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February, 2018

情緖失控,巴士也失控

16 Feb

情緖失控,巴士也失控

沙田巴士失控釀成的災難不比台灣花蓮地震塌樓災禍的傷亡少。後者是天災,避不過;前者是人禍,可以避免的。

有說涉事司機受乘客的責駡,影響情緒,不理專業,罔顧乘客安全,高速駕駛引致大災禍。雖然未經證實,但雖不中亦不遠矣!車上近百人,佔大多數異口同聲描述司機上車前後的行為,著實叫人深信司機出現嚴重品格問題。

涉事司機有前科,幾年前駕駛巴士時也曾發生交通意外;但人誰無錯,罪犯也有更新機會,所以慷慨地豁免他的前科錯誤。數至當日遲到開車,原因未有公布,但它是觸發點,是引致等候的乘客鼓譟,繼而謾罵司機的起因。司機沒有理會乘客感受,開車發生車禍後,沒有即時幫手援救傷者,反而打手機傳遞信息給同僚。有乘客已經按捺不住,衝著他方想揍他一頓,但被制止。傳媒沒有報導他有表示歉意,如果有,應該有報導的。

他個人的品行無法替自己闖下的大禍降溫,能夠求情的大概是近日九巴公司高層的透露,原來涉事車長學習駕駛發生意外的路線時,只是以跟車培訓形式進行,未有親自駕駛,即是自己幻想已經行過這路線了。

表面看來是九巴公司的失誤,未有為兼職車長提供足夠培訓。但情況卻未必如此,因為涉事車長並非初次駕駛這路線,暫時未知行了多少次,但應該不是首次罷。作為一個揸了多年巴士的司機,不管是全職或兼職,也該清楚路面狀況,用甚麼車速行駛,尤其當段是轉彎位時,必須要減低時速。所以九巴公司對兼職司機培訓政策未必幫到很大忙。

魯莽的行為掟一個彎,拆散近二十個家庭,不管是謀殺、誤殺,判罪多少年,也彌補不了。自己闖的禍,就要自己承擔。


20180217

Advertisements

日本東京20180204-0211

16 Feb

日本東京20180204-0211

無縁無故又走到日本的東京,傍晚當地時間八點半抵達成田機場。夜已入黑,天氣不似預期寒冷,氣溫在7至10度之間,迎風有點刺面,但不入骨,一件單衫配件禦寒衣及頸巾,已經抵冷。

東京,還是保持有那種優雅,男的紳士,女的高雅。築地市場明年初便要搬遷到豐洲市場,不論它搬到天涯海角,總有忠實擁護者;築地市場八十一年了,不能就此結束。

多次去雷門寺,總會到附近的「淺草今半」吃牛肉,薄如雪片,入口即溶,但今趟似乎失去了那感覺,下次未必選擇再光顧。寒午閒遊新宿,百貨好,潮店好,總會覓遊。寒呼呼的黃昏已黑漆漆了,終於找到「L’adonis」法國餐廳,環境優靜,枱客不太多。這裡的食材份量適中可口,主持人說他有個朋友在香港開鐵板燒,急急從電腦上尋找朋友相片供亨,臨走前合照留念。

長野溫度是零下二度,細雪紛飛飄航,庸懶的日子,似乎交由寒冬處理。一旦足外,就要任由冬雪主宰,兩頰臉龐像一個被寒風摩擦得絲紅網裂的蕃茄。「善光寺」夾道放置很精緻夜燈,夜燈內層展示很多以宣揚和平共融為題的剪影,但夜燈的熱情鬥不了刀削的冷鋒,寺內不算熱鬧。

小布施的名字很可愛,配上細細粒特產的栗子,很匹配。有些小徑由粟子木鋪路而成,堅固又有特色,但沒有太多人發覺。大自然的環境就是讓人心曠神怡,尤其是粟子飯,很特別。

如果要寧靜,往上林温泉山走趟,藏在仙壽閣,裡面有所靜如圖書館的談天室,在寒下呷著咖啡,把玩著手機,世界只剩下一人。若嫌太孤靜了,不妨在氣温零下八度走上山看看小猴群在雪石中閒跑,把白雪一口口放在咀裡,或觀賞它們跳入溫泉池內浸個暖浴,視覺上享受白皚皚的跳躍。猴子其實是可愛的,雙眼睩睩,靈活敏捷。

今趟旅程沒有太多像以前趕忙的郷谷之程,有點像「緩郊」。返回涉谷,到表參道的「UKAI-TEI」吃鐵板燒,特式在於飯後會在另一廂享受甜品。甜品類別很多,可以在哪裡坐上一句鐘。

最後一天的蹓躂,重到「Brook’s Green Cafe」感受草原的青綠。傍晚到港區(Minato)的「望洋樓」嚐越前蟹,兩年在福井試過,今趟再來。

三天雪跡四天陸地的悠閒,比以往繁撲的旅程輕鬆自在,無緣無故就此完結。


20180216

下一份新工作

8 Feb

下一份新工作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一份新工作,想做的,是一個警察,不單是警察,是一個成功的警察。怎樣才算成功?不在乎是一名警員,或是一位長官,只要符合誓詞,以不偏不倚態度執法,維護法紀,便是成功警務人員的基礎。

有些空泛,實際一點是作為執法者必須熟讀警隊條例,務求發揮專業,協助市民解困。在外對市民要專業與誠懇,在內對同僚是認真與務實,得到認同,才是實際的。

警務工作繁多,每個崗位處理不同類別的職務,前線警員跟前綫長官的職務已有分別,再有刑警、交警、水警、電台、科技、毒品、商業、雜項調查等職務,要熟悉所有警例,正確執行,委實有些難度。但當熟悉法例時便可恰當引用,對處理案件的效率與準確度起著很大作用。作為一個稱職的警務人員不能一知半解,信心從何而來,就是對相關知識的認知,熟悉程度如何,信心程度就如何,成功的程度也就如何。

累積的經驗同樣重要,但處理一宗案件的基本,就是要有相關的知識,譬如傷人十七跟傷人十九有何分別?盜竊跟搶劫又有何不同?法例是法例,不能空口講白話,也不能亂言,否則他朝上庭作證,會陷自己是於不義。

穿上一襲整齊的制服,型英帥集於一身,每天精神抖擻地出勤,不推諉卸責,電台有柯打便接,拒絕做「莫應機」,同僚有難,伸出援手,儘管同輩或是長官中有良莠不齊之輩,但抱著唔怕蝕底,便是成功基步之一。

警務工作確實具挑戰性,以前年代,應付爛仔,以爛對爛,各自會遵守白天黑夜潛規則,但目前的政治氛圍下,處理辣手的街頭政治爭拗,比起對付黑社會,困難多十倍。作為警察每天要面對未能預測的變數,有時可能是溫馨的,有時則危險萬分,要時常在警戒狀態,保持冷靜,所以為警者不但可擴闊視野、鍛練腦筋、加強自信,亦同時執行著一種強烈的使命感——維護法紀,除暴安良。想起也覺自傲。


201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