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October, 2013

台灣四天旅程 (二)

29 Oct

台灣四天旅程 (二)

27-10-2013
東門地段的鼎泰豐,氣勢凌人,門外總是簇擁長長的人龍在等位。從玻璃櫥窗望入小小的廚房內,已經有約二十名戴上小白帽的廚子努力做著鎭店之寶小籠包,人手還未計算樓上其他的廚師。

在台灣乘坐公車不比乘捷運慢,乘坐捷運一站轉一站,上上落落,浪費很多時間及腳力。到微熱山丘找地道鳯梨酥,再坐公車到台北車站,只需二十分鐘,也許未遇擠車時段,全程暢通,不用轉車往來。

黃昏走到民生東路的史記正宗牛肉麵,跟永康街的永康牛肉麵比較,後者的牛肉軟柔,前者的麵質適中,各有優勝。

台灣有很多夜市,其中一個是在民生西路的寧夏夜市。未去前,到民生東路的延三夜市一遊。延三夜市夾道兩旁共約一百檔的地道小吃,九成食客都是本地人,沒有遊客,所以環境不太熱鬧。

寧夏夜市範圍不太大,但比延三夜市熱鬧得多。只是短短幾條街道,很快行完。返回西門町,見附近紅樓舉辦活動,原來是同志活動,叫甚麼「彩虹活動」之類,怪不得近兩天見到很多壯男聯羣該處。那裡的酒吧大部分也坐滿男人,見他們很寫意,很享受屬於自己的地方。

28-10-2013
去年曾到「上引水產」,今回再次去一趟。品嚐那手指般長的海膽、眼鏡般圓的帶子,還有長腳蟹、魚生等海產,很是鮮甜。那裡吸引很多遊客,食物總是一種好魚餌,能夠釣魚也能誘人。

取回行李後到台北車站乘車往桃園機場乘搭七點三十分的飛機回港。
(完)
29-10-2013

Advertisements

台灣四天旅程 (一)

28 Oct

台灣四天旅程 (一)

25-10-2013
又到台灣短行,早機出發,約十一時抵達桃園機場。到位處西門町站的小酒店放下行李,走到在復興路崇光內的「杏子日式豬扒店」嚐了豬扒飯,然後到微風廣場逛覧。那裡有日台協作的”Tokyo Hands”,擺設形式及貨品跟在日本很相近。眼前這所廣場品牌林立,但人流不算多,沒有內地人的氣味。

幾天旅遊的行程應該是優悠的,回酒店小休,再到西門町行。不是第一次到西門町,所以就算街頭很熱鬧,也沒有新鮮感覺。

附近有一間叫「阿財目魚肚」的地道餸菜店,晚上十時才開門做生意,九點多鐘已經有人龍排隊,好不容易才等到開門,排隊的人一窩蜂湧入舖,分工合作的霸枱的霸枱,取單點餸的點餸。品嚐餸菜,令人垂涎,既有水準又實惠,「人龍現象」果然是有代表性。

26-10-2013
早上七點到台北車站往瑞芳的十分放天燈。去年曾經到過,今天一趟,再寄意天燈送願。

在等候轉車時間,走出市集蹓躂,見留傳已久的古法拉線清理面毛的技術在市場出現。也許時間尚早,市集未見熱鬧。

未到十分前,先到附近的菁桐,那處環境跟十分相若,但沒有它熱哄,蹓躂一回便走回十分。到十分瀑布看瀑布,然後放天燈。很多人不停在火車軌上走動,待有火車將近到達,工作人員便趕鴨子般趕回上月台。

到九份遊覽,沒有湖江山色,也沒有巍峨壯觀的景物,只是夾道售賣地道食品的地方。適逢假日,人流如鯽,狹窄小巷雖然左上右落,但仍然水洩不通,情況如五十萬人上街遊行,蜂擁不前。

永康街是旅遊景點,發展蓬勃,是很多旅客必去地,台北特意在那裡建設捷運站,方便旅行時,更加帶旺當地生意。

走到師大路的夜市,非常熱鬧,沿途的小吃與小店,雖然有點千遍一律,但地方旳特色大多數就是在這裡發掘的。
(待續)
28-11-2013

聾啞的吶喊

21 Oct

聾啞的吶喊

近日供聽障學童就讀的一所學校,內有教師涉嫌傷及學生身體及出言侮辱學生,涉事老師正交由警方處理。

約兩年前,南韓將一宗擾攘多年丶轟動社會的虐待學生案件拍成影片,這樁真人真事背後的殘酷,令外人知道南韓國內的亂團子。

一班聾啞學生在校內被校長、老師長期欺凌 ,包括性虐待、武力虐打、言語暴力。受虐學生反抗逃走,但被貪警送回學校,再次受虐,更被打得遍體鱗傷。

一位新入職的美術老師發現校長惡行,沒有同流合污的同時,更竭力幫助受害學生逃離虎口。他向教育部投訴,被教育部推卸責任,後得傳媒廣泛報導而引起社會關注。美術老師帶給學生希望、引領他們走出隂霾。他令他們在法庭上勇敢面對事實及指控傷害他們的人。

事件本來一直處於上風,但當時南韓有不明文潛規,是退休法官做律師時打的第一宗官司時會有很高勝算,加上受害人的家人接受被告人賠償,以及控方律師出賣團隊,接受辯方賄賂,案件最終是法官判被告人入罪,但獲准緩刑。一名受害人未能接受判刑,遂伺機將其中一被告殺死,自己亦送斷生命。

很多有缺陷的人,是需要社會人仕保護、援助,但可惜往往受人愚弄、欺凌,甚至虐待,以達一己私慾。重刑嚴法未必能減少此等罪行,但起碼起阻嚇作用。如果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感受被虐被辱的感覺,或會讓一些人醒悟。

(21-10-2013)

如果可以「如果」

8 Oct

如果可以「如果」

看了一齣「回到最後的一天」,是外語片,沒有靚人靚景,也沒有綺麗纏綿、驚心動魄的情節。留在腦海的只有一片道理,是命運安排的步伐,不能避脫,儘管有神奇力量,最後仍然逃不過生老病死。

劇情講述一個幸福家庭,父母子女四口共活。一天,老爹跟兒子說男方家族遺傳特異功能,每個男丁可以違反規律,返回某時某刻,按自己所想,從組人生劇情。兒子沒有濫用作惡,只是運用在追求異性的籌謀上,由於這種特異功能,令他成功組織一個幸福的天地。

一天,得知老爹有癌症,命不久矣,不能用神奇力量去除惡病,遂用特異功能走回兒時世界,再次享受跟老爹在沙灘嬉戲的回憶。

故事雖然有穿梭時空的虛擬,但很小品平實,沒有刻意賺人熱淚,在施展特異功能的環節時,更能偷取觀眾的笑容。

我們有很多要求,尤其是對「如果」的追逐。如果我不曾這樣做、如果可以返回轉頭、如果給我再試一次、如果⋯⋯。如果可以「如果」,錯誤可以得到糾正,意外可以修正避免,慾念總算曾經淺嚐。但是,太虛幻,不切實際,縱然人類登空多年,但要穿越時空,必須靠「如果」的虛求。

活著的生命是長或短,已有定數,經醫療治理,藥物控制而延壽的歲月,基本上已經計算在人生旅程內。人生八十,二十享樂、四十勞碌,十年休閒、十年弱病。

07-10-2013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三)

5 Oct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三)

在人叢中,閃出一副熟悉的面孔,是她丈夫。陳嬌情緒波動,有危險動作,左腳已跨越欄杆,只要右手借力壓落欄邊一跳,便成空中飛人。

在千鈞一髮之際,陳嬌丈夫大聲喝止,危險動作懸空在天橋的天際。

陳嬌丈夫聲帶嗚咽,額汗如大豆般大,似有悔意,並帶歉意,他懇求陳嬌落地,他承諾改過自新,從此不賭,洗心革面。但陳嬌聽不進耳,自顧自說自己的坎坷,不相信丈夫會如斯順理,單憑一次的承諾,會變成終身承諾。

陳嬌似乎去意已決,囑咐丈夫好好做人,盡快找回女兒回家。她想藉自己生命的結束,了決圍城的不滿,她不滿這座圍城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警察避免陳嬌再受刺激,拉開了她的丈夫。談判專家到場,開始進行游說。聆聽、誘導、拉近距離、增加信任,談判專家成功一步,陳嬌有點軟化,準備將掛在欄杆的左腳放回地面。 但是,陳嬌失去平衡,雙手扶不住欄杆,像空中飛人般,垂落凌空。

橋上的圍觀者,包括丈夫、警察及談判專家,目瞪口呆,一瞬間,天橋中央,沒有陳嬌的身軀。警察飛奔欄處,看個究竟。女警回頭帶笑,望陳嬌丈夫說:「下面有氣墊。」

橋上的人,又再起哄了,是帶欣愉熱哄,尤其陳嬌丈夫,破涕帶笑。

警察早有準備,一早已放置氣墊於橋底,得以拯救一條未得折壽的生命。然而,陳嬌康復後,又得回來這座圍城,如果丈夫真的改過自新,帶回一個融洽的家庭,走進天水圍城又如何?

救護車把陳嬌送到醫院去,坐在陳嬌身旁的不獨是她的丈夫,還有及時到場的女兒。
(完)
05-10-2013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二)

4 Oct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二)

她感覺無助無援,沒有丈夫女兒的支持,活在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庭,在別人的眼光中,是次一等的品種,感覺抬不起頭做人。想,行到天橋的中央;仰望,是一片五光十色,閃爍閃爍的繁華城市;往下望,車輛在道路飛馳,車頭燈光在漆黑中也是在閃爍著,不過,她不覺得繁華,只感覺到像困在死城中。

她佇立橋上良久,神情與目光都很呆滯。夜晚,人煙不多,但經過的人都向她投以目光,覺得會有事情發生。

在橋中央,她輕攀鐵欄,有跳躍而下的動態。過路人飛撲將她扯回來,她猛力撥開過路人,以死相逼,叫他們不要再步近,否則一躍而下。

圍觀者眾,有些好言相勸,有些則落井下石,慌佢唔跳,加多兩句刺激說話。警察很快到場,一男警一女警上橋到位,進行游說。陳嬌情緒仍未平復,時而啜泣,時而啕哭,不停地撫心問蒼天,她到底做錯甚麼事,有這樣的一個丈夫,弄致家散人離。

女警嘗試逐步走近,希望拉近距離,增加陳嬌對她的信任。但左步起,右步未及,已被陳嬌喝停,陳嬌叫她走得愈遠愈好,距離拉遠很多。

警察不得要領,唯有盡量拖延時間,等待談判專家到場。在等待期間,仍伺候機會,進行游說,希望在談判專家到場時,將陳嬌軟化,減低站在橋上一躍下跳的危險。
(待續)
04-10-2013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一)

2 Oct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一)

剛剛睇完一齣民生寫實片,以貧富懸殊為主題,報道一個貧家庭與富家庭的分別。

剛剛聽完一首民生寫實歌,以天水圍地區為主題,勾畫出住在天水圍的居民面對社會現實的一幕。

陳嬌,典型家庭主婦,住在天水圍,活在一個貧家庭。她,又遇上很典型的家庭問題:有一個爛賭丈夫,不聽教的女兒。

家中日日起爭執,家無寧日。丈夫不中用,沒有給她家用;自己沒有學歷,未能找到一份可糊口的工作;女兒正值反叛年齡,時常對抗。生活,只能靠幾千元綜援度日。

這夜,丈夫又攤開手板,跟她討錢;顯然,又是一場吵架局面。丈夫用不堪入耳的言詞把陳嬌罵得體無完膚,甚至辱罵女兒,為求一個目的,就是想陳嬌連私己錢也吐給他。女兒忍受不了這種家庭生活,覺得他們沒有履行做父母的責任,沒有給她溫飽時,更被痛罵連年,怒氣下,奪門離開,無蹤無影。

陳嬌淚流披面,叫不住女兒回來,丈夫仍然窮追苛索。她盛怒下,憤而入廚房取起菜刀,兇光怒目,失去理智地向丈夫迎頭劈落。爛賭丈夫閃避得快,把陳嬌推開,拔足離開。

陳嬌墮跌梳化上,驚訝剛才行為。她六神無主,目光無意識地漫遊在電視上的劇集,因為劇情很像剛才她家中發生的事故。這個節目,就是描寫貧家庭與富家庭的分別,她對劇中貧家庭的敘述,感同身受,只覺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是一個真理,不能改變的事實。

陳嬌平靜下來,出外吸一口清新空氣。漫無目的,步至一間影音器材門口,剛巧播放《天水.圍城》一曲,令陳嬌剛剛平復的神經線又在蠕動。歌詞一闋一闋走入陳嬌腦海,她不懂欣賞音樂,也不懂鑑賞詞藻,但聽見一個一個熟悉的字,拼成一幅天水圍城的景象,又觸發她想起剛才的家庭糾紛。
(待續)
02-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