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ugust, 2015

手語的趣

31 Aug

手語的趣
聾人手語易學難精,除非多練習,否則學了等於冇學。但練習也得找對象,對象就是聾啞人士,難處在於不是每人周邊有這個群組的友儕,所以有時會學非所用。

學習手語有樂趣,導師每個動作流暢自然,邊做邊解說,但學生卻做得一塌糊塗,你有你動作,他有他手勢,一群手舞咀蹈的儍子做默劇,引得導師笑得前翻後仰。

很多人學習手語離不去三個主因,一是八怪,想知道在地鐡、在快餐點那群手指指的聾啞人士在表達甚麼?二是覺得奇趣,比其他趣味班更有趣,三是在自己不想出聲時,做個手勢作罷。所以,手語的功能是溝通,但不獨只限弱聽者,也可跟健聽人士手聊。

手語的表達,因為語言不同,所以沒有指定國際標準的手語。在本土的手語,有些參照傳統手勢以示該動作或物件的表達,例如刨梨手勢代表梨子、將橙切開四件代表橙色;又或者以該物件在本土的特性作提示,例如以手扣手勢代表赤柱,因為赤柱有監獄。很多意思是以形意物,為加強動態,導師強調做手勢時要配合表情,喜怒哀樂甜酸苦辣,一看已知。

有時很多動作是類似,稍為不慎,做錯了,令人會錯意,要道歉也來不及,有口難言。手語隨著本土文化變化亦會有改變,聾啞人士自有圈子修飾,故此手語並非一成不變,有箇中樂趣。

此時,想起那年南非有一個冒牌手語專家在奧巴馬出席活動演講時,站在旁邊亂做一團而貽笑大方,成了國際笑話。

31-8-2015

Advertisements

攝「石仔」

17 Aug

攝「石仔」

在咖啡店內,載著耳筒聽著休閒的訪問節目,訪問對象是石修,主持人跟他細說當年,移民前後的經歷。

這刻咖啡店不太多人,散位猶在。推門入內,正是石修兒子,他買過飲品坐在我對面,玩著電話。太巧合了,耳畔是老豆聲,眼前是囝仔樣,兩塊相似的面孔在腦海浮叠著。有股衝動,很想將耳筒交到他手上,叫他細聽老豆說從前,但太唐突了,沒有做,只是偷偷「攝石仔」。

七百幾萬人口,在時空當中的空間,聽著那人,看著某人,彷彿通過自己連接起來,但卻把有血脈關連的變成陌生,兩個天各一位。

要碰上而碰上,是預計的巧合,譬如明知那人在某地方出現而刻意走到那裡碰面;想碰上但偏偏卻碰不上,是失望的盼望。如果一天能夠碰上自己想見的人,是多麼令人驚喜。

想見的人,未必相熟或涉及愛慕、也未必有聯絡,只是可能當天錯失閒聊機會,一旦碰上,大家應該可以有個短敘時光。那些偶遇,來得自然輕泰,不需要約定日期時間地點,隨意走到一所咖啡店,一張小圓桌子,兩張木椅,呷著慣常的飲料,一言兩語三句,優閒自在,完結時說句閒話了事。

人海裡,想碰上的人在哪𥚃。

17-8-2015

半天在尖沙咀

2 Aug

半天在尖沙咀

郵輪Logos Hope望道號,是一艘基督教的福音船,泊在尖沙咀海運大廈,開放船上圖書館給公眾參觀,入場費十元。排隊人潮很長,以年青人、小孩居多,分流幾段才入到場。館內場地面積不太大,加上人多,更顯密集。

逛行前,先聽工作人員簡述館內佈陣。書籍九成九以上是英文書,品種系列有小說、醫療、管理、宗教等;另外,亦有懷舊式CD唱碟及DVD。因為郵輪周遊各地,書籍格價遂以每100為單位,在香港的100單位等於港幣二十元,如果一本書標示200單位即四十元。

朋友買了三本數獨書,分別是金裝版及白金版,共銀只為五十元港幣,排隊俾錢已經用了十五分鐘。離開時,一位坐輪椅的婆婆很費力從輪椅上站起來,逐步逐步走落艙閘,輪椅由家人吃力抬落。聽到有其他人在背後議論著為何這樣辛苦,要老人家折騰,走到普通圖書館不是一様嗎?或許,老人家也想看看新事物,如屬實,我們不能因她老邁不良於行而摧毀她的意望。

書展以Wally卡通人物為主,身上丅恤圖案巧合印有Wally公仔,於是找來Wally六呎高公仔合照,看來’很打耳’。遊逛完畢,很自然走到海運中心閒遊,天時暑熱,商場是一所勝地。

小歇腳,去連鎖品牌咖啡店,但要等位,見名牌下午茶一set tea接近三百元,吃不下了。走到喜來登酒店隔離新起的崇光百貨,其規模與銅鑼灣相比之下,細很多。不過,遊客仍然樂在其中,若是嫌不夠氣派,他們可以橫掃廣東道名店街,盡獵孤兒袋、飛甩雞毛、靴襪士貨式。

YMCA 給人感覺是價廉地方,專門為旅客供應便宜房間。但時至今天,它已經逐漸變成酒店格調,一晚單人房間租金約一千三百多元,屬約三至四星級酒店價格。西餐廳一客晚餐約一百五十塊,在尖沙咀區內尚算便宜,但以YMCA之名而言,則是上價。坐在尖沙咀的YMCA,朋友分享他以前留學英國時住在YMCA 的軼事,又過了一小時。

自從中港起了矛盾後,少了遊客、少了手拖行李篋、少了擠迫感。今天尖沙咀半天遊,尚算舒適。

2-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