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ly, 2014

一日兩噩耗

31 Jul

一日兩噩耗

同日接到兩單訃訊,一女一男,跟他們曾在同一機構共事。

群組上午傳來訊息說女子因感冒细菌入了心臟,心臟曾經停頓過, 檢查後腦部細胞壞了80%, 在 ICU 治療,狀態昏迷,靠儀器幫助;下午卻傳來噩耗。跟她不大認識,所以沒有很大感觸。

那位男士叫阿蜂,幾年前中風,那時他該是四十出頭,接到消息也很突然,時值壯年,卻得頑疾。據知他中風前早期曾患上鼻咽癌,但已經治療癒好,但惡運尾隨,逃不掉厄運。
他中風入院,時有探候,適逢認識病房護士長,叫她好好關照。

醫院在工作地方附近,午飯空檔,我會走到病房探他。他的病床近入囗,雖然目光在迎接我的進來,但很空洞,是認得到我,還是空望前方!見彵面頰瘦削,本身圓大深邃的眼睛凹陷,鼻孔插著幼管喉,骨架細了兩個碼,躺在病塌上,等待著,等甚麼?

阿蜂妻子對他無微不至,每天放工總匆忙趕至,替他抺抹面,按摩手腳,在耳畔說些鼓勵話。兒子也很生性,放學後便探訪伴側。

日子久,病情有好轉,跟他交談,他𠵱𠵱哦哦,指手畫腳想表達意思,縱使不明所意,我也像估遊戲般跟他估弄一番,他知道我故意捉弄他,嘴角微微升起,是笑的回應。

醫院床位有限,見他病情轉好,叫他出院。峰嫂要返工,不能照顧,遂安排他入住日間院舍,返工前送入,放工後接回。那時很感慨,他的中年是這樣,晚年如何?

出院後不常探望,只透過眾友輩互通他的消息,多年來尚好,直至早幾天傳來噩耗。

安息禮將舉辦,希望安息。

31-7-2014

Advertisements

書展行

25 Jul

書展行

每年一度書展,場面很虚冚。今年的安排,本來只需要五分鐘路程便可從灣仔行人天橋經入境處走到會展,但經警察精心部署的路線,一轉一彎又一彎一轉,由地面走上天橋,再由天橋落回地面,三十分鐘才到會展目的地,疏導人流方法很湊效。

那天人流算多,很多檔口人潮如鲫,水洩不通,較為清靜該是一檔產售澳門書籍的檔口,見內裡只有兩、三客,售貨員很清閒。

到書展目的,除了湊熱鬧,最主要是幫襯自己的出品。「紅出版社」的招牌很顯見,走到中央,見自己的書,兩棟並列,在附近游離監察,未曾見有人取閲;又另見幾年前的作品,仍是孤獨地待售中,這是意料之事,最終還不是自費購買!每次皆如是。

出版社替有興趣的作者安排簽名會,一嚐簽名會風味,又可推廣作品。一位不知名作者在簽名會上講述出書源由,因親人患重症而看透人生的經過。臨結尾時附上欲知詳情,請買書一看。是否達到效果,不得知曉。

反而在另一邊小角位的簽名會,見讀者長龍打轉,原來是王貽興,一位算是多産作者。見他一邊簽名一邊跟讀者交流,様子略嚴肅。出名與不出名作者的分別,排隊人龍已明示,未必會有很多人像網絡作家一炮而紅,但卻是很多人的期待。

自己今年比往年多花費,因為優惠價,用了千多元訂閲兩年期的周刊,往年沒有這個心思,是一種「心血來潮的花費」。

遊逛約三小時,離開時仍見中型的人潮海。同一場地,讀者有期望,作者有期待。

25-7-2014

情意結

14 Jul

情意結

國傷的痛苦,未必要受血肉煎熬,心神受創也是一種創傷。

本身不太懂得足球,還不是那類以出名球星為依歸。今屆世界杯巴西隊在最後兩場輸得一敗塗地,令人大跌眼鏡,辜負了很多支持者,令遠道而來的捧場客失望,尤其地道巴西人簡直痛不欲生,四年來的等待,一個星期內粉碎,碎得體無完膚。

感覺上,香港人捧巴西就像捧英格蘭一樣,是一種情意結,不論英格蘭是否踢得有水準,總是希望她擠身八強、四強,並可以稱霸。英格蘭在十六強決賽時,只取一分,排分組榜榜尾出局;而巴西在最後兩場的表現,失球之多似乎可媲美沙特亞拉伯等球隊。球賽論隊員合作性、攻撃防守戰略、個人技術,縱使所喜好的球隊缺乏以上優勢,但在情意結下,也希望他們分取一杯羮。

巴西之所以在足球壇上盛名,莫過於有球王比利,很多人認識足球也許是由比利之名開始,對巴西情意結也自此而生。後其又有哨丁朗拿度,個人球技很出眾,令人更情傾巴西。

英國方面,或者一般說成念舊,英國跟香港人有不解情緣,雖然回歸十數載,但仍然有很多「我不是中國人 」的聲音。推説未必是念舊,只是寧願仍然活在英治下,好過每天活在昏庸中,人也變得愚昩,是真是假,是耶是非,很混亂。

情意結是一種長情久耐的感情,有細水長流之意,比起任何情感堅毅。

14-7-2014

香港警隊仍然是一支優秀的紀律部隊

6 Jul

香港警隊仍然是一支優秀的紀律部隊

很多人會對七一遊行有不同的睇法。七一的定義已經由回歸國慶變成大規模遊行活動。年中有不同形式的示威遊行,但遠不及每年七一,所有累計的怨氣,從各種行業、各様民生、各種態度盡在當天表態泛濫。

遊行的歷程,從第一步踏入維園,從第二步走入群堆,從第三步起行邁向目標,至第十步到達目的地,艱難的步伐,十步行了十多個小時、十多個炎夏。

沒有人會反對爭取公義,但爭取之際是要付出代價。代價包括實質的傷亡,也有非實質的和睦關係。警民關係原本和諧,民遊行,警守崗,各職其位;中午集,黃昏散,大家履行責任與工作,協助遊行人士到目的地是警察工作,安守秩序是遊行人士的責任。

每次活動少不了滋事份子,他們的存在是一道主菜,亦會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多年來警察控制人群有一套既定指引,力求安全護送群途到位,不容有意外發生;與此同時,亦要確保其他公眾人士安危,減少對公眾影響。

刻下在鏡頭前見到七一的情況,這一邊廂示威者高漲情緒、旁人推波助瀾,群眾肆無忌憚的叫囂,大喊警察開路的聲音此起彼落;另一邊廂,警方勸說前進無效,原來是民陣領軍車隊刻意慢駛,造成人潮遍海,停滯不前局面。他們企圖混淆視聽,將堵塞混亂局面加諸警方,力指辦事不力兼刻意阻撓,硬將所有壞賬推卸警方身上。

警察無必要與民為敵,他們的職務是維護法紀,保障市民生命財產。示威者不合作行為雖不等同搞破壞,但蓄意衝開鐵欄霸佔未獲開路行車線空間,造成混亂,釀成失控場面,警方依法處理違法人士,何罪之有?清場行動,是理所當然的責任,用甚麼方式清場,要看示威者的態度,以禮請不走,唯有用既定的抬人策略對待。若說這是暴力清場,相比外國清場行動,何暴之有?警察四人一組赤手空拳走到示威者面前,任鏡頭捕攝下抬走示威者,示威者要掙扎,手腳自然會痛。

很難想像成千上萬的群眾在製造混亂時,要警察站在一旁,翹起雙手在看大龍鳯戲目。正如上次用暴力衝擊立法會一事,難道就叫警察企埋一邊,任由示威者硬撬玻璃門,若社會大眾接受,倒也無妨。

遊行後的後續行動雖說是和平的佔據,一眾看似和平但極度強悍的示威人士預了被捕心態而強行佔據,但他們總不能如獅子咆哮的湧現,卻如黃鶴輕馳地離開,隨意來隨意去,漠視法治精神,儘管香港是民主之地,但也總不能無視法律的存在,胡作妄為。

遊行的焦點往往集中在警察如何粗暴對待示威者,但警察如何被示威人士唾駡、受辱,卻不獲維護。警察過去不斷被示威者挑釁,有時硬喫死貓,但仍要克制人皆有之的七情六慾,不能憤怒、不可還擊,因為鏡頭捕攝的焦點是警察如何虐捕市民,只要有一個這樣的鏡頭便會無限放大描寫。遊行期間,若是有遊行人士受傷,定必是警察弄致的,但警察受傷了,沒多提及,一推一拉或一拉一推的力度是相若的,示威者會受傷,警察又怎不會受傷?

香港警察在國際上有很好口碑,屬紀律部隊優秀隊伍之一,但屢遭渲染為大陸公安、無恥警察、暴力警察,描繪成與民為敵的公敵,但另方面又要抑制自己情緒,有苦自己知。

爭取公義很難心平氣和進行,總會涉及言語暴力、精神暴力及肉體暴力。未來日子的遊行示威很複雜,還好,社會大眾並不是一面倒支持示威人士,很多人看在眼裡,也認同警察做法,並同情他們被示威人士欺凌的遭遇,以及欣賞他們自我克制的精神。警察有一股遇強越勇的鬥志,只要在合情合法下執法,市民會是支持的,反而強悍的暴民挾公義行頭,用暴力行事,自會得到應得評價。

人民行公義,市民亦要求安穏,警察秉公執法,是會獲得認同及支持的。香港警隊仍然是一支優秀的紀律部隊。

6-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