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rch, 2013

各有前因莫羨人

24 Mar

各有前因莫羨人

偶爾接地產來電問會否賣去現住居所。按心情,回覆有兩款,一是"不賣了,謝謝"便掛綫;另一是"我賣了,住哪𥚃?"對方回應後者的反應也有兩種,一是說"唔好意思"便收線,二是"賣了可先租住,我給你搵租盤,適當時候再買入,……。"當然,我不讓他完成一條龍服務的介紹便掛線了。

大概我不會是一個成功的鎖售員,因為我會說聲唔好意思便掛線,不會死纏爛打。固然死纏不是必殺技,但該是成功之一技藝。做推銷一行,有三寸不爛之舌總比無追撃動力的活細胞好。

早幾年接觸地產課程,想知多一點點相關條例,以為是生吞活剝將資料放到腦袋裡,是沉悶的,但導師卻上演了"棟篤笑"的說教,他靠那張嘴巴把地產的人機物法環活繹課堂。記得名字叫郭昶(音廠),是某地產公司高層,他教學為興趣,但相信也在獵才。

每行有人出位,也有出眾。有時自己不懂做,不會做、不想做,別人做了,取了成績,得到回報,是別人本事。很多人患上嚴重紅眼症,只會眼紅別人的成功,但自己又不嘗試爭取,也許力有不逮,沒有信心,或懶得去試,只會咬酸葡萄說話。

我常想,各有前因莫羨人,有些人與生俱來有高智強能,又有些人胸懷大志,努力不懈,爭取一己所欲所求。縱使能力不顯,但善於賴皮或厚面皮,能做出人所不能做的事而出位,亦是成功指標之一。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歷及欲求,在每個階段,有不同的人生際遇,造就許多人的奮鬥目標。成功的背後,有時是難以言喻的,似沒有方程式,但又似有一定的範本。

(24-3-2013)

Advertisements

傳媒報導的核實準則

17 Mar

傳媒報導的核實準則

同日閱兩報,分別報導一宗相信是同一案件。案發地點在酒店,死者是一名外籍男子,在夜店獵食,其後帶同兩名人仕到酒店尋歡,死者懷疑服用毒品增加性趣而猝死,死因尚待確證。兩報章的報導內容有九成相近,唯獨提述兩名同行者時,一報是男,一報是女,走在極端。

初步調查,案件並無可疑,但如果同行人是涉案疑犯,傳媒的報述是很大的誤導。不知何時開始,傳媒報導的手法惹人詬病,誇大其詞,放大其意,過份渲染暴力色情,嘩眾取寵,真假難辨。若干年前,曾出現報業虛作新聞,模糊記憶裡有潘迪生所謂死訊及自編自導以金錢作餌收買並安排一男子北上嫖妓作獨家頭條新聞等的虛聞。

新聞不能虛構,要保持寬闊適度,其內容的準確性也要確鑿無疑,不容有隙。我們靠傳媒送達訊息,了解本地事態,認識外界事物,豐潤知識,提高視野觸覺,助進分析。然而傳媒的操守責任,卻背道而馳。又想起,假如劉夢熊在「陽光時務週刊」述及說東方日報當日大肆挺梁為求一報之利的報導屬實,是頗有製造新聞之嫌。市民的腦袋被操控,思想被誤導,影響自我決策。各行良莠不齊,縱然不能以偏概全,但自我監控,核實來源是傳媒基本的準則。

以今次兩篇報導,暫且未知是男是女,但我會偏向同行者是男生的報導,因為三男玩3P致死亡,引題不新穎,但吸引,所以假設記者會求證同行者身份。另外,我又有個假設的肯定,是男子到酒店尋歡大多數是拖女生,似金科玉律,所以不用刻意求證,致令報導有所出入。

以下節錄兩報章相關簡報。
【明報專訊】尖沙嘴九龍香格里拉酒店一名47歲外籍男住客,昨凌晨被發現在酒店房間內昏迷,送院搶救後不治。據悉事發前外籍漢曾帶同兩名女子入房,而警方亦在房內檢獲小量懷疑可卡因及大麻,正調查外籍漢會否因毒品及性愛雙重刺激猝死。
【蘋果報訊】一名意大利籍男子,昨晨在灣仔夜店獵男後,與兩名新相識的港、泰男子返回尖沙嘴下榻酒店房間狂歡,大玩3P床戰,其間疑有人吸食毒品助興,詎料洋漢突告昏迷不醒,送院後死亡。警方到場調查,在房間撿獲少量可卡因及大麻草毒品。

(17-3-2013)

奶粉、塌樓、辱警

14 Mar

奶粉、塌樓、辱警

私運奶粉多於限量兩罐,罰款一千、違反「建築物條例」引致樓宇倒塌,造成四人死亡,判罰款一萬、近距離在警察耳邊吹口哨辱警,判監六星期。以上幾宗是近期的判案,有罰款,有判監,刑罰輕重,會參考先例,亦按後果嚴重性計算。

私運奶粉與死去四人的塌樓案同是罰款,吹口哨辱警則判監。四條人命共一萬元,每條人命二千五百元;多運一罐奶粉罰一千,即一罐為一千,二者風馬牛不相及,似不適合作比較,而且在法律精神下,並非如此簡單併計,不過在一般「無知論」及簡易計算方法下,會將兩䅁扯上關係。吹口哨辱警,警察沒有受嚴重傷害,但被判監;若將四條亡魂罰款一萬與沒有受嚴重傷害的襲擊而入獄六星期比對,又是另一爭議。

罪行由犯罪意圖加犯罪行為而成,以上案件除了衡量後果輕重,還取決於犯罪意圖。三宗作案意圖有明顯區別。制定法律是維護公義,但法律不一定等於公義,公義的標準何在?在法院象徵公平公義的天秤,背後會有潛隱的不公平,這個不公平,並非一面倒偏向強勢,有時是在不公允下彰顯公義地偏幫了弱勢。

天秤下,藏著一絲憐憫,法官按情況行駛「憐憫」權。若然在塌樓案中,判七十七歲的被告入獄,承擔四條亡魂的責任,比之罰款了結,大概社會會較為接受。但法律不外乎人情的感性考慮,潛伏了傳統對長者加護的心扉,除非有意圖犯了姦淫擄掠嚴重罪行,否則,判七十七歲長者入牢獄是難判定的。

何謂「公義」?是一個令人着迷的疑難。哲學教授暢銷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列舉很多例子,值得細閲。

(14-3-2013)

朋友,偽交與深交

10 Mar

朋友,偽交與深交

名校中年男教師,博士生,在校任教十七年,資歷廣,人緣深,但卻有偷窺狂,在學校教師公用廁內裝置微形偷拍器 ,偷拍教師如廁動態罪成。

今時今日,罪案日新月異,偷拍已屬平常,公共地方偷拍只被控遊蕩罪或違反公德罪,嚴重的可能會被判入獄,但亦有被輕判罰款了事。

但要談論的,不是罰刑輕重,而是被偷拍並藏在電腦自我供賞的對象竟然是相識十五載的同校老師。事件令該名老師感到難堪,悲愴,傷透心靈。受辱老師跟他相識十五年,當他是好朋友,但換來如斯對待,怎不悲傷。

人的相處在於信任,失去這條支柱基礎,相交只流於空洞片面,偽裝的交往令人不舒服,偽交不如不交。老師在學校見面時間較長,十五年光境,是漫長的相處,同事關係可昇華至朋友,甚至深交,但不幸,卻變心傷。

朋友不須要多,一至兩個交心的已足夠。有時朋友會成為負擔及壓力。一慣相處開的同事,不知就𥚃,變得生疏, 定時的閒聊、閒聚失蹤了,碰面時言意不多,敷衍一二,取代相交之情。大概,工作不涉情感理性是對的。沒有期望,沒有失望。

朋友少見面,不如同事常見而疏離是理解的,反正家有各家忙,要兼顧繁瑣的事很多,分享時間留待給家人摯愛,是理應的;反正科技倡導人類關係,可親密,可疏離,如果有心保持聯絡,一兩個短訊已經可維繫應有的朋友水平,起碼不會消失於無形。

電話冊中有很多聯絡,數得出多少交心的。交心並不一定與兩脇插刀之類掛勾,講求感覺,但要嚴格的,否則,所有都是交心友,自欺欺人。

人不能沒有朋友,但不能依賴,只能作輔助,靠自己才是安全 ;朋友不須要多,一至兩個交心的已足夠,偽交不如不交。

(10-3-2013)

樂蜀熱氣球事故 – 救援團隊

8 Mar

樂蜀熱氣球事故 – 救援團隊

樂蜀熱氣球災難家屬及香港支援隊伍回港了。家屬要辦理的事情很繁多、要承擔的痛苦很聚重、要回思的前麈很繁雜、要釋慮的時間很漫長、要補復心創很艱難。有千萬個需要,亦有千萬個適應。家人、朋友、社會繼續給予的支持是對他們恢復信心的力量。

但另一方面,我關注的是陪同家屬赴外協助辨認死傷的政府人員,包括醫管局心理學家。儘管他們有很強的辦事能力、析辯能力、應變能力,且處事不紊不亂,心理質素俱佳。但災難帶來精神上的衝擊,包括恐懼、焦慮、疲倦、沮喪及孤感等,救災人員會有同樣反應。

陪同辨屍的人員同一時間跟家屬接觸那幾具燒焦得難以確認的屍體,雖然今次在大家商議下毋須看燒焦的屍體,只確認死者某些特徵及部位認屍,但自己不但要忍受焦骸的殘酷,同時亦兼顧家屬當時突發的情緒和需要,家屬一旦崩潰失控,會加重輔導的壓力。

他們休息的時間不會比其他人多,甚至別人休息時,他們仍然在處理作業。電視上除見一眾入境處人員協援外,見醫局高級臨床心理學家臉上難掩一臉憂傷,但仍然有序有理講解給家屬的輔導安排。她曾參與馬尼拉人質事件、南亞海嘯善後工作,有很豐富經驗,加上真摯援助的心與情,讓家屬在當時暫渡心理困境。輔導要讓人感覺真誠、懇摯,流於泛言濫意,只會破壞誠信,她予人誠摯的態度,似是舒緩劑,縱然不痊癒,但能止痛,心理重建是須要時間的。

但畢竟,人有壓力,心理學家也有壓力,他們如何減壓,有人說他們是專家,總懂得調教;但又有說,能醫不自醫,碰上的病症大多是生離死別的心理後遺症,沒有太多開心事分享。希望前者居前,後者墮後。

(8-3-2013)

樂蜀熱氣球事故

4 Mar

樂蜀熱氣球事故

2010年在馬尼拉遭菲律賓前警員挾持人質引致死傷枕藉的陰霾仍未清散,槍手門多蕯的怒氣、車內領隊及隊友無援的神情、車外子彈貫穿的遺跡、倖存者逃亡時的驚惶,還歷歷在目。在仍追討菲律賓總統對死傷者一個歉疚時,埃及熱氣球爆炸釀成九人喪命的意外,又讓人心靈翻騰。

熱氣球爆炸意外,涉及不止一個境外地方,除香港外,還有日本,英國、法國、匈牙利等地,且是較罕見但非常嚴重的熱氣球空難事故,受關注程度比馬尼拉旅巴人質事件高,但對我們香港人而言,是同等度的悲愴。

某程度上,挾持人質事件很大是人為錯誤疏忽,若不是拙劣的談判技巧,惹怒疑兇,或許會是零傷亡;若不是低水平的爆破拯救,或許死傷數目會減少,一宗可避免的意外。

熱氣球事件委實是意外,縱然日後證實是人為疏忽,但可屬類難以預期的意外。事件主要起因雖有論述,但仍在爭議中。當地熱氣球公司指駕駛員每次起飛前,會為熱氣球進行檢查,若有問題一定不會起飛,事因不在熱氣球的配套及安全性問題,反指是控制員的失誤;但另邊廂,有行家指肇事控制員有很深年資,並有目擊者稱控制員是被爆炸衝力拋出熱氣球,而非跳籃保命逃逸。按個人意見,熱氣球公司為盡快恢復當地生意,會極力指出熱氣球的安全性,至於會否因此諉過於人,未嘗不會。而是否有人為之錯,有待控制員清醒後作供。

死亡不痛,但餘生者難掩傷痛。當地看著家人齊整愉快升空去,但卻火軀焦殻魂下來的一名團員,瞬間極端變化,從天堂喜悅跌落地獄煎熬,看著自己親人在空中被那火光熊熊的火舌吞噬著,未能施以援手,只能眼巴巴地望著那團人火慘痛墜下。生離死別,不是一名親人,是兩名,三名的驟然離逝,如何堅忍,也難以承受當刻親眼目睹慘劇帶來的創痛。

其餘家庭的親人仍要面對很多問題,我們平常遇上的芝麻綠豆事,算是甚麼?

(4-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