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September, 2014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警察的矛盾 (一)

29 Sep

佔領中環,和平對峙也有終結時 – 警察的矛盾(一)

學生運動令佔領中環提前舉行。學生衝擊政府總部,悍奪民主廣場而觸發警方驅逐行動,引發衝突,並非始料不及。縱使發起集會人士事前聲明是和平示威,但觀乎當下局勢,豈會乾脆和平收場,總會擾攘;學生代表事後亦承認是有部署的策略,所以當學民思潮黃之鋒在台上發施號令前,已見部分示威人士有所行動,攀越政總門欄,一幕未有血腥的粗暴,但有粗暴的鎭壓,就此展開,並且提早揭開佔中戰幔。

新聞不斷傳送現場實況,群組亦不斷傳來現場訊息。警民對壘,警方嚴陣以待,一副防暴裝備,手持盾牌及胡椒噴霧,學生民眾均以保鮮紙、眼罩、水及雨傘作防範,以之對衡。示威人士及支援者強烈要求警方勿以粗暴對待,但事到如今,很難想像警方會放棄武力清場,除非民眾會和平撤退,但機會很微。

整個局勢已經瀰漫血腥,定有損傷,只是事後究竟有多少傷,甚至多少亡?預計是一埸慘痛的的戰爭,不是要有多少英雄,也不是要多少贊同,零損傷是不能避免的,但希望不是一場悲劇。人民以血肉換來勝利,血遍民主廣場,是戰勝還是戰敗?尤其是自相殘殺,一方為爭取公義,一方為維持公序,兩者皆向善而行,但卻對衡著,如是結果,令人難過。

自己的想法搖動了,一直支持警方的執法,因為安穩秩序,維持治安是理所當然的職責。眼前面對的不是一個、一百個,而是一萬個對抗者,如不施以較為暴力的武力,怎能清場;但眼前學生民眾的堅持,只是爭取所需,沒有做作奸犯科的事,如以粗暴對待,引發大傷亡,良心何以適過!爭取訴求而堅持行動的人,相信絕大部分並非為湊熱鬧,不是人玩我玩的心態。炎熱天氣,捱更抵夜,嚐胡椒噴霧的刺辣,也受催淚彈氣霧的嗆濁,仍然堅崗位。萬人聚集如潮海,聚散又散聚,身上沾滿汗水加「椒氣」,只為等待民主的實現,又何錯之有?

載上頭盔防毒面罩的警察心情矛盾,既為警又為民,面對手無寸鐵但又不肯撤離的群眾如何是好?總不能因和平示威就可以癱瘓核區,漠視社會及他人需要,明早的交通安排,上班打工一族如何?

縱然和平對峙但也有終結時,終結方式如何,也看示威模式如何?

29-9-2014

Advertisements

人揀工、工揀人

22 Sep

人揀工、工揀人

見工面試與員工評核報告原則上應該在一些較隱蔽的地方完成,但咖啡店空間有限,往往會在店內的某張空桌子上公開進行,坐在附近的客人將他們討論過程全數收到耳朵內。

一般大機構跟一名普通文職員工面試或做一個評核報告,普遍需時十五至二十分鐘,但見連鎖咖啡店跟一位舖面員工面試也費時一句鐘;涉及問題不算很深入,很多東拉西扯的問題,聽著的人覺得費時,難為應徵者。或者是店長認真,又或者剛巧他有空餘時間,就此問多少少。

聽見一位主管跟員工做評核報告,說他缺乏即時處理顧客排隊等候情況的經驗,員工有點不同意,從語氣中覺得有反抗的氣味,只是卡在喉嚨頂,不發難,若然真的爆發,下不知店長在公眾地方下如何收拾。所以縱使地方有限,凡是做人事評價私隱的會面,仍要考慮適當地方。

面試很需眼緣,也很主觀,就算面試的人如何醒目,如何超班,但稍為不合主考官的眼緣,也會功虧一簣。平等機會條例下,個人喜愛只會收藏心裡,不能對人言,尤其不能說出多謝閣下蒞臨,表現出色,但人選已經內定了的真相。

事實上,摒除內定的後幕,在短短十多二十分鐘便要評定優劣,揀取合適的人選,有時候優者非優,劣者非劣,優劣往往在上任後才知真章,但可能為時已晚。

現時滿街是大學生,他們志氣高昂,很多想一步到位,兩步登天,做了不久便以為可以下山,留在舊崗位做著些了無新意的工作,覺得有些委屈,於是頻頻搵工。有鬥志是好事,但有時太急進,未穩定基礎想成大事,欲速不達。以前的一代,做足幾個年頭,還是拿著小櫈子排隊上位,比在急症室的輪侯時間還要長,現代一輩則望飛越時空,一年當十年。

聘用優秀人才,加以訓練,希望做上幾年,已算賺回。但優才留不住長久,為解決問題,退而次選,揀一些不算太標青,中規中矩的人,因為他們競爭力不強,期望可以在崗位留守一段時間,減少流失,免卻訓練又訓練之苦,但事與願違,工作表現確實跟優才有差距,甚至不能接受,唯有手起刀落,請起離場。

人揀工,工揀人,總可配套;𣎴刁難揀擇,不苛刻要求,總合心意。

22-9-2014

趨近的警民戰幔

14 Sep

趨近的警民戰幔

佔中在即,雙方如箭在弦,這邊集中訓練警員如何應付暴徒,那邊亦進行演練如何抗抗抵禦警方驅散,甚至拘捕。

近幾年警方與示威人士對衡,敵對關係如百年冰壘,越冷越堅牢,就算撲上一團熱火也融化不了。

以往示威人士尚屬「溫文爾雅」,警方也「以禮相待」,共同完成「你行我守」的任務,故示威人士未曾正式嚐到警方的認真,以為可以盲椿樁,係咁衝,企圖用暴力取勝。在你敬一尺我敬一丈下,警方還以招架,令示威人士弄得滿面胡椒霧液,刺眼辣膚,又或者享受警方以技術性的控穴位,抝手腕的四人抬轎法。示威遊行夾雜粗暴的行為,不大獲得同情,反而譲市民看到爭取民主背後的另一面。就算是同意爭取民主,但反對暴力行為。

品嚐辣椒味加手腕按摩招式,示威人士懂事部署,加強演練,如何保護自己,免受傷害,也免墮入警方圈套,中伏被捕。在嚴竣經歷與經驗的成長下,示威兵團在籌備方面也想得周詳,背後組成律師團隊協助替被捕人士,也有醫療隊伍自發組隊提供醫護支援。

當警民各自籌備對抗陣形時,就如一場戰爭即將上演。幻想當戰幔除除捲起,一埸殺戮戰場的畫面浮現,血腥的叫喊、群毆的廝鬥,自相殘殺,叫參與或不參與的人也感慨嘆!

爭取有很多方式,每個方式有不同代價,一些預算有損傷的代價,我們是可以制止的。目前大前提是減少社會予盾及警民分化,然而,差不多每個星期卻有加速矛盾與分化的情況出現,這是一般小市民不想見到的境況,奈何,年月日都存在著,小市民如何面對?

14-9-2014

電子媒體幫不上人的疏離

7 Sep

電子媒體幫不上人的疏離

常說電子媒體將人與人之間隔膜扯闊了,因為減少了正面的溝通;但同時卻又拉近了距離,因為它將遠處的人拉近,這是予盾中最不予盾而貼近的事實。

一個電話群組將遠至十多年不常聚頭的人拉集一起。發起人透過Apps相約近三十人聚會,全數清一色女性,可預算嘈雜分貝的程度。雖然事隔多年,人面並不是全非,有些様子仍停留在那些年,像吃了防腐劑般,沒有很大變化。靜態的仍是靜態,動態的則繼續動態,甚至有過於而無不及。席間,少不了細說當年,像人近黃昏,喜歡回味過去。是回味,還是眷戀,各自尋味。

按照席上各人的年齡分佈,仍然年值三字頭的人該是一個起,兩個止。幾位已經是登「六」之年,剩下大部份是邁向五字頭之輩,很有一股懷舊的味道。

有小朋友的人分享湊子女的經驗,絮絮不休。不太多人傾談工作話題,寧願東扯西拉説別話,可能是想遠離工作的繁瑣,不想在私人活動上佔據一位。沒有特別話題的人,就只顧將食物送到口𥚃,細聽別人的分享,或者寧願提早離場。算是真性情的表露,無謂勉強自己,反正只想見見面,見個面,又等下次召集。

確實,聚會目的就是只想見見面,很難在多年未聯絡之際,將近況如數家珍般搬到面前。或者如果同組人聚會能夠定期舉辦,再次融化在相處的時間,更顯效果。不過,到時還能維持三十人嗎?大概剩下一半已經是樂觀的估算。

就算電子媒體拉近人類關係,但也得靠眾人願意維持關係。人類疏離是實況現象,原因大概可歸納不願意主動、懶惰、怕蝕底及冷漠主義的泛濫。如果能夠糾正心態,就算沒有電子媒體,那怕靠書信往來,也可保持通話。

以上的誡言,包括跟自己説,希望可以秉持。

7-9-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