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ugust, 2018

髒話𥚃的溫柔

22 Aug

髒話𥚃的溫柔

禮多人不怪,很多人愛聽漂亮話。懂得說好話的人比不懂說好話的人惹人喜愛,縱使知道話不由衷,但未必會憎厭。尤其職場上,有很多人好說恭維話,有很多人又愛聽,一拍即合。

不過,不是每個人也懂得說漂亮話,説骯髒話的人也並非不好的人。很多人習慣語話中夾上一句半句粗言,但不代表不禮貌,只是一種習慣,無意侵犯對方。所以一名巴士司機用粗話對待一位婆婆,非但沒有受譴責,反而受網友讚揚。

巴士上,一位婆婆按照一名市民的建議落車到她需要去的地方。甫落車,巴士司機隨即跳落車,叫回婆婆上車,說下一個站才正確,若是在這個站落車會行很遠。當時司機的講話夾雜了粗言,聽落有點礙耳。婆婆耳朵不靈光,固然聽不到粗話,只知道行少了冤枉路,多謝也來不及。

平時閒話中,很多人不期然加入粗俗助語詞,藉此表示憤怒、激動,尤其是在吵架爭執期間,盛憤之時,要幾粗有幾粗。有些人習慣了在任何時侯,不管閒話家常還是論工作業,也是「小」來「小」去,講得很爽,越講越興奮,聽者也習以為常,麻木了,反正粗話不是衝著自己而來,只是對方日常用語,管他什麼。

有段時間社會上爭議著一些粗話是否粗口,之後在很多媒體也出現這句粗語,證明了它並不是粗口,只是歸類為較粗鄙的語言。隨著時代進步,接受粗俗話的人多了,男講女照講,喜歡講便吐出來。

因為環境原因,平時道貌岸然不說半點俗話的人,其實人後卻講得一片流利的髒話,字字鏗鏘;相反,有些人人前粗鄙庸俗,但背後卻對人彬彬有禮,友善非常。人,很多時就是估量不到,虛有其表,表裡不一。有些人幫人大鑼大鼓、有些則很低調含蓄;有些人外柔內剛、有些人外剛內柔⋯⋯

嘴巴裏的粗可以比內心的幼更幼,說髒話的未必是粗人,說亮話的未必是好人。


20180822

Advertisements

警察的分內事

6 Aug

警察的分內事

警察伸出援手幫助市民,似乎變成很罕見的行為!一位日籍網友拍下女警在烈日當空下協助一位婆婆推著裝滿紙皮的手推車的舉動,放上網讚揚,並留言稱讚這就是香港的警察,引來大量網民激讚。

去年一個年輕男警員在地鐵站內很有愛心地拖著一位婆婆乘搭列車,也被網民拍下放上網分享,表揚男警的善良。照片只拍到兩人的背後,二人手拖手,警員邊行邊叫婆婆小心上車,很是溫馨。警員回應讚許時,只表示做的只是分內事,不算什麼特別。

其實,警察除了執行法紀之外,很多時候也不吝嗇給予市民小幫忙,只是不會大鑼大鼓的張揚。這等情況,就算一般人見到相信也會提供協援,更遑論是公僕。

那麼,為何這些助人的小舉動會帶來特別的讚美?也許,要追溯早年的佔中佔旺事件。當中警隊形象被沾汚了,一度令警隊形象下滑,公信力下降。部分市民誤解警察,甚至形成對立,跟他們對著幹,對警方諸般不滿,公然侮辱、挑釁,斷章取義地説出事件的所謂真相。

一直以來,香港警隊享譽全球。廉潔自律、專業訓練、破案迅速,縱使偶有害群之馬做出不當行為,但一小撮人的不當,不能抹殺整體優良的服務。

無理批評警方的人,遇事時卻懂得找他們口中既無能又無賴的警察幫忙。說是精神分裂也不太過份吧!那年有一條公開短片,黃之峰那邊廂不斷指控警方處事不公允,那邊廂在地鐵站候車時被人用粗話謾罵,替他解圍就是警察了。

警隊辦事效率,市民有目共睹。九七後,因政治環境的因素,或多或少在執行任務時受到制肘,惹來爭議。然而,警隊的方向與目標仍然很清晰,一直以保護市民生命財產為依歸。

網絡評論,往往殺人於無形。但近年又確實多了好人好事的報導,發揮正能量。就好像男、女警員幫助市民的分內事,帖文受到不少網民稱讚,算時一種鼓勵與點綴。


2018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