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December, 2014

貪婪的先甜後苦

28 Dec

貪婪的先甜後苦

貪婪是天性,但可以避免。沒有節制的貪欲最終令自己鎯鐺入獄,所說先甜後苦,大概是這種滋味。

許仕仁貪汚案,令很多人跌碎眼鏡。一個官位權高的官員,智謀高、政績佳、人緣廣,近無人辨,後無來者,本來讓人歌功頌徳,但卻換來遺臭萬年之歷。要不是郭氏家族出現鬥爭,亂了岔子,或者「郭許貪污案」未必爆出。不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部分貪污案件都是由一些看不過眼的人舉報,又或者是在事件中未能獲益而爆出來。

商業貪污,過往一直出現,從不間斷,近年較矚目的是「陳松青佳寧貪污案」,涉及款項鉅大,過程複雜,審議時間頗長。反而政府守廉的團隊不見很多大貪案,但自幾年前身為前特首的曾蔭權被揭貪小便宜及違反應有操守下享受商界海陸空的優惠後,令廉潔流水變得混濁,夾雜了小騙大貪,明享暗受的貪婪環圈。隨後的湯顯明魚蛋茅台酒案,更揭露了貪官的醜陋,以公帑為自家作嫁。

享樂要視乎個人能力,平價享受固然不及高級享樂,但平民百姓就該過著平民的生活。中上階層尚可享受較高檔的生活情趣,但耍攀升至富豪級生活則過分勉強了,除非本身有雄厚家底,否則一旦染上洗腳唔抹腳的陋習,就會泥足深陷,就如後生一輩借財務公司冚數,原來債項用來買名牌、四周遊樂。簡説,冇咁大個頭就不要戴咁大頂帽。

現在很多人外表光鮮,但原來是空殼,靠借度日,反之有些衣衫簡樸的人卻是家財萬貫,人不可以貌相正是如此。

貪字不獨得個貪,更弄毀一生,先前有多甜,也不及後來一點苦的淒涼。

28-12-2014

Advertisements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閉幕(十一)

21 Dec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閉幕(十一)

隨著銅鑼灣佔據區被清場後,佔領中璟行動終於在第七十九天落幕了。不管策劃人士是否仍然有後續計劃,但此刻可讓大家鬆一口氣。

歷時兩個多月的折騰,有得有失,但所得甚少,失者為多。不過,從另一方面看,行動背後所得到的意義卻很大,起碼已經喚醒一些往日對政治冷漠無情的人,又可激發起那股凡事為自己爭取的意志;亦有些人説是喚醒沉默的一群,以及喜見學生一輩原來是有擔載的。就算今次行動有差落,輸打贏要,不懂見好就收而爛尾收場,但起碼可以讓學生汲取經驗與教訓,增加歷練,為日後第二場戰幔添澤了盤算智慧。

逆來順受是一種解決方法,但不理想,到最後忍耐不了便會反撃,情況就如今趟事件後其的擾亂,以爭取普選為名,但中間夾雜了很多對社會長期不滿的積怨,將那種遠日仇,近日怨一口氣吐出。一人一口氣,萬人萬股怨,如巨浪捲翻,洶洶來勢的巨頭白浪翻覆起來,造成香港百年不見的奇景。

今次暫且將事情拖拉地解決,自首的自首、逃責的逃責、抽水的抽水,不合作的不合作,各自幹活。除非酒醉了,只有醉酒漢才看見太陽是正方形,飛機是西瓜狀;只有醉酒的人才以為驅散了佔中人士就是解決了政改問題。情非如此。

在第二次政改諮詢未曾舉行時,政府或是警方要面對反對人士連串突發或不合作的舉動。年節在即,公眾將有不少慶祝活動,但反對人士蠢蠢欲動,欲在舉世歡騰的節目下又來聚結購物,企圖引起關注,讓政府頭痕身癢。若然如此,此舉是極度影響市民度節興緻,更令人憂慮的是一旦在人潮中起衝突,恐怕會釀成悲劇,使喜慶日子變成遺憾。

就算政府怎様呼籲反對人士克制冷靜,要以大眾安全著想,不要以擾亂公眾秩序作脅迫,但我想也是徒然的。

看聖誕節如何,元旦夜便如何,政府應變便如何。

21-12-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和平清理金鐘(十)

15 Dec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和平清理金鐘(十)

警方終於在佔鐘第七十五天那日清理金鐘一帶佔據地。帳篷連連、旗幟飄飄、人鏈遍遍,在一瞬間,消失了。大部分人期待清場行動,希望街道還以昔日的車水馬龍,而並不是那種時而氣衝,時而氣緩的無可奈何。

以清除旺角當日作參考,在清理金鐘龍頭地行動前,大家在盤算警方如何暴力,佔領人士如何憤抗,損傷毀害是多少時,結果竟然是出人意表。雙方表現算是合作、平靜,就算嗌著口號被拉,也是乘乘順應警方的帶領,在搜完身下,便走上預備的車輛,分批送到警署去。

血流旺角一役,佔領人士指警方揮動無情警棍,令手無寸鐵的人頭破頸傷,以暴力對待無力還繫的市民,致血流披面。然而,佔領人士亦不弱,頑強抗軍亦令外籍警官血流披面,另外自製紙盾牌,但當中藏嵌幾根釘子,令警員手臂有兩洞深深的傷痕。

前車可鑑,在清理金鐘前,政府一眾官員、各界別支持及反對佔領的議員,以及雙學的先鋒也呼籲留守者在清場時不予還抗,亦勸籲警方克制,不要用武力鎮捕。大概作為香港子民的警察及佔領人士也理解困局的始末,亦不想重演旺角一役,所以金鐘出現很清潔的無傷無痛的清場行動。

説港人不理性似乎不是;若說理性,又有點牽強。今次事件是夾雜了長期未能實現的訴求,令這邊的激情,加上周邊的煽動,加重事件的發展;而那邊在事件長期忍讓下,加以一時爆發的屈氣,就此令事情更糟透。

政府、警察、學生、市民在兩個多月來的行動中皆為輸家。學生未能喚醒政府,爭取所需訴求;學生帶來市民不便,兼且產生之間的矛盾,部分更由支持變反對。另方面,政府讓人感到冷漠無情,跟學生一次對話後,不問不聞,又縱容警方行使不適當武力清場。警隊的形象在今次事件受到很大影響,雖然仍然有很多人認同及支持警隊,但是已經走到前所未有的谷底了。以清場後警隊招募報名人數跌了二十一個巴仙來看,已經是一種接受與支持的表達。而不入戰局的市民受到封路、喧騰、「鳩嗚」帶來的不便及影響,迫於無奈接受與容忍。四方面切切實實是輸家。

剩下的銅鑼灣佔領區亦很快被清理,到時也應該是和平理性的清場。

15-12-2014

工作,任我行

8 Dec

工作,任我行

一份工作,有三種選擇:一是做、二是不做、三是做與不做之間。第三款有點模糊,它可屬類於輔助性質的工作,實例如輔助警察,醫療輔助隊等。這些隊員雖然肩扛上團隊名銜,但可以自願性不履行參予職務。簡言,喜歡當更便返工,不喜歡就不當更。引申例子可算到近日佔中行動,若秉誠維護法紀理念,支援正規同事工作的輔警,便當更去了;若是支持佔中人士,不欲與之為敵,可選擇不當更,甚至豁走出去,乾脆不當差了。前者眾,後者稀,但也有人做。所謂民主,就是有自由選擇,鐘意便繼續做,否則可自行離場,反正只是一份兼職,養不活口,何必委屈。

然而,當是一份正職時,卻不能如斯洒脫。選擇只有兩種,一是做,一是不做。以正職而言,不能在做與不做之間浮選,因為這個態度是不能夠履行職務內的工作。亂為者,會缺乏應有的專業態度。

選擇做與不做同樣困難,當一個人墮入這個窘域中,那份工作顯然是想放棄的。繼續做只令自己不開心,每天走入沉壓的隧道內,一片漆黑,好久才逐步緩緩走出天亮的出口,終歸一天會踏上憂悒之路。

不是每個人可以選擇辭退,生活負擔會成問題,縱使可備用積蓄,但也不能養活下半生,總要積穀防飢。食少一些不是問題,享樂少一點也沒有損失,身不康體不健才是因素,醫療儲備是主點考慮,亦是不能貿然離場的重要原因。

工作的樂趣,在乎投入工作的程度。如計算到投入程度每況愈下,趨零近負,動力減少,已經是一個響號。是時候轉換工作環境,還是乾脆辭職不幹?或者可以正面思考,不如盡量在工作中發掘樂趣,擴闊框邊,做多些工種。但擴闊另一個演譯,是入侵他人的領域,可能會是掀起另類的不安,結果同樣是要考慮轉工。

如果一個人能力強、辨力高、人緣盛,極有資格可以幾退幾回。這刻辭退,那刻再度就任,就任後又再辭退,何等自由,何等令人羨慕。就算不享三顧草廬之禮,也有那股任我行的自在。

當下,有一份工作已經是慶幸,要找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是苛求了。還是守著本份,來日再尋找任我行的機會。

8-1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