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September, 2015

昨的黃,已變枯

30 Sep

昨的黃,已變枯

雨傘運動已經一年了。去年今日此門中,門常開,門也常關。望門常開,轟頂未入雲;立在天橋,看門下,就是那片黃海的發源地。

九二八、八十七變成一堆很有價值的數字。九月二十八日發射八十七枚催淚彈。數字似乎是有生命的,像點綴一羣尋找希望的人,每年每刻就聚集一起,有群狼式的勢爭、有野貓式的游離戰,也有純兔式的靜待。

每組數字的背後,悲涼故事佔多數。較遠的歷史不數,近的如二二八,它是甚麼?是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時那座鐘樓停止的時間二時二十八分;世貿九一一空襲還是歷歷在目;較近的南丫島船難,十月一日,亦惹起點滴思潮。

回說去年的那片黃,以及那道藍,不能否認這片黃土地跟那片藍天空讓空間分隔得更遙遠。一天一地,中間夾著的鬥爭、怨恨、如遍地開花,走到東,走到西。馬來西亞亦彷效黃傘之作,人民手持黃傘走到街頭向貪汚總理說不。是示威遊行,亦是和平的。

傘後傘兵散哪裡?有些得到啟示,如傘子主幹的堅不扭,挺直行前繼續爭取民主;有些如夢初醒,那些年,比人搵了笨,做了難頭卒,無端變成激進份子,擾亂社會秩序,是退出還是退隠,仍在苦思中;有些則不大接受激進手法,願意靜止的追求,以普通市民身分默默支持。

當日的帶領者,今年都退下來,不走在盡前,換來一些平實。頂上叫囂的仍然是一班唯恐天下不亂的超級激進份子,盲目激烈地衝,動輒打用人民牌,煽動群眾敵對警營,釀製矛盾糾紛,從而求達一己所欲。

傘後運動只過一年,但很多人已經不投入,冷卻如冰藏三十度。與當年六四後的熱念,蚊牛相比。前提是雨傘運動理念正確,但手法出錯。香港這城市一直是安全平和之都,人民怎樣能夠接受如斯激烈鬥爭。不能因為我耍爭取這樣,迫不得已要做那樣,罔顧大部分人的意願,這是一大敗筆。

一年後的今天,站出來的只有千人,儘管仍有很多是默默在背後支持,但若是不改變激進手法,恐怕會失去更多願意露面的支持者。

30-9-2015

Advertisements

諱疾忌醫,白蟻如是

20 Sep

諱疾忌醫,白蟻如是

有些人諱疾忌醫,明知有病也不求醫,恐怕診斷後,原來患上不止一種病症,但又不想醫治,所以寧願唔知好過知,就算有病,會一拖再拖,希望不治而癒,又或者等到病入膏肓才動身尋醫,但當病入膏肓時,可能是為時已晚。

自己是這類別的人,在人生字典𥚃,只有生老死三個階段,沒有病的一段,一旦有病即是死亡一刻。

做人如此,處事亦如斯。一年前家裡木門框架跟牆壁若即若離,分隔毫𨤳,露出框架與牆壁之間的木泥。找師傅維修時,師傅建議先找白蟻專家先檢查,確保不是白蟻蛀蝕所為,否則換了門框無補於事。

引用諱疾忌醫原理,找了一道原因,適逢那時候,鄰居的浴室水管滲水,木在冷縮熱漲下受影響,過了氣候的變化應該會好轉的。於是將師傅建議擱置一旁,反正那道門並非必需關上。

一年後的今天,門框隙縫未見收縮,反而越來越闊,終於按捺不住,找來白蟻專家檢視。一看之下,確認門框有罹患,隱疾已變癌症,白蟻肆虐。

專家在適當地方放置了鐵盒子,裡面放了一些用蒸餾水中和的粉末,變成無色無味的白糕點,封閉盒子,讓白蟻咀嚼白糕點,搬去牠們的蟻巢,剿滅巢穴。

觀察期半年,每月專家上門就疹一次,看那白糕被蠶食狀況就知病情如何。專家說早點放置藥引可減低白蟻遊走的嚴重性,不用遍佈各處。

樓齡耐了,自然有裂縫、有漏水、有損壞,要維修。人齡大了,同樣道理,會氣虛體弱、有積慮的病痛,要治療。

希望不再諱疾忌醫。

20-9-2015

危險的安全

10 Sep

危險的安全

政治仇恨凌駕人的生命,為報復、為抗禦,將人類廝殺、滅絕,奪走無辜民眾的生命。

泰國旅遊區大爆炸,釀成死傷,説是一種族向泰國報復歧視的妄為,以損毀泰國旅遊,遂影響其經濟。不論如何,罔顧他人性命而求取利益,不管為國家、為個人,都是自私、殘酷的暴行,以不合法行為求取公允,不是理所當然的。

泰國以旅遊為經濟命脈,但政治氣氛混濁,人民生活並不舒泰。前總理他信落難,逃離家郷,走到香港來,輾轉下或是刻意調配下,他信的胞妹英祿被選舉為代總理,後因政治爭鬥,被指弄權貪污而被奪走管治權,由軍人暫代領袖。

泰國很受各地旅遊人士歡迎,消費平宜,陽光燦爛,純粹作度假目標,眾人首選。有朋友在國泰航空工作,可以享受廉價機票,故有空便走到泰國食個早餐、浪蘯碧海、輕嚐午茶、閒逛市央、豪嘆晚食、夜遊晚市,翌日回程,花費也許只是貼近在港一天豪享的消費。

自從菲律賓門多蕯槍殺港人事件後,很多人移遊泰國,令泰國本身已經受歡迎更受歡迎。今年韓國爆發疑似沙士病毒,又將一群韓風客趕到泰國去。但冷不防泰國國民也預料不到竟然有人在熱鬧旅遊區放置炸彈,不止一次,翌日又爆多次,一炸之下,泰風被吹散。然而,泰警很快找出涉案人,說是疆獨所為,儘管未能連根拔,但起碼讓人鬆一口氣,至今未出現第三炸。

一個危險的地方並不一定危險,一個安全的地方也非全然安全。

去年今天,金鐘、銅鑼灣、旺角一帶看似安全,卻又危險;看似危險,卻又安全,因為有一大批示威者留守,也有一大批警察駐守。

10-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