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y, 2015

虐老,明天的鏡子

31 May

虐老,明天的鏡子

大埔劍橋護老院院舍因護理員在天台脫光長者衣服候隊沖涼而不獲續牌,理論上沒有人異議,因所作所為實屬離譜,稍有人性也不會為之。

事件惹起社會熱論,問題扯到土地、人手資源短缺方面。因為土地不足,令院舍不足以供應需求;又因工種屬厭惡性,工酬偏低,難以聘請足夠員工。因人手短缺,未能提供完善護理服務,惟有耍怪招,務求做了應該要做的日常護理要求,但水平卻是遠離準則之下。

至今,劍橋負責人並沒有現身公眾解釋事件,只知有僱員就此被解僱。有熟悉安老護理院運作的人說,這些「護理服務」屬冰山一角,虐老的行為不止於此,除了向老人家有言語暴力,指鬧喊殺外,亦列舉了過去曾經有護理人員替老人家清潔身體時,將報紙當尿布;另外又給他們餵食屎的情況,報章亦曾作廣泛報導。

今次事件整體上似乎是歸究到政府監督不力為首要主因。在官僚作風下,形同虛設當交了功課便算數的定期及突擊檢査,無所作為。然而,人是有良知的,就算情況如何嚴峻,作為專業設業者也不能罔顧人家尊嚴而作惡。院舍只求賺錢,不理別人安危死活,讓下屬胡作非為,又將院舍地方改設成超級市場,實行賺盡一分一毫。員工彷若走肉行屍般作業,不顧老人尊嚴,只求完成工作之餘,又將自己情緒發洩到長者身上。部分長者不能言,但有感覺的,淚水不在面淌,卻在心流。

兒童成人受虐,還可發聲求援,但在院舎的老弱傷殘受虐,卻等於就地正法,局住接受酷刑。有時親人見狀投訴,往往換來更不堪的對待。每行業界總有良莠不齊之輩,但作為護理服務,專業的態度與質素應該要達標準水平之上,過得自己時才過得人。

人總有老懵董的一天,他朝君體也相同就是未來的鏡子。

31-5-2015

Advertisements

高調匿藏的九年

27 May

高調匿藏的九年

幫還是不幫,匿居香港九年的十二歲孩童向議員求助,議員的處理手法惹來爭議。

求援個案,涉及近年引起的中港矛盾問題。孩童三歲遭父母遺留在港,一直由祖母湊大。早前一個外籍女孩跳樓身亡,揭發母親逾期居留多年,與此同時,亦揭破身亡女孩及其妹妹自出娘胎後仍然未領有身份證明文件。因為此事,令十二歲無證孩童走了出來求助。

議員是否須要如此高調召開記者會公開事情,有否考慮應該如一宗普通個案轉介到入境處處理,要發酵的自然會發酵,到時經由傳媒散播,可隨意演出大龍鳯劇。雖然議員承認踩界,是想給政府壓力,但社會聲音已經今時非往日,只要涉及內地人、內地事,香港人便有很大迴響。就算心裡仁慈,但行為卻反倒其行。

決定由制度判斷,有制度下任憑事情如何曲直,也有理據依歸。但事情滲透政治,往往卻會黑變白,白變黑。如果今次事件是由泛民政黨引領,反對聲與衝擊場面可能是另外一個局面;如果今次當事人不是內地人而是外籍人士,一旦予以留港,卻又惹來娓外之言。

在多事之秋下,低調高調行事,結果難料,但高調會累事,令事件爛上加爛。

27-5-2015

「木桶理論」的效益

17 May

「木桶理論」的效益

社會上存有很多理論,有人生哲學,有管理之道,也有各行各業的精闢論調。古往今來,智者的慧根很清透,謀略預算很精準,喻事比物很恰切,讓後人參考為鑑,添成減敗。不論東方學說,西方理論,各有理據支持説法,彰顯其效,就算未能徹底解決問題,亦可引為借鏡。

理論有很多,其中一道「木桶理論」可以放諸人事管理,又可套用在政策實行上。木桶的構造,多數由劃一高度的木柵而成,但有些則是由長短不一的木柵構成。前者盛水穏妥,木柵高度如何,盛水量便如何,不會浪費構造者的心思,可以用盡木桶的優勢。但是後者卻因木柵高度不一,眼見有最高的木柵,但並非可以盛儲最多的水量,反而因為最短的木柵引致浪失大量水源。是故,要善用木桶最佳狀態,其特點就是:
1.構成木桶的所有木柵都要有足夠高度,木桶才能盛滿水;
2.較高的木柵其高出的部分都是沒有意義的,高的越多,浪費越大;
3.要增加木桶的容量,應設法加高最低木柵的高度,是最有效也是最直接的途徑。

若然將「木桶定律」放諸人事問題上,會帶出了是甚麼意思?機構嚴選精英,將優才加以訓練,替機構發揚業務,成就最佳業績。機構往往著重如何提高最優秀員工的質素,但是任憑機構有怎樣一流的人才,只要其中有少數是劣質的也會拖垮了計劃。情況就如木桶的木柵有多丈高,只要有幾條是超短的高度,水也是流走的。

套用「木桶理論」來處理未能達標的員工似乎用以上第三點較奏效,亦是最直接的方法。要增加機構的效益,應設法提升低質素員工的表現,否則優劣之輩,距離越來越遠,等於浪費水流越來越多。

若然改良不到,可以考慮加上第四點,即是取走較短的木柵,讓相若長度的木柵構成的木桶盛水。體積雖然縮小了,但水沒有流失,發揮水桶本身最大功能,已達效益。

17-5-2015

快狠準的“講完”

8 May

快狠準的“講完”

一句帶著晦氣的說話“講完”,令平時一貫君子謙遜模樣的食衞局局長高永文惹來一陣小𤂍漪。他性情柔軟度挺高,面對傳媒處變不驚,臉上掛著一對熊貓眼,不慍不火回應要項,鮮有莽撞,對市民提問,亦一派儒生氣,故民望一直高企。從醫起,從政始,聲譽頗高。

那年沙士期,他被鄭經翰在電台質詢而落涙。其後跟當年時任醫管局主席梁智鴻及其他成員齊齊辭職,站在醫管局總部那圓梯級上,高永文又潸然涙下了。那時,別人不會說他懦弱,只說他是性情中人,是一個感性有擔戴的人。往後為私人執業醫生,期時亦走訪汶川地震餘災後的醫療協援,以骨科醫生的專業協療傷患者。

從政為局長後,日理萬機,大小場合,均見蹤影,管轄業務範圍內發生事故,均自行解話,言詞坦率,態度真誠,勇於承擔責任。今趟落區宣傳二零一七普選政改,冷不防遇上阿伯追擊,打破齋盆,顯露了燥底一面,令人誹議。鏡頭前局長以命令式喝止阿伯說話,讓自己解釋所言,最後狠狠拋底一句“講完”為終結,轉身走人。

個人感覺其時所言所行有點很‘鷹’的氣派。儘管有人說官字兩個口,只許自己說,不許他人言。但有很多情況下官員只是捱駡卻不能還口,又或者因身分問題,不能隨便發難,揸頸就命,受屈時只能握著拳頭說多謝。反而今次高永文理直氣壯,未有顧及身分,乾脆講個痛快。有人說他欠政治智慧,不應對公眾發難,但又説他對工作太上心了,堅守任務,所以抵受不了別人胡謅,耐不住氣,爆了一句強而有力的說。畢竟局長過去一直表現沒有出岔子,整體表現相比其他官員穩定,建立了良好口碑,受傳媒喜愛,沒有藉此追撃,也沒有將事件惡化,其後局長也承認自己忍耐力度不足而作結。

人有脾性,剛柔有度、正虛有界、強弱有時、正偽有據,總不能靠一張臉孔,單一性格走天涯,適當情況而無傷大雅之下抒發情緒是好事,也許那些才是真性情。

8-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