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ovember, 2017

2017年11月日本之旅(三)

27 Nov

2017年11月日本之旅(三)

第八天(京都(嵐山竹林/天龍寺/渡月橋/錦市場/鴨川/花見小路/祇園八坂神社))

離開鳥取了,早班車在六時三十分開出,十時到京都。始終是大城市,跟之前幾日寧靜的小鎮有天淵之別。

到酒店放下行李,徒步往嵐山的竹林及天龍寺。高䠷青綠的竹,永遠是挺直腰枝傲視環群。天龍寺是嵐山其中欣賞紅葉盛開的景點,很多遊客徒步而至,也有為數百部的旅遊車。細雨霏霏,遊人撐著傘舉著相機,倒是忙碌,但不妨礙興致。紅葉並不茂盛,並非一片紅海,不過總好過枯枝連連。很多年輕人喜歡穿著一襲整齊和服遊覧,坐上由有人力車轎伕戴送環遊,體驗那道日本文化。

橫渡渡月橋,橋頭兩旁已見人頭湧湧,夾道紅黃綠,惹得中韓大媽也雀躍起來。交通嚴重擠塞,有交通人流管制,好不容易逃離現場。

下午到錦市場,跟其他市場相若特色,賣乾濕貨,離不開食字行頭。那裡的入口有間小咖啡店,幾年前已經存在,今天仍在,沒有座位,站在品嚐。

行行步行行,不覺間走回市區的鴨川,這裡冬天沒看頭,只是一條乾癟癟的河川,待夏天時沿岸食肆會擺放平台供食客納涼賞景。越夜越熱鬧,「花見小路」,名字很美麗,特色在於要捕捉以一臉塗上白濛濛的藝妓。黑漆中,甫一出現,就是遊客的聚焦,白臉藝妓見怪不怪,會低著頭急步行走,逃離捕捉。

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夜晚的八坂神社仍人氣仍然旺盛,但較吸引的是寺外的小吃,五百円一串和牛、蟹棒、香腸、關東煮。夜的秋涼烤之味,如同魚蛋燒賣的任務。

就算鬧市,伊勢丹仍是在八時半收舖,下一站是地庫超市的割引食品。

第九天(京都(永觀堂/哲學之道/清水寺/清水道))
不用趕車的一天,可以頼床了。小巷有一所很精美簡約的咖啡店,望見已經心曠神怡,耐不住點了一杯提神。

到永觀堂,又是一所寺廟,它的外圍已經被茂盛的紅葉包圍著,是近日見到最悅目的葉林。在外圍已經擾攘很久,所以沒有入寺廟拜訪。沿途經過一條叫哲學之路,苦煞良久,未能感受真諦,還是跳離思潮起伏的框子。

搭車到清水寺,熱鬧非常,走不出兩個主要角色,寺塔加紅葉。那裡很多外國人,他們喜歡看寺塔之類的文化傳統,但我感覺有點不耐煩了,究竟這棵紅葉跟那棵紅葉的分別是甚麼;那座山跟這座山又有甚麼不同之處⋯⋯有些東西看得多會將熱情減退,要保持那股情,就要內歛些。

清水道,是一條微斜、窄長的雙程行人路,主要是一條賣地道食品及紀念品的地方,遊客絡繹不絕。入黑,仍然人頭湧湧。黃昏的黑幕映襯那微斜的人潮海,很有夜景感。

京都駅氣勢磅礡,高聳入雲的設計令晚上那音樂表演更顯輝煌。

第十天(京都~大阪(黑門市場/心斎橋))
早上由京都返回大阪。上午放睛,下午有陣驟雨,整天就在黑門市場及心齋橋蹓躂。大阪始終是香港人喜愛的地方,東來西至也聽到熟悉的香港話。

第十一天(大阪)
最末一天,東逛西逛,Lego砌圖很多,帶走一副小警車連警察仔。
搭幾個站車到通天閣,一間叫「大阪新世界元祖串」的地方吃串燒炸物。

剩下的半天,到百貨公司遊逛。傍晚最後一餐,走不掉的松葉蟹,這餐很精采。

第十二天(大阪~香港)
凌晨五時許起床到機場乘搭十時多的一班飛機回港了。


20171127

Advertisements

2017年11月日本之旅(二)

26 Nov

2017年11月日本之旅(二)

第五天(倉敷~岡山~鳥取)
今天天氣很好,晴空藍天。約九時許已經到了倉敷,內裡有美術館、紀念館、考古館等文化財產遺跡。院內有一條小河流,遊客可坐在由艇夫站企輕淺搖曳的小艇上,夾道觀光。另外,有以賣牛仔布料、帆布及製成品為主的小街,穿梭其中,尋找足跡。

走出倉敷,到對面公司蹓躂。閒吃幾件壽司後,乘車到鳥取,其時是傍晚七時多。天已經黑,街頭人渺,看似孤寂,其實食肆及居酒屋內藏了不少人。

第六天(鳥取~米子(米子花迴廊))
天隂帶晴,風撲面,有涼意。乘八時許車到米子駅再轉公車去米子花迴廊。迴廊地方很大,有東南西北館,每個館院都擺放不同花奔,是那些每年在維多利亞公園展覧的花款,紅橙黃綠青藍紫,各色各樣都有。

縱有晴空,卻襯托不了那萬人期待的紅,沒有片片紅葉,多數是未熟的綠與枯萎的黃,滿地蒼桑。腳踏枯黃殘葉,那嘎啦的聲很戾氣。

錯過回程公車,留在迴廊吃個午餐。時間不等人,但現刻卻久候時間溜走,因為要乘五點火車回鳥取。米子這地方很靜,也許日本每個小市就是這樣的,簡樸生活,像市內一條小村莊。走入一間小咖啡店,磨渡個多小時,便搭車回鳥取。

時值松葉蟹季節,固然要品嚐。果然很多人是藏在食肆𥚃,很熱鬧,人聲鼎沸,與之死寂的街道,這裡是的士高,街道是墳場地。這夜,只有六七度,寒風呼呼吹。

第七天(鳥取(白兔神社、浦富海岸、砂丘))
今天天氣絕頂好,晴空萬里。一件長衣已足夠。走入遊客資訊中心,僱用了一輪的士,人頭價每位二千円,共三小時,由鳥取駅到白兔神社、浦富海岸至砂丘。

司機很好,沿途用有限的英文介紹地點,意會也是一種溝通,太明言會失去揣測的趣味。第一站是白兔神社,這裡據說是一隻白兔洗身的洗身池,有益治療皮膚病;又有説是與國皇女兒的姻緣故事有關。簡言,一座寺廟是一個景點,為善用三個小時,在寺廟只逗留十五分鐘便離開。

到賀露市場,是乾貨濕貨區,似中型超市,隔離有微型水族館,內有幾款特別蟹類。下站是浦富海岸,在此可以欣賞洞窟以及白色沙灘的奇異地形,司機說除了日本人,還有很多韓國人及台灣人到這裡玩cross play 。沿途司機額外送多一程,在千貫松島停下供拍照,此境一連三島得此名。

司機停在最後一站砂丘便離開。先往「砂之美術館參觀」,裡面擺放很多座巨型沙雕藝術品,以“借沙環遊世界“為概念,每座作品均有名堂,分別由十多個國家的沙雕藝術家按每年主題創作沙雕巨作,今年以美國事蹟為主題,當中包括中國的作品。

砂丘,一望無際,遍地黃沙浩瀚。想像不到離開疑似孤城的另一貌,終於見到人了,是很多人,包括本地的及外來的。砂丘中間有一片深深凹陷的砂斜坡,年輕人喜歡從斜坡行落平砂地,柔軟的砂州,形成不規則的風紋,配搭不同深淺的鞋印,就是一幅黃沙萬里。爬到最高頂50米,可以看到彎曲的海岸綫及綠柔柔的山。天空的白藍跟汪洋的海藍,是不一樣的藍,劃出砂丘另一幅的黃藍綠。站在砂丘的頂端回望對岸,在中間移動著的人變得很細小,如一粒粒微小塑膠模型士兵。

夜晚,天黑得太快了。穿街越巷約二十分鐘,尋找一所吃和牛的地方。日本各區盛產不同和牛,鳥取的「萬葉牛」是本地和牛。又一次,牛,是少不了的食糧。

日本是安全的地方,否則,在夜如凌晨兩三點的黑還在陌生地方探索方向,不太安全。鳥取是一帶平靜的地方,鳥不倦,但要回程了,明天到京都去。

待續
20171126

2017年11月日本之旅(一)

25 Nov

2017年11月日本之旅 (一)

第一天(大阪)
繼2015年末的日本北陸之旅,相隔到今天,已經兩年了。今天拖著筴,再次起程朝日。

下午三時四十五分起機,晚上七時五十一分到達大阪機場。氣溫不太冷,約十五六度。走到票務室處理來日車票的安排後,便入住附近機場酒店。甫放下行李,即外出覓食,希望在兩星期內增加磅數。

第二天(大阪~鳥羽)
晨早六時許起床。乘搭七時十五分的公車到大和八木駅,車程約一小時,之後再搭多一個半小時車到鳥羽。
在鳥羽駅步行十分鐘便是「御木本真珠島」(Mikimoto Pearl Island ),是真珠,不是珍珠。Mikimoto 是很出名的珍珠品牌。

第一次聽見真珠島名稱是在杜如風主持的日本節目,那趟她扮海女落海撈珍珠。今天在現場沿岸觀賞,一艘小船載著四位穿著一套白色薄薄衣裳的海女停近岸邊。四位海女打過招呼後,拿著小木桶卟嗵跳落海,一個鯉魚翻身式沉沒海中,不消一刻,很快檢著珍珠貝蒲頭。如是者,一個一個在海上翻躍檢貝,十分鐘的表演完畢。今天天氣涼,風有點刺骨,就算她們訓練有素,但衣衫單薄,很易著涼。

午餐到附近一間叫「海女小屋」吃了燒烤海鮮,然後再逛一逛鳥羽超市,便乘車到「鳥羽國際溫泉酒店」。這是一所温泉酒店,環境很寧靜,房間設有座地高腳架望遠鏡,汪洋遠境,了無邊際。浸過溫泉後,享用晚膳,又是那些很精緻食材,兩個小時抱著肚子離開。

第三天(鳥羽~夫婦岩/伊勢神宮(內宮,外宮)~松阪)
今早天晴,藍天白雲。第一站到夫婦岩,看字釋意,一條大麻繩將一舊大及一舊小的岩石緊縛相連,背後固然又是一段可歌可泣兩茫煙水裡的故事。

走到伊勢神宮,神宮有內宮及外宮。皇大神宮內宮,有說日本人一生人總要到內宮走一趟才堪稱日本人。內宮園裡地大樹茂,有座正宮讓人在門外祈福,日本人在門外拋下零錢,拍兩吓手掌便低頭祈福。如果想入內謝福或作個小福,可以給些香油錢,會有專人帶入正宮內。

內宮掛有幾幅照片,大概是幾年前的,相中有奧巴馬以及德國總理默克爾等各國元首。沿途見一列穿著校服的學生,三人一排,大概也近一百行,由老師帶領,或許是讓下一代更加清楚國家歷史,尊重國家文化,猶如國歌是要尊重的。

內宮外有很多小街小吃店,是遊逛掃街的時候。離開內宮,再乘車到外宮。外宮設計、環境跟內宮差不多,但外宮較冷清,不太多人,所以很快離開了。

返回鳥羽車站取回寄存的行李,再搭車到松阪。以松阪作中轉站,沒有地方去。天色五時已經入黑了,摸黑找一所叫「一升焼肉」吃松阪牛。松阪牛,不管是肩膊、肋眼、還是橫隔膜部位,不得不試。

第四天(松阪~岡山 (岡山城/後樂園))
今早下雨天,厚甸甸、白濛濛的雲層。一早已到車站,準備乘搭八時十分火車到鶴橋轉車去岡山,但沉醉在電子手機的世界下,甦醒時已遲了,眼巴巴目送火車離開。下一班車是八時四十六分。終於在十一時一刻到達新大阪乘子彈火車到今天目的地岡山,為時十二時正,下午天色放晴。

岡山一年放晴的日子多,有助對種植本土的桃,所以岡山出名是桃。放下行李在酒店,走到附近一所小店吃了一個特色豬扒飯後,便走到岡山「後樂園」去。「後樂園」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由以前岡山藩主的家臣建成,現在仍保持有江戶時代的風貌。園內有寛闊的草坪、華清池塘,一片遊園緑境。再步行約十分鐘,是岡山城,那裡有一座打仗時的城堡。日本不但寺廟多,皇室將軍的前居所也很多。

返回酒店附近的商場無目的的閒逛,晚餐吃了牛舌。牛是不可少的食糧。

待續
20171125

從孤軍作戰到享譽舞台

14 Nov

從孤軍作戰到享譽舞台

一隊軍隊作戰,除了要有足夠糧餉與裝備,重要的是士氣。

那年,小隊隊長帶著蝦兵蟹將出佂戰場,殺個你死我活,一兵傷、兩兵藏、三兵大逃亡,戰幔仍在眼前一行行,停不下來。

軍心不穩,士氣低迷,衝衝撞撞出征去。本著武士精神,極力過得一關得一關。小隊隊長跟將領力陳軍營狀況,但各有所夢、各有所說、各有理據。縱使大家也為大局著想,但道謀不合,有些戰略計劃膠著了。膠膜下的日子,很多策略配件模模糊糊,似是而非。隊員默默迎戰,但朝令夕改、三令五申,戰士惟有持續地以「摸索探險」模式作戰,確實過得一關得一關,那管焦頭爛額,月落烏啼聲不斷絕。

戰期越趨越近,但戰旗仍是飄搖在迷惘中。顧不及戰略是否適宜,隊員惟有摒住呼吸,跟同盟戰友在神鼓一響下,殺戮戰場,千軍浩翰舉著戰旗,直栽戰地,武霸中原,成就初春一天的立約。

隊友激烈作戰完畢,以為可以紓緩個人心理的疲憊,又可調整戰略目標,部署開戰後的策略。但形勢不饒人,那天戰幔打開後,敵方在多處找到戰略破隙,小的攻,大的轟,一時之間,隊員中伏,躺著也中槍。戰彈無情,流彈無眼,隊員死傷枕藉。將領跟小隊各人籌謀法子,想應變方法,擒賊先擒王、重配隊員、重兵鎮守,其他夥伴也重鋪棋局配合,統一戰線。

軍情險峻,隊員惟有繼續默默耕耘,用專業作矛,用耐性作盾,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開首似是孤軍作戰,但背後有凝聚力量,個人發揮小宇宙,像棋盤上的馬行日、象行田,一邊回進攻,一邊保衛,逐漸將問題瓦解。最後在幾場戰役中,擊退小攻大轟,一役覆一役,終於揚威武場。

那年孤軍作戰涙兩行,今夕耀武揚威譽舞台。


2017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