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October, 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找出領導人(六)

26 Oct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找出領導人(六)

佔中踏入第二十九日,誰錯誰對已經不再有興趣,每天大家仍然繼續互相指駡、推缷,平靜的平靜、暴力的暴力,你拆我起、你趕我抗,一場漫長的角力戰。

上星期學聯跟政府對話,紅了學聯代表梁麗幗及政府代表劉江華,前者是褒後者是貶。對話未能達成協議是意料之事,事情發展至今,怎能單純靠一次會面解決;相反,如果能善用,可視作做一道下台階,雙方好落台也可以藉此讓學潮慢慢退下收隊。

學聯曾放出撤退之風,但風聲一出,惹來其他據點示威人士不滿,他們認為近月辛苦建立的圍城是力爭所需的重要籌碼,不應輕易放棄,同時,又指出學聯不代表他們的聲音,反對撤離。有見放風水溫極冷,甚至有反潮,學聯為免得失珍貴的支持者作後盾,收回撤退之風,繼續佔領,一次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行為呈現眼前。

學聯及佔中三子如果有勇氣承擔佔中責任,大可為市民利益,既然有佔領人士已經說學聯不代表他們,學聯可藉此按計劃,退還道路予市民給一個小方便,趁此後機會交回金鐘一帶,可還路於民的同時,讓市民覺得他們是理性的,否則,就是輸打贏要。

佔中團體包括學聯及佔中三子在短時間推出廣場投票,企圖又以廣納民意將責任大眾化。議案內容及方式還末清楚確定便推出,弄得投票前幾小時又急速收回,擱置投票行動,較為兒嬉,方向不定。明顯理由是沒有一個權力核心在帶領,各有己見,未能統一口徑,又驚得失支持者,亂中帶亂。

記得一個鏡頭,佔中三子是在學生的質問下,提早佔中,語氣激昂站在台上宣布展開「去飮」序號,一股領導群雄的氣勢,鋭不可擋,但在警民發生激烈衝突,場面失控時卻未見蹤影;相反,竟然提出高見,說是政府弄出來的局面,理應由政府解決,不關我等的事,何其荒謬!

佔中三子美其名是關注各佔據點人士的意見,集思廣益勾劃更完善普選框架,以便跟政府討個好價,其實他們已經一早不能駕馭學運,反被牽著鼻子走。其間又有一批在衝擊場面不見蹤影的泛民團體一窩蜂走出來聯營,更令群雄無首的學運更混了。

究竟現一刻誰人能站出來代表佔領人士跟政府對話,在爭取民主之同時不繼續打擾民生,了卻多日之爭。當中那位人士需被佔領人士認可,否則,傾完卻又不認數,仍是拖拉不完。

26-10-2014

Advertisements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警察的累、戾、淚(五)

19 Oct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警察的累、戾、淚(五)

當警察形象由谷底稍有回升時,卻又發生七名警務人員在龍和道清場行動時毆打一名示威者事件,過程被攝錄,證據確鑿,難以抵賴。儘管事後證實該示威人士向警察潑出液體,有襲警之嫌,但警察用了過度武力,難辭其咎,令警民關係又再惡化。

自九二八那日起,警察清場掀起反抗戰幔,持續幾個星期的對峙,日夜活在示威人士的謾罵、挑釁、衝擊及無中生有的黑警論,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困難的,承擔的壓力一直收藏,同情的人替他們擔心,壓力何以紓緩䆁放;相反,亦有人繼續施壓,越夜越瘋狂,越夜越猖狂,不理破壞社會秩序,影響他人權利,以打擊警察為己任。

警察的累,每日工作十多個小時,要硬收言語暴力,要應付示威人士猛烈撞擊,身心俱疲,鏡頭前縱有兇悍行為,鏡頭後見到的警察也得要躺在地上休息。一面落寞疲憊的臉孔,很明白心𥚃的問號,幾點收得工?幾時可以還擊?為什麼警察會落得如斯地步?心理學家常提醒我們要尋找傾訴對象,釋放壓力,但此刻跟家人說,他們會擔心;跟同僚說,大家也困在同一黑壓壓的雲下;跟朋友說,免傷和氣,不提也罷。不敢說清場時的一些行為是否可以釋放一些壓力,如果是,又何妨輕試。

警察的戾,沒有殺氣騰騰的氣勢,怎能駕馭街頭示威人士的橫蠻衝擊。挺直腰桿,以警棍戒備,警告不果,用警棍驅散人群,是否太戾,見仁見智。不能用胡椒噴霧,又不能用警棍,警察可以用甚麼控制近千上萬的示威者?直播畫面上見到示威人士氣勢𣎴比警方弱,示威人士一呼百應,任意堵塞道路,破壞公物、叫囂、謾罵、二百人圍堵三名警察,戾氣強烈浮露。那邊廂有浸大講師邵家臻站台,聲稱在龍和道警方已經再次發射催淚彈,呼籲金鐘示威人士趕快支援,在毫無證據噏得就噏,竟亂發流言,公然班馬吹雞,唯恐天下不亂。縱使真的發射了催淚彈,為人師表也該為學生安全,勸喻留守現場,不該叫學生走入險境,確實叫學生找死。

警察的淚,從發射催淚彈那天起已經在心裡面流著。很多警察未必同意高層的決定,但為民也為警時,迫不得已要執行指令。之後每天跟示威人士對衡,勢成水火的對立,委實心酸。涉嫌在暗角毆打示威者的幾名警察,須停職調查,據說當交回委任證時,眼有涙光,同僚也不禁淚潸潸。十功不能補一過,將佔中帶來的冤屈發洩他人身上是錯誤的,遵守紀律,遧規接受調查懲處是必然的。情緒控制也得講環境因素配合,正正那時那刻那人就是刺激多日來抑制的情緒,最後雙方也變成輸家。事件發生,很多人也期望體諒警察,從輕發落。警察的淚,早就在心裡流,保護一群每天辱罵自己的人,不得還口,不得還手,本身是亞洲最優秀警隊之一,落得如斯下場。

當刻,使用武力是鷄與雞蛋的問題,是示威人士先以武力搶奪鐵馬、破壞社會秩序、撣舞雨傘對抗引致警察使用警棍,還是警察以警棍作戒備狀態時惹起示威人士恐慌對抗而以武力還撃。正理越來越少,歪理越來越多了,佔中主領説會在事件安定後主動自首,承擔責任,很奇怪,我們能否說先讓我殺了仇人,我會事後自首。

社會上仍然有理性的一群繼續支持警方執法,在維護公義時,也保護公衆秩序,確保市民安全,免除滋事分子藉勢搞亂香港。

警察的累、戾、淚,不是費白的。

19-10-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延期對話策略(四)

12 Oct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延期對話策略(四)

佔領行動已經踏入第十五天,本來有機會和緩關係的對話被政府突然叫停,理由是學聯滲回雙方當日同意不商討的議題,以及政府不滿有人以民生問題作威脅,令雙方對話基礎動搖。決定一出街,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在金鐘、銅鑼灣及旺角的佔領人士數目驟增。多了人、多了帳幕,亦加長了結束佔中期望的日子。

撤回對話的背後是甚麼一回事,大家有其揣測。假若如期進行對話,又會如何?

星期五對話,支持佔中者定必一早到據點支援,人數不會比取消對話那晚少,政府跟學聯未必能夠在一次性的對話妥協或讓步,雙方總會有所堅持。外界一直指政府沒有誠意對話,答應對話只是令之前僵硬的氣氛得以和緩,是上個週末的一個拖延策略,是沒有誠意的態度,就算對話了,也沒有作用,滿足不了學聯的訴求。是故,縱使週五有對話,也是失敗的,場外支持人士誓必起哄,場面又有機會出現混亂,一旦出現亂子,今趟不獨是金鐘,還有其他地方要控制,警力會是一個問題,更甚者是警方又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容忍還是清場,若然清場,採取甚麼武力。香港佔中,全球也在看著它的發展,警方稍有差池,又被大肆渲染及抨擊,所以必須要考慮周詳。

另一方面,如果週五對話失敗,又引發暴力,但適逢特首、林鄭司長及一班主要官在週五之後幾天輪流不在香港,如發生暴亂場面,不能統一官員共議,林鄭星期六、日不在香港,示威人士逢「英」必反,特首不能控制場面,令情況膠上膠了。

今趟政府撤回對話,算是策略之一,讓學聯估算錯誤,要從新部署、讓受佔中影響的人更為不滿,令佔中者加添壓力、讓反佔中人士更落力幫忙,為政府及警方幫上一把。現時的拖拉,政府起碼還保持籌碼作談判,若是在星期五進行對話,隨時一舖清袋。

運輸團體、建造業團體、區議員攜帶婆婆出馬作斡旋,希望佔中人士理解民苦,放出通道,恢復社會秩序,讓受影響市民揾到食,睇到醫生。期待!

12-10-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譴責黃毓民(三)

6 Oct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譴責黃毓民(三)

佔領中環已經持續第八天,情況本來有轉機,政府與學聯代表在第五天打開了溝通之門,在清場前一刻令人舒了一口氣,迎接示威結束的來臨,也免卻一場潛伏的血戰。然而,翌日卻殺出黑幫滲透旺角、銅鑼灣秩序騷亂的情況、反佔中巿民激烈為生計的表白、政府總部員工繞道而行的沮喪,令混亂局面更趨惡化,政府對清場態度亦漸强硬。面對清場的時刻又迫於眉睫,為保護學生安全,避免流血事件發生,經八間大學校長、社會上較正面的權威人士如李國能、楊鐡樑等努力游說,形勢又見好轉,旺角佔領人士答應撤退據點,有些則縮減示威範圍,減少對市民不便的影響。

本來的曙光令大家振奮起來,希望逐步恢復太平,早日結束示威活動。怎料,又走出黃毓民在旺角亂語其詞,唯恐天下不亂,當大家渴求歸復平靜,調節民生、商戶的怨氣時,他卻走來唱反調,鼓吹示威人士繼續留守旺角,以成人應保護學生為名,挑撥群眾情緒,強詞留守,抵禦警方武力。

相比其他國家城市,香港本身就是一個安全之城,偶有的血腥殘酷案件預料不及,因為大多來自家庭糾紛、感情瓜葛或精神問題等;但政治暴力卻由黃毓民、梁國雄等一衆帶引起義,身體力行把暴力體制包括言語暴力引入議事堂,當年掟蕉、洒溪錢、飛擲物件、企枱掟杯的暴力,社會大眾仍歷歴在目。倡議暴力的人竟然讉責用武力清場,既然議事廳可以用武力橫行,為什麼開宗明義的示威抗議卻不能用武力控制?

很多人都有資格說不能用暴力解決問題,不能以暴易暴,但黃毓民則沒有資格批評。回到九月二十八日警民衝突那一幕,黃毓民跟黃洋達站在高位,用掦聲器指揮在場市民衝擊警察防綫,清晰可見。旺角現刻警民的對衡未必單靠他們力量操控,但沒有他們的推波助瀾,旺角或許已經可以恢復秩序,重開道路。

政府跟學聯開始商議,市民亦厭煩了抗爭帶來的影響,這刻絕大部分人都希望回軌正常,爭取民主之道非一朝兩天三日四夜五晚而得到,堅持有序不會為人詬病,但持續搗亂擾民的活動只會弄巧反拙,得不到持久支持。

若然說從容黑社會為道,不如也説為何容許黃毓民等人橫行霸道,民選的議員為何不讓選民得還安寧。

6-10-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支持警方執法 (二)

2 Oct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支持警方執法 (二)

佔中行動已經持續多天,儘管示威活動影響市民日常生活,阻塞道路、窒礙交通、影響舖檔生意,但大部分市民仍然熱撑示威人士,只有少數人理解警察的執法,並認同前綫人員身不由己的苦況。對於表態支持警察,當中有人表達隠晦,似乎不想觸碰反警人士的神經。

從九月二十八號至今天十月一日,示威人士佔據多個地盤,由添馬、金鐘、銅鑼灣、伸延至旺角及尖沙咀,當中曾經佔據的灣仔已經釋還,但其他佔據地方卻擴大了範圍,受影響的人及店舖又多了。

支持示威人士的市民一呼百應,從各方位趕至,是意想不到的,亦令警方大失預算,強悍清場引致市民凝聚力擴大起來,他們一方面支援群眾對抗警方武力清場,一方面協助群眾靜坐示威,派守物資、控制暴躁示威者、起架搭幕、管理人潮,安排很井然,贏得一面倒的支持,成功為爭取民主步伐跨出一大步。身為市民,很為這股團結精神振奮,感受到香港互助精神的存在。

然而,團結之中又潛在崩潰的裂痕,市民對警方清場手法非常不滿,質疑對和平示威,手無寸鐵的人士發射催淚彈的行為可恥,因而令一直良好的警民關係決裂,敵我分明。清場行動,前綫警察最無辜,背上二、三十磅裝備,按照上頭旨令,守陣持續逾十多個鐘,按照上頭旨令,跟示威人士對壘。市民說受警察暴待,警察何不是受創一方!雨傘不是武器,但仍能致傷;羣民強大的回抗力及衝奪鐵馬,令手持盾牌的警察承擔不少皮肉之苦。

不過,最傷痛的莫過於言語暴力,警察一面以耗弱的體力應付龐眾,一面要啞忍受辱。電視播放的只見傳媒報導警民衝突,化大警方控制場面的鏡頭,令人覺得警方用暴力手段解決問題,但前綫警員被市民襲擊,大聲辱罵,甚至面以粗言穢語問候仍要忍氣呑聲的鏡頭卻不現眼前。處理糾紛時,當警察強行對峙會説恃警行兇,恃強凌弱,若調頭不理又被説無「吉士」,警員的壓力已經到達沸點,能夠支持他們繼續服務社會的相信是當日入職的誓詞,維護法紀,為市民,為社會服務。

有些警務人員心𥚃有鬥爭,身為警也為民,向爭取公義的民眾行使武力,發放催淚彈,算是在公義下進行不公義的任務,過不了自己心理關口,有些因此而想退引,有些縱使心有蹙然,但仍然堅守為市民、社會服務的宗旨。前綫警務人員是執行任務,若然在行動中違令,各人做個人喜好,現場情況會更混亂。

市民如果見到那些警察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瞓在地上小休、一些因行動致手瘀腳腫及飽受唾駡的前綫人員仍然堅守崗位,是否有惻隱之心,並懂析辨,不再一面倒盲向一方。當日強調理性與和平的活動,原名叫做「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已經變得非理性。群眾雄踞港九地段,無視對其他人造成不便的影響,社會裡仍然有謀衣食苦的一眾,持續佔據及封鎖道路,是一種自私的行為,口𥚃說爭取公義,但卻要剩下的一群承擔不公義的餘貨。

警察出現,受到不禮貌的對待,但雄踞的地方被車輛衝路、被人擲鹹蛋、雞蛋及西瓜皮時卻又要求警察到場協助。此刻,可會醒悟原來在有需要幫忙時,就是警察。

警察不是市民的敵人,警察只是淪為政治工具,成為示威人士的假想敵,甚麼黃絲帶、藍絲帶、綠絲帶未必幫上忙,只會更造成分化,解決方法是讓各人自己的智慧去析辨。

2-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