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ovember, 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和緩後又再激狂(九)

30 Nov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和緩後又再激狂(九)

以為清通旺角區,可以如常乘搭過海巴士歸家,返回正常。暫吁一囗氣之際,隨之而來的「購物行動」又令人昏了。

一隊人簇擁在旺角道路魚貫而行,像是行遊花市,近似迎接節日的歡愉,但行動的往往來來,中途叫囂,卻不帶來歡樂,只令店舖負責人驚惶,速速落閘,同時也帶給市民不便,要市民繞道而行,更甚者是令社會的和諧又再塗上一層砒霜。

是黃或是藍,已經不再重要,因為黃未必是黃,藍未必是藍,中間滲透滋事份子,企圖擾亂市民跟警方關係,製造矛盾混亂,引發衝突,讓事情從平和中再起波濤。

一眾輿論說警方用武力清場,是極之無理無良。電視上有學者提出警方理應跟群眾解釋,希望他們自行撤離。我想,佔中已經六十多天,旺角是高危區,佔領人士阻礙上址店舖市民及影響交通是眾所週知的事,警方已經天天呼籲撤離,究竟還要跟他們解釋甚麼?再說,解釋有何用?佔領者全是成人,亦有有識之士,解釋甚麼?

市民有傷,警察也有傷;市民流血,警察也有流血;市民動武力,警察也有動武力。不能以鏡頭前後,以偏概全,又或偏向某一方,雙方有錯有對。群眾向警察辱罵擲物,呼嗌四三二一後便向前推進,衝擊警方界綫,那麼,警察是向後退、向四散,還是向前抵禦前方的衝擊?向前抵抗時,警方是否用了過度武力?當刻環境,警察能否徒手控制激烈的衝撃?到時他們也逃不掉被指控拳打腳踢手無寸鐵的市民。

由第一天至今天,仍然留守的佔領人士皆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儘管行動是擾民都是對的,絲毫無錯。撤離佔據地並非代表失敗,要贏盡每一細位就要部署得宜。當刻撤退是部署其中一步,也是理智的決定。

30-11-2014

Advertisements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從熾熱支持、冷卻對待到強烈反對(八)

20 Nov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從熾熱支持、冷卻對待到強烈反對(八)

佔中第五十二天,政府終於可以採取行動,清除中信大廈入口障礙物。雖然是由執達主任清場,並非由警方執法,但也算是一道完美階梯,讓三方面有所進退,不用膠著。

雙學從首階段獲得熾熱的支持,到中段開始受到冷卻的嘲諷,致後期蜂擁的反對聲音,確實要考慮下一步伐,是繼續以霸佔作籌碼,還是趁現在完結佔領,儲起籌碼作他日用途,否則,籌碼一天一天在貶值,日後可能得物無所有。

佔中三子已經自我啟動退場機制,返回學府、一眾泛民之徒停止抽水,不敢在當刻扯上關係,唯恐惹禍上身、各個佔領區又不受控制,各有自己一套,意見不一。雙學彷似頓失依靠(但相信背後仍然有人指點迷津),唯有要求董建華作中間人,又自行組織闖關行動,結果如何,是意料之中的。

各陣營已明示或暗自表態,社會各界人士亦呼籲佔領者離場,恢復社會秩序,讓市民重回正常生活。政府是否採取拖字訣,讓市民自傷殘殺後,好讓警方藉此清場?原則上,事到如今政府已無需急於清場了,因為等了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天,大可以繼續等,讓佔領運動變成更負面,更令市民反感,到時候贏家成輸家,不用清場,自己也自動摺埋。而然,事實上,是政府不能為而不為之,她不能倒翻中央的指令,不能對普選的框架胡亂改動,與其口裡説假話,倒不如坦白跟學生說不,但學生就是接受不了真話。

香港人一直是急性子、急步伐,沒有耐性,是次佔領運動是考驗香港人的耐性了。完成中信清場,要清理下一個佔據點,要等多久?相信快了。

20-11-2014

Continue reading

離開手機的桎梏

16 Nov

離開手機的桎梏

時至今日,手提電話已經是身體一部份,不能分解的肢體,手機不在旁片刻已令人忐忑不安,如螞蟻纏繞,坐立不安。

現時手機主要功能不獨是接收電話訊息,最重要是能夠消磨時間,上網、查口訊、睇相片,不論十秒、二十秒或三十秒,不論等𨋢、等車或等位,也要一機在手,㩒上㩒落,就算是舊口訊、舊相片也要回顧十趟。

沒有手機如失去安全感,又像世界末日般,全日在無狀態,活在焦慮下。沒有手機在手是恐怕跟眾人失去聯絡,又或者驚收到訊息但遲回覆惹人誹議,可能又覺得收不到第一訊息而變得短暫落伍。

以前有傳呼機未有手機年代,就算忘記攜帶傳呼機,也可留言在傳呼電台,說忘記帶機,要遲覆,或叫對方打某電話號碼,確保當日不會人間蒸發,心情可安穩,不用焦慮。

上星期外遊,因急趕往機場而忘記帶電話在身。如果沒有電話一日,還可以捱過,但活在五天沒有電話的日子又如何?結果原來是落得自在清閒。未上機前致電緊急聯絡人,交待事故,第一天已經在有心理準備下清除焦慮、第二天是既成事實,急也解決不了、第三天基本上是已習慣了沒有電話控制下的生活,餘下幾天,樂得清靜。原來沒有手機在手,不用時檢刻查,是那麼自在。

不過,若閣下是大忙人,需要很多急趕聯絡,則未必能夠享受沒有手機日子的空氣了。

16-11-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物極必反(七)

4 Nov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物極必反(七)

支持佔中行動的人開始有逆轉趨勢,支持歸支持,容忍也有限度,物極必反,終令部分支持者倒戈相向。

戰役上本來佔盡上風的學聯未能掌握與官員第一次對話後的機會,撤退收兵,現在走入死胡同,進退維谷,若能在當刻撤退,肯定贏盡美譽,為日後爭取民主的路鋪設優勢。他們像昏沉在勝利的舞台中,企圖一面倒贏盡所有,不肯放回一丁點兒的退讓,此舉令政府走回強硬,大家又在膠著狀態。

以打麻將道理論,當上家贏盡而下家輸到徹底的癱軟時,上家懂得鬆一兩章,讓下家嚐回一些貼頭,不用輸到貼地,下家定必感恩圖報,留有日後機會再戰,他朝碰面,還可傾一兩句,否則,上家變輸家而下家逆轉回勢時,休想共融。

現時三子復課、泛民內訌,剰下學生在前台表演,儘管他們背後有參謀,但巳經開始肢破了,缺乏當日勢如破竹的氣勢,大家各有己見,又要顧及政黨利益,不能散化為整地一條心爭取落去,故毋忘初衷的意志再次飄揚。

一眾有理智的人為警察、市民爭回公義,很多人明白警察的職責,為他們討回支持聲音,免將他們夾在政治戰場中間;很多人為沉默不言的市民說出佔中為他們帶來的損失,這些聲音,贏回不少支持。不再單純以民主為題而強行所欲,確實反映了學聯不代表我們一眾的實況。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已變成只許佔中霸路,不許政府清場。佔領人士說政府一言堂,不民主,自己又何嘗不是,生人霸死路,損己不利人,釀成三輸局面。

本來有一道堂皇的下台階,但卻逐層拆毀,要重築一道,談何容易,現在回頭,仍然有贏面,否則,正是朝向迷失而輸掉民心之路。

04-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