叫了他一聲父親,讓他彷若置身雲林,飄浮於殷愛中,頓然留下男兒淚。然而,女兒自幼活在家庭分裂的陰影,心靈創傷非短時間復完。父親是一個黑社會,無惡不作,打劫槍殺警察,未能霎時接受這樣子的父親,父女關係需要時間補修。

他獲得特赦重返社會後,決心開展新生活。他受聘社福機構,縱然欠缺學歷,但他的經驗好比在社會上浸泡多個年頭。未幾,他獲擢升為主管,這位子要有大學程度,他因而受到下屬的不滿,繼而氣弄、整蠱他,用不合作態度跟他合作。他遇上難題時唯有請教與他同獄的獄友,這位獄友在獄中修畢碩士學歷。

話鋒轉到感情方面,提及感情,語氣較輕鬆,亦風趣。他過去經歷與人生的改變受到到廣泛報導,近至本地,遠至內陸。友人跟他做媒,女方是內地人,他甫見對方,腦海泛起想法,雖然自己坐監坐得耐,人老了但心未老,仍然存在女性應有美貌與身材的要求,但眼前的卻是一個內陸婦人,絶對不是杯中茶,再加上自己身世問題,不欲辜負他人所愛,斷然拒絕。內陸婦知道他的底藴,仍然豁出心扉。最後,他被她的感動了,成婚,並育有一女兒。自己養育女兒,方知母親的辛苦,亦知道女兒對父親的渴求。

現在,文錦棠擁有自己的家庭、事業。閒時以過來人身分走到監獄跟在囚人士分享經歷,勸導從善。

6-7-2015

從死刑到有期徒刑至被釋放的個案 (上)

5 Jul

從死刑到有期徒刑至被釋放的個案 (上)

一個在一九七三年持械打劫銀行時槍殺了一名警察被判死刑的人,現卻活在眼前講述其經歷。在台上,文錦棠掛著一頭長髮銀絲,一臉蒼老軌跡,一副壯碩身軀,憂憂道出過去。

如老土劇情,他兒時家境清貧,不好學業,終日無所事事,留連街頭做小混混,欺壓弱勢。因仰慕黑頭目的威武,以及崇拜金錢主義,遂決志加入黑社團為黑成員,展開其後被判死刑的序幕。

社團籌劃打劫銀行,他記憶所及,那是匯豐銀行。他遇上一生人第一次的大茶飯,那次打劫非常成功,事後可分得二萬元作報酬,他說二十多年前的二萬元可買得二幢樓了。

錢來得快,去得也快,酒慾色迷,揮霍無度。遂又參與第二次、第三次至第十三次的打劫行動,每次均成功無損。心越來越雄赳,氣越來越高昂,搵錢是如此容易。那時沒有打算收山,有錢便有女人、有尊嚴、有權勢,仍然樂得活在黑色世界中。

噩運終在第十四次行動出現。那次打劫渣打銀行,一衆匪徒被警察在銀行外圍剿。每個匪徒各自挾持人質衝出銀行,衝出之際,他槍殺了一名衝鋒隊警長,並槍傷幾名路人。混亂中他逃脫了,不久被捕,被控謀殺,判處死刑。被捕時一九七三年,才二十一歳。

在獄中生涯,度日如年,每日的過活不知是為甚麼,是等待死亡的來臨。一九七四年,奇蹟出現,獲港督由死刑特赦為終身監禁,即無期徒刑。雖然由死亡邊緣走回生存之路,但一想到沒有終止的明天,又放縱自己,恃著自己終身之刑,不能被罰加監刑期,除賭博、打架外,終日撩事鬥非,挑戰獄警以及同囚,以證實自己的價值。

隨著監獄規章開放,教會人士可入牢所釋導在囚人士,對他而言,是一個轉捩點,改變了他放縱了近十二年的惡行。他在獄中信了耶穌,開始讀書進修,學習音樂以及做義工輔導囚友,遠離昔日那群壞囚黨,從新認定自己方向。獄中長官經多年觀察,亦肯定了他的轉變。

奇蹟又一次出現了,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前,他獲港督彭定康特赦重返社會。九七年十二月三日,在毫無預兆下,長官帶給他一個驚喜,跟他說當日可出獄了。就此,文錦棠在監獄服刑共二十五年。

5-7-2015

上海夏、雨(下)

2 Jul

上海夏、雨(下)

20150629
天收斂了雨勢,外出時微雨。

今天買了一日地鐵票,可以往來多處。先乘地鐵二號線到錦綉路,探訪朋友的表哥。沿途綠樹夾道,人路車路分開,很少廢氣,加上雨後天涼,所以棄車步行。約三十多分鐘,到達了表哥家居。離開時,表哥説乘公交車第四個站便可回到地鐵站,車費只是兩元。公交車也很整潔,不消十分鐘便到達。

先到人民廣場的「佳家湯包」吃蟹粉小籠包,店餔座位不多,三分之二是香港人。

專程到靜安寺,尋找張愛玲前居所常德路一九五號「常德公寓」,以及她常溜踏的咖啡店。張愛玲曾在「常德公寓」居住六年,亦在這裡完成多部出名著作。她常到咖啡店寫作,即現在的’Book Cafe and Wine’,在「常徳公寓」樓下。咖啡店像是一個微形小書室,內𥚃滿置張愛玲的書本,亦有其真蹟。這處供人一邊呷茶一邊閒聊或閲讀,很寧靜,沒有喧鬧,可能是客人特性,說話很喁語。一杯咖啡雖略貴,但亦頗值得。

下一站到豫園去,時近黃昏日落時。一處很典型的旅遊市集區,沒有想像中多人。最多人排隊的是食肆,其餘地方門堪羅雀,不管是大型金舖或是小型商店,鮮有人光顧。

走到南京市路的步行街,整條行人路是購物街,原則上只會目逛,不會在那裡購物,但見到M&M旗艦店,十分吸引。這裡有很多不同顏色系列的M&M糖,有藍色、綠色、粉紅色,亦有單白色,可自行配合顏色,以總重量計算價錢。另外,又有不同圖案的公仔盒供選擇為盛器,增添趣味。不知不覺,竟然在M&M店混留一句鐘,發覺肚子未填,在附近橫街小店㸃了四道菜,只需五十八元。

整日只是上午到表哥家時下微雨,之後沒有半點雨水。

20150630
天沒有放睛,亦沒有下雨。沒有雨水的潤和,很炎熱翳焗。

外觀鋼烈無比的金茂大樓,內臟內卻如特買場,舖位很細,樓底矮,未見金碧輝煌氣派的襯托。大堂設小型食品宣傳,那一截被人宰開的三文魚腩隨便放在某角落,如被棄置般對待;另外一邊大堂,舉辦著微型音樂會,供白領人員參與,聲響很大,嘈吵不矣。負責上金茂88樓服務台的人員又不見了,遂離開。

臨到機場前,走到台灣頗為出名吃牛的地方「王品」吃一頓牛餐,望外是黃埔江,這裡正是外灘對面一方。之後乘地鐡直往浦東機場,只是六塊錢,比起第一天在機場乘搭磁浮列車連地鐵一程五十五元划數得多。

到機場櫃檯辦理手續,說有早一班機位,遂由原本六時許七時提前至五時三十五分起飛,提早回港。

事實上,約十多年前到過上海一次。那時她已經在發展步伐中,闊隔十多年後的今天,上海已是很先進發達的城市,能跟香港併位,勢頭凌厲。很多硬件配套甚至超越香港,只是軟件方面,例如當地人民質素修養,搭地鐵時仍然見衝湧搶位、不讓座老弱、用腳踹在扶手柱,行為仍然有待改善。

還有,上海有沒有藍天白雲,魚鱗片片的天空?

2-7-2015

上海夏、雨 (上)

1 Jul

上海夏、雨(上)
20150627
本來八時四十分起機,但內陸通知航運擠塞,要延至十時許才起機。到達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已經約一點多鐘,乘磁浮列車到龍陽路站再轉地鐵到陸家咀環路的Grand Kempinski 酒店入住。

天氣不好,整天下雨,報導説雨天會持續數日。

附近是東方明珠的心臟地帶,有上海海洋水族館、ifc 、國金金融中心等。綿綿密雨下,在那環迴天橋上繞行一圈當是觀光了。薄霧將東方明珠塔間層鋪上薄紗,在雨下朦朧中,比起清晰明目的塔像,又是另外一個意境。

飢腸轆轆,走到専門出售生煎飽的「小楊生煎」店。飽內肉汁很豐盛,所以在上海很多分店,每店也有很多人排隊。第一天沒有特別行程,只走到附近閒晃。這裡有很多不同形式商場,人流如鰂,或許是下雨天關係。

晚餐在一些小店試地道小吃,如果要求不高,很划算的一餐。

天仍是下著雨。

20150628
預算這幾天天氣是炎熱的,但竟然涼風送爽,是因為仍然下著雨,雨勢比昨天更大。

走到田子坊,那𥚃是賣一些本土手作產品,有小工藝、懷舊物、皮革小品等。如果不是下雨天,會在這裡消磨一段時間,不會走馬看花便算數。

原本打算在路面上慢行到指標地帶新天地,沿途可細歷上海新貌,但雨勢不饒人,唯有搭地鐵代步。

上海已經是一個很發達的地方,各方面已經跟香港媲美,所以這裡有iapm及ifc等高檔派商場。內地土地多,商場地方很寛躺,整體的設計很時尚,走一派高檔路線,任何品牌應有盡有,服務員的態度也不差。原則上內地人也不需要走到香港掃貨了,可騰回出一些空間給香港居民。沿途看見一些熟識的名字,有大家樂、左麟右李、滿屋甜品、周生生、周大福等,彷若置身香港之地。

走到新天地遊逛,主要是優皮式的飲食。短遊後,返回陸家咀附近帝盛酒店的新光酒樓品嚐蟹餐,據說劉家玲及梁朝偉很喜歡光顧,其中原因是行包廂制,很有私人空間。酒店有些像佐敦帝苑酒店類別,很舊式。食物水準似乎比想像中有差別,食材並不是價錢的正比。

去外灘夜行,沿岸海濱長廊很寬長,景色很遠壯,對景就是那巍巍轟立的東方明珠塔,以及高樓聳立的建築物。另一邊對路是很古英式的建築,有上海總商會、上海銀行等。

沿途有娛聞,見一對男女邊行邊吵架,男子被女子鬧得落花流水,女子走上的士,不許男子上車,男子即坐上車頭司機旁位,女子見狀,瞬即下車,又是在街頭追逐,見男子突然跪下,女子心軟了,跟他登上的士離去。

1-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