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anuary, 2016

大帽山的霜,港女的傷

25 Jan

大帽山的霜,港女的傷

當市區降至攝氏八度,大夥人不畏懼寒溫,蜂擁走上曾低見零下兩度的大帽山賞霜。一窩蜂湧進大量市民上山觀賞,加上有跑步賽事,導致現場交通擠塞之外,又有不少人士困山頭,警方封路疏導交通,並拯救被困人士下山。

樹葉披上層層霜雪,屋簷掛上尖峰冰錐,奇景難逢。消防人員在救援行動中,艱險重重,裝備足夠,路面冷結薄冰,冷不防滑到地上,市民狼狽坐在地上用滑行模式落山,情況險峻,天寒地凍,確是飢寒交迫。

當警方、消防、飛行服務隊在現場拯救人士之際,山腳下走出一名港女唱著誓要去,入刀山,硬闖山。警察以安全理由,拒絕登山。港女發難,以性命屬個人為自己爭取權益,警察據理反駁,現場是封鎖地帶,不能隨意為所欲為。港女又企圖向現場傳媒進攻,最後惡行被廣傳,邪不能勝正,港女被正義地滅聲。

人靠自重,人不自重邀其辱。借用媒體發聲,借用網絡科技傳播,借用群眾運動聚集力量爭取權益是一種方法,但亦能覆舟翻艇。有很多人是盲撐,但無賴無知,有勇無謀的低智行為是不為大眾接受。

港女被大眾唾,港女背後的男士被恥笑,怎有臉見人?是任意妄為的結果,後果自負。

25-1-2016

Advertisements

法院義工

14 Jan

法院義工

很多首次在法院候審的人會感到無助,坐在一角,孤立無援,很需要幫忙。有些機構設有法院義工,協助有需要人士,主動接觸他們及解答一些簡易問題,希望在他們徬徨無助時給予少許支持。

為什麼是少許?因為法院義工是沒有接受正式法律常識(本身擁有認可資格除外),所以不能解答有關法律問題,唯恐解釋時傳送錯誤訊息,影響候審人決定,後果嚴重,認罪與不認罪,很大分別。法院義工主要協助解答一些法庭安排事宜,而非法律問題,例如建議尋找法院當值律師、應該到那個法庭候審、以及在哪付罰款等。

當候審人士知道法院義工只懂得解答皮毛碎事,未必願意向他們求援或陳述案件,甚至感到煩擾,拒絕接受協助。遇上這種情形,義工會留下咭片,按情況而行事,不扁看、不死纏、不囉嗦,只囑咐候審人士有必要時可循咭片上資料尋求社工協助。

實際上,法院義工著重精神支援多於資訊提供。有錢當然背後有律師團隊做軍師,但一般小市民首次上庭,不懂程序,見時間已經過了一截但仍未開庭,會否自己去錯法庭或誤了時段,惹庭官憤怒,影響判決。在焦急之際,有援手從旁細語解說,可消急解憂。

每個人有其崗位,演活著不同角式,執行不同職責,或重或輕,無礙成就。一個偉大的領袖會拖垮事情時,一個渺小的人物會成功立業,所以做人不囂張跋扈,也不妄自菲薄。

14-1-2016

迷路的惰蟲

3 Jan

迷路的惰蟲

又是新一年,理應又一堆雄圖大計,但先計未完,何來後念。空想只帶來失望,失望令人沮喪,固執地要定下一年一度大計,只會積累千斤重擔。隨意而為,隨意不為,應該會好一點。

畢竟,又不能活在空窗下,無框無邊似乎很自由,但又欠缺方向,東西南北與指南針脫勾了,日月星辰不再是白天與黑夜的區域。

去年今日,仍不是說做這樣做那樣,腦區滿是光明透頂的巨目,但想了一個月、等了兩個月、空了三個月,一季又一季過去了,始終仍是十年如一日的空櫈。完成了又如何,未及完成的又奈何;沒有特定的承諾,也沒有必然的承擔,完了便完,未完的沒有大不了。

個人思考𥚃的盤算只是堵塞時間的空隙,有多少空間就有多少癡夢。恆心打造夢想,但心卻不永恆,鐵柱只能磨出半枝針,實在辜負了恆心。積極心與激勵情已經消失得無蹤影,站著等躺在,躺著等長息。

既沒有恆心,又三心兩意,顧此失彼,終致一事無成,又呆等下一年的出現,彌補上年未允諾的東西。

還有多個年頭可以寄望,或者叫推卸,今天的事今天做,但今年的夢寐留待明年才實現,彈性很大,可調整幅度也很大,這是懶惰人的惰症法,也是迷失方向的人的逃避法。

今天才是零六年的第三天,但已經候待零七的降臨。惰蟲入骨,方向迷濛。

3-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