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ne, 2013

一元代價

25 Jun

一元代價

人在厄運而又身無分文時,為滿足長期慾念或短期需要,會浮起偷竊思潮,當控制不到思想而有所行動,可能因此偷竊。有人偷竊則因貪婪,本身已豐衣足食,或家財纏腰,但也會盜竊。

盜未必是貪,貪未必會盜,但兩者串連了關係。犯案也要衡量價值輕重,偷取一元跟偷取一千元,懲罰未必有很大差異,不會因為金額少而量刑減輕。

一名在東區海底隧道收費亭工作的職員,工作期間暗將不屬於他的一元硬幣據為己有,被負責監督同事在閉路電視目擊兼報警,因而被控盜竊罪。

為了一元,縱使獲裁判官批准撤銷起訴,但該名員工仍要是自簽並守行為兩年,另外需要支付堂費,最大損失是被公司解僱。

現在一元可做的事極少,捐贈賣旗最少也得放下兩塊錢,一元的功能不多,但其誘惑的殺傷力卻令這名員工前途盡毀。員工承認一時貪念,將放在枱面上的一元放進褲袋,據為己有。

也許會認為東隧公司小題大做,區區一元也報案,浪費警力。然而,基於公司原則而言,違反操守兼涉嫌盜竊是嚴重違規行為,任何機構也不應忽視及縱容。法官也說,員工在工作上偷竊不單是偷竊般簡單,實是穿櫃筒底行為,違反與公司互相的誠信,罪重於平常一般偷竊。

每道行為,總有代價,有時是預料之內,值得一博,服刑後又是一條好漢,但有時則是意想不到,付出代價十倍以上不止。

行事不獨三思後行,百思、千思也未必夠。安份守紀,無思而為,會較安全。

(25-6-2013)

Advertisements

日本九州遊(二)

18 Jun

日本九州遊(二)

8 June 13
早上搭電車(150 日元)到熊本城。熊本城是1600年代的堡壘,亦是日本幾十個圍城之一。城堡很堅固,遍地很廣闊,有易守難攻之譽。有很多遊客觀光,未曾遇上香港團,只碰上台灣團。走到附近櫻之路,新落成的,一磚一瓦仍是簇新的,專賣熊本城特色小物,紀念品與特產。熊本城以一隻肥黑熊為地方標誌,全身黑漆漆的,面頰有兩個紅圓點,眼耳口鼻塗蓋片白,可愛否,見仁見智。步行到上通,屬市中心,蹓躂一回,乘電車到水前寺成趣園,它是一所御茶屋,供人享優閒、賞綠園、品茶香的地方,時間充裕,可到此一遊,否則,可免。

再乘電車返回上通,到下通遊。到兩處曾介紹的食肆嚐馬肉(菅乃屋及馬櫻),但已滿額。走到「一蘭」吃拉麵,這裡有幾行小房,每小房有十幾個單人坐位,與鄰座用板相隔,每座位直連廚房,自選麵料,將麵料單直送廚房,侍應從一個小窗口端上熱騰騰的麵,落下小竹閘子,讓客慢用。

9 June 13
又寄存行李在酒店,揹上小背包,到「阿蘇」的Cuddly Dominion找亞笨與亞占,那只猴子與沙皮狗當年經電視播送,紅起來。除了觀賞亞笨與亞的小影戲外,𥚃面還困飼了其他動物供人觀覽,其中一籠內,困了十多隻熊,有些已變得骨瘦嶙峋。場內有賣飼料供餵飼,一只光禿鷄隻賣八百日元,遊人從高空拋下鷄隻,一場洶湧的搶奪展開,七、八隻熊準備就緒圍撲那空中的生鷄,成功搶奪的熊會自己獨享生鷄,不會跟其他分享,其他熊向遊客仰望,做出雙手拜叩,央求食物的動作,感覺有點淒然。

下午到亞蘇山(Aso Farm Village),途經有亞蘇西小巿集,聚了一羣載歌載舞的人,他們皮膚黝黑,服飾很不日式,似是一些民族。入住Aso Resort,特色是每個房間外觀都是圓頂型設計,很有渡假色彩,不過,感覺上,戶外環境有些不協調,裝飾配置配合不到氣氛,有點雜亂。這裡有很多日本家庭組合,台灣團也很多。每樣玩意也要付款,大部份店舖門堪羅雀。溫泉加Spa,就此一晚。

10 June 13
離開Resort去阿蘇火山,乘纜車上火山,天下濛雨,層層薄霧籠罩整座火山,雨密氣涼,天白濛一片看𣎴見火山,很遺憾只能到此一遊。向下順路,走到阿蘇草原,遼闊地形,幻想馬匹萬馬奔騰飛躍草原上,何其壯觀。如果是藍天白雲配上遼遠綠草平原,很清新。

在駅站候車返回熊本時,有台灣旅客向站員報案,該是被人偷去手提電話,雙方言語溝通有阻礙,見台人繪畫了疑人模樣,很趣緻,似日本漫畫公仔。離站時,仍在處理中。

到熊本取回行李,返回博多,終在這𥚃的管乃屋嚐到馬肉。熟吃的馬肉似牛肉,生吃的有些很嫩,有些較靭,是部位問題,心臟那片較爽口,胃的一片像雪花牛,後肩中位則是一片肥白膏,似魷魚般口感,但帶些脂肪。食法還有Hali Hali,即打邊爐,一小鍋滾湯,將一片薄薄的馬肉快灼幾秒,肉質很軟。這頓飯歷時兩小時,平均價約六百港元一位,算叫試過。

11 June 13
乘JR轉到別府(Beppu),到九州自然動物公園(African Safari)。每組遊客會派給一份食糧,當中有小片南瓜及橘子,有幾塊鷄肉跟一些飼糧,乘坐一輛裝置了鐵窗框,留有幾個開口的小窗子的車上山,沿途每到一站,分別有鹿、獅子、大象、班馬、長頸鹿、駱駝等從四方八面洶湧,靠近那些小窗口,等待遊客餵飼食糧,當中以萬獸之王的獅子最兇,互相撞開對方最激烈,實地見張牙舞爪之犀利。環遊約四十五分鐘,醫肚後,到別府地獄觀看不同的地獄,所謂地獄,即溫泉,分別有海地獄、鬼地獄、鬼山地獄、白池地獄等,每個地獄溫度九十多度,泉水有些呈藍色,有些泥黃色、有些則如白水泥般的漿岩色。行畢,有點納悶湧上來,大概聞得太多硫磺味。

到別府出名的杉乃木溫泉酒店,屹建山峯,浸溫泉時可飽覽別府市境。這𥚃佔地廣畂,有三幢館所,擴建後的酒店,除食肆溫泉必然設施外,亦有遊戲機中心、大劇場、保齡球場及室外的婚禮佈置等。日本人喜愛自駕遊到不同地方浸浴,晚間的自助餐也要用兩個大堂開席。

12 June 13
離開前,再浸浴一次,到別府駅乘約一小時車往由布院。由布院是另一個著名的溫泉區,這裡有金鱗湖,是由布院的點綴境點,沿途有一列小巷,似赤柱大街之類,夾道有小商店。這處有所出名的蛋糕餅店(B Speak),呷了一口小布丁,味道不錯。逛了由布院巷一會,入住花由酒店,這裡可望由布岳,岳高1584m,又是一片環山遍覽的地方,賞落日一流,但仍是無晴色,烏雲蓋峯。

傍晚享用了一頓雅緻的懷石料理後,又到浴場去舒展。

13 June 13
參加本地一日遊團,到由布院勝地,包括九夢大吊橋,花山醉及Kuju花園。整車約十位遊客,沒有日人,只得港人及上海入。領隊團長是一位中年女士,她說除日語外,不懂外語,向我們展示電腦屏幕看英語解說,說如有甚麼不明可問她,蠻奇怪。其時,有位操流利日語的港友幫翻譯,並用普通話向上海友解說,問題解決了。

到達九夢大吊橋,很大雲霞遮蔽,在吊橋向下望,只見一林濛濛的樹叢,在迷濛中,由橋頭行到橋尾,再由橋尾至橋頭,行畢一程。到花山醉,原來是酒店,吃了頓午飯便往Kuju花園,花未盛,尤其薰衣草,不在狀態中,花園未見特色花卉,也不感青蔥綠雅,擺設仍是將不同的花卉結聚一行,徒增艷麗。
每個景點逗留約一個多鐘,車程平均每程要四十多分鐘,全個行程在下午三時多完畢,返回由佈院駅,到昨天那些小巷再遊走,並到B Speak取昨天預定的蛋糕。小街那𥚃有所二樓小咖啡店,擺設雅典,感覺高傲,但咖啡很香濃。

乘酒店車返回酒店,日本人很好客,說多謝逗留兩天,專誠送上自家小蛋糕回敬。B Speak 的有蛋糕味,但不是入口軟綿,反而酒店的很鬆軟,但很奶油味。

14 June 13
早上離開由布院返回博多,check in 酒店後,在博多駅逛遊,這裡有很大的版急大型百貨及Amu Plaza。午時品嚐了肥大肉厚的大分縣𧐢及長崎縣𧐢,𧐢身很豐腴,從未如此齒甲流香。到Canal City,商場人流少,沒有熙來攘往。外國人操流利日語在商場玩雜耍,是表演還是賣藝,不得而知。

再到附近屋台去,位處一道河流側旁,那處有一檔檔拉麵,兼日本的牛雜、山竽、蘿蔔之纇等小物,如香港的車仔麵,歷史悠久。

15 June 13
早上到博多柳橋連合漁巿場行,規模比想像中少很多,不消十分鐘已行畢。往天神地下街,是一條很長長的地下通,店舖林總,是喜好購物的人必到的地方。

星期六,特別多人,在博多駅鄰座的Amu Plaza,那裡有一所很大的戲院,集十多套影劇上映,有’一代宗師’。中午時候,每處食肆也排長龍,不常見。試了炭燒牛脷,難怪舖外有長龍。 Tokyo Hands 出售很精緻及有趣的物品文具,每件貨物別具心思,有些雖是畫龍點精,但又發揮其創作功能,帶出多此一舉的特性。

明天是旅程最後一天。

16 June 13
往機場前,再到Amu Plaza 吃𧐢,今趟試了其他縣的產物,有長歧縣、茨城縣、鳥取縣等,有天然的,也有家飼的,試了十款,約港幣五百元,在香港不能用此價享受同一食材,回味無窮。
乘下午四點多鐘回程,約七點(日本八點)到港。

(完)

日本九州遊(一)

17 Jun

日本九州旅(一)
(行程:博多>>鹿兒島>>指宿>宮崎日南海岸>>延岡>>高千穗>>熊本>>阿蘇>>別府>>湯布院>>博多)

1 June 13
到機場,例行的早餐與雜誌。飛機十一時二十分起飛,準時三時三十分到福岡機場(當地快香港一小時)。有綿雨,氣溫約二十度。在機場轉接駁乘地鐵到博多(Hakata),很方便,約十分鐘便到達。在車站辦理來日預算旅程的票務安排,單是車費,己預支二萬六日元。

到酒店(Toyoko-Inn)放下行裝,時近黃昏,雨勢漸密,走外覓食,乘的士到蟹本家,蟹食專店,遍佈日本東京、北海道等地,每到總吃。

福岡巿也算繁盛,的士老伯也懂幾句英語,沿途跟乘客打開話閘子。餐畢,雨勢依舊,走上迎面而來的巴士,往酒店附近駅站短逛便回程,明早六點多便要起程,趕車到鹿兒島(Kagoshima)。

2 June 13
霪雨霏霏,天涼,走到駅站,七時許開車,九時多到達鹿兒島。放下行李在酒店,到碼頭乘渡船到櫻島港(Sakurajima Port),船的模式像昔日佐敦碼頭上層客下層車,運人也運車。這渡輪二十四小時運作,因為附近有座櫻島火山,一旦火山爆發,渡輪隨時候命拯運被困人士。在櫻島港搭觀光車環港一小時遊。有幾個景點,霧𥚃看花,委實太大霧,出名景點櫻島火山也看不出來。

搭渡船回程到海豚港(Dolphin port)短逛。日本人不縱容小朋友,很多小丁自已走到池邊遊玩,落樓梯獨自拾級而下,將甜筒外皮拋到地上飼餵小雀,小雀不吃,小丁自己拾回放到嘴邊,幸老爹及時制止,甚麼H7N9 ,變得很高深。

再到水族館,不多人,九成是日本家庭。來不去奇形怪狀的海產魚類,規模不太大,但吸引的仍是那白哲透明的水母,一開一合,晶瑩剔透的母體拖著多尾長曳的尾巴,飄零水央,自由美態。

返回酒店附近,要呷杯咖啡提神,市央很熱鬧,有種喧鬧但不繁厭的感覺,大概不是那些令人厭煩的祖國聲。

走進附近的屋台,即是小檔舖燒物,兩客燒物只有幾片肉,梅酒加了冰,很似藥水味,質量不符價。往百貨公司地下超市,逛遊很滿足,買些生吃熟吃,比屋台好得多。

3 June 13
今天沒下雨了,行程較鬆動,買一日遊車票,到城山(Shiroyama)小遊,可近距離望見昨天被霧氣淹沒的櫻島火山。不過,看到的,亦只不過是一座山!到仙嚴園,是名勝之一,似行山旅徑,行了約六百米,拾級上景台,又見那一座火山。沒有太多人上山,沿途上落只一二。

到天文館,以為是天文地理的博學深淵,原來又離不開購買慾望者的興致。天文館似札幌的狸小路,但不算熱鬧,可能是時間尚早。挺休閒,咖啡廳外望,天一片蔚藍,人不匆忙,車輛很繁忙走動,但平靜的,沒有無理而強烈的響號聲。

鹿兒島有像香港的電車,在巿虎的路軌左穿右插,約十多元一程,試搭,與港車無異,只是沒有叮叮叮。

駅站有間很大的電子產品商舖,兩層高,粗略估計該有時代廣場百老滙的六倍,買了一部即影即有相機連兩盒菲林,比香港平近二百元。這𥚃沒有歌舞昇平夜,男人風花在居酒屋,女生不大招展花枝。

4 June 13
寄存行李在酒店,揹上背包向指宿(Ibutma)出發。指宿屬鹿兒島縣,溫泉勝地,從鹿皃島中央到指宿,約一個小時多車程,再乘半小時車到池田湖。池田湖,曾有最長的鰻魚出沒,故這𥚃以此為記。湖鏡廣濶,億人環抱攏不住,不該是湖,應該是一片海。今天陽光猛烈,碧海藍天,晴天風涼,沿湖邊溜溜,很舒暢。

往前走,到唐船峽吃流水麵。以前唐朝營商船在此往來,故命名唐船峽。這𥚃運用天然地下湧出的清澈涼水,用旋轉式流水器作食皿,將麵條放在旋轉器內,用筷子撈起麵條,很具特式。
折程到白水館,一所專供溫泉浴勝地,穿過山叢樹影,走進館內,先來一個普通浸浴,晚飯後再到這裡出名的熱砂浴,熱砂浴有助排熱,舒展血脈運行。將整個人全身埋入熱蒸蒸的黑熱砂,只露出頭,十分鐘後,再轉到鋪上更熱烘的砂石五分鐘,便完成流程。是否舒服些,一次半次未知是否湊效,但很多日人到館享受。

5 June 13
早上浸過溫泉浴後,離開白水舘,到武家屋敷,這裡是以前有錢人居所,一間間前庭後居的住所,並列整排。但令人駐足的不是住所,而是入院前一列小松竹,松竹掛上用啤酒、汽水鈻罐造的裝飾,將鈻罐罐身割開,製造不同款式,另外,道路旁有約兩呎水渠,不見污泥,只見幾條大鯉魚在暢游,特色蓋過武家屋戶。

善用兩日Day pass車票,走回鹿兒島取行李,再乘兩小時JR到官崎(Miyazaki)。官崎縣,很平靜,遜於鹿兒島的熱鬧。到一番街「禪」品嚐和牛,雖非入口即溶,但己貼近那軟溶的口感。上菜較慢,可能是港人的急步,無可怪之。

6 June 13
早上Checkout, 寄存行李在酒店。到日南海岸(Sun Messe),觀看「鬼之洗濯板」,沿灘一大片石塊如樓梯般一級一級琢蝕,狀似一塊洗衫板。另外有七具人面像豎立晴空,說他們是守護著熱愛及珍惜地球的人的未來和幸福。那𥚃還有由18個教會團體組建的’The Bell of Thanksgiving for the Earth’,雖然不知是甚麼,就當是勝地一遊。今天下雨,一片灰濛,如果天晴,畫像會更怡人。

到官崎神宮看寺廟,然後折行到道之駅觀看整個海峽,兩道夾植菠蘿大樹,粗幹的大樹屹立路旁,高䠷的則搖曳空閒,天由灰濛變柔藍,配襯風中擺弄的樹姿,很有夏威夷風情。

再下青島,又是一片大海灘,岸邊排序「鬼之洗濯板」,很多日團也到這𥚃。離開前,到附近一所「鬼扇」食肆吃了海鮮魚生飯 。這區不太多人在街上,或者他們大部份都自駕,藏在那很標準模式的日產小車子𥚃。蹓躂時,覺得有點孤單。

坐火車返回酒店取行李到延岡(Nobeoka),時間配合得很好,剛巧趕及JR列車,到延岡近傍晚七時許,未及八時,這裡已很靜寂,街道黑漆漆的。走到附近查看明天到高千穗(Takachiho)的車程,原本六時關門的交通所,竟然仍有人,幫了很大忙。

7 June 13
早上八時離開,延岡仍是很靜態,那份寧靜,頓然覺得沉悶,生活雖然叫簡樸,但卻少了點生氣。

乘個多少時車到高千穗,在巴士站有寄存行李locker,將行李匣寄存,從巴士站徒步到高千穗峽,沿途經高千穗神社,內有百年樹幹灌木,很粗壯。日本人喜愛到神社觀拜,很莊嚴。

順行一段路,到高千穗峽,高千穗峽是這𥚃旅遊勝地,翠綠山羣環抱大自然,巗石峭壁、淙淙流水、泛舟在峽航,年長的,幼嫩的,行得不亦樂乎,一團又一團觀光客絡繹不絕,頓然不覺孤單。觀途不太長,優閒回途,品嚐出名的高千穗牛塊,貨真價實。到超市尋找剛享用的柚子wasabi,又買了些特色醬汁,香港暫未見巿。

沿途的屋子,很精小,上居下舖,前或側有停車位,想起「東京家族」影片的一個家庭如是。

找到一所咖啡處,提神過後,回到巴士站候乘車到熊本(Kumamoto),約三句多鐘。熊本建築外貌新簇,不知是翻新或是新建,這處亦有電車之類交通工具,晩間比起延罔人氣頂盛。
(待續)

17-6-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