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anuary, 2015

警隊聲名,越洗越汚

25 Jan

警隊聲名,越洗越汚

二零零六魔警徐步高槍轟同袍,轟動社會。二零零八年,旺角一名CID在警署內強姦女報案人,又再重創警隊名聲。警察汚點未得清淨,又被佔中的催淚彈、暗角打人、慈警手中棍連環事端洗禮,聲名更創歷史新低,甚至隱若地變成市民暗敵,互相對衡。

各方團體從中斡旋,希望修補警民關係,但冷不防又殺出令警方極為尷尬的風化案。一名便衣探員在警察總部內非禮一名涉案女疑人,又掀起一陣嘩然。過去警察犯風化案的新聞委實不少,在酒吧誘姦、在車廂非禮、在人群中淫攝,屢聽不鮮,但在警署行淫,則較為少數。

身為警務人員做出犯法行為,不能姑息,更遑論知法犯法在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進行,以為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確要罪加十等。或者以為停留在五、六十年代,警察可以大模施樣又食又拎,以為市民還是目不識丁,啞忍惡行的一輩。

食色性也是管不住的天性,但想不到身為紀律部隊的警員竟然不汲取上次旺角淫警教訓,極度愚笨在總部又做出如此荒𧩙行為,又一次證明行內常言驗身不驗腦的無聊話。任憑如何加強入職前的品格審查,也無補於事。人會因環境轉變,會變得自我為事、自我膨脹、為我獨尊。權力就是一切,我今為警,可享有獨特「警權」,如是事實,警權實在過大了。

稍有法律認識也知道刑事責任由犯罪行為及犯罪意圖兩者構成,多數刑事罪行均需要兩者同時兼備,如只是作出違法行為但欠缺邪惡思想,便可作沒有犯罪論。

有時候,胡思亂想已經可以滿足一己之慾,不需要實際行動。如果要實在需要,大可以自費尋求歡娛或是靠自己能力,滿足霎時追求之快,何必自毀人格,犧牲事業。不過,最大影響是令一群為市民服務的優秀警務人員也蒙上羞恥。

25-1-2014

Advertisements

「從母到友」一書看到⋯⋯

14 Jan

「從母到友」一書看到⋯⋯

讀名人傳可以知道成功人士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內容大概應該有八分真準兩分候證。至於野史,裡面可能存在很多不盡不實的事蹟,在一傳十,十傳百下,將不實的事情變得疑似真確,再經年傳誦,就是事實。

「從母到友」是狄娜(梁幗馨)生前寫給她孩子剖白對孩兒的愛的一本書。書本面市前多年,她長大成人的孩子在性別上作出決定性的選取,引起社會小迴響,可能因為是名人孩子的緣故,傳媒更感興趣。

聽狄娜之名,就會想起性感、暴露、艷星,以及壞女人的印象。這是她成功之道,能將形象深入民心。在貪慕虛榮形象的背後,實際上她出生富裕之家,小時由傭人湊大,不愁衣食苦,住大屋,揸名車。書中沒有記載她為何走進大銀幕,並挑戰當時尺度,以春色無邊之姿,大膽演出。究竟是一股強烈興趣,滿足鏡頭前的慾念,還是大家族背後的家庭抗爭事件,書中沒有闡述。

那時,追求她的人都是大商家或名人富戶,但她選擇了一個草根的男人,奉子成婚,結婚時連神父,新娘及新郎內,只有五位人士在場証婚。她為堅持結婚跟家人鬧翻了,但婚後不久便跟丈夫離婚。她跟孩子剖白,結婚是因為要給孩子一個父姓,離婚是因為覺得那男人太依附她了,所以那時刻意接拍「七擒七縱七色狼」電影,企圖埋首工作而避開丈夫。有些推算,她是一個為己意願而敢愛敢恨,灑脫敢為的人,這點可能解釋到為何她從富裕中走到電影圈拋頭露面。

離開電影圏後,她帶著孩子遊走各地,發展各類龐大生意,成為一個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她人脈關係廣博,金融、司法,政務各界,認識的都是達官貴人,內地外商,很多是顯赫人物,只要開一聲,十萬個幫忙走到面前。那年她破產,是她自己提出的,原則上是沒有必要,但為了承擔責任,向借款給她的人盡責,她變賣自己家財包括大宅、名車、古董、珠寶作還款,四年後撤消破產令。她說自己是香港第一個集申請破產及撤銷破產令的人。

她自少便教導她的孩子甚麼是勇氣,在甚麼時候提出勇氣。她亦常跟孩子說自己貢獻祖國的使命,所以在後期為公務而奔騰各地令孩子獨自流離多個國家(包括瑞士、日內瓦等)很抱歉,不過此舉令孩子學懂多國語言又感自豪。

她提及很多跟孩子相處的軼事,最令她激怒的是孩子生父因為某些原因兩次強說自己不是孩子生父,令孩子受屈。其後她理解男人不認孩子原因,所以在男人的第二段婚姻時,她送了一輪當時她自駕的寶馬給他作賀禮。聽起來有些奇怪,但那算是大人的事,管不了。

她在內地發展業務,秉誠當時毛澤東推行「工貿合一」意旨,把內地工業跟外貿扣上關係,發展順利,但當中卻惹來別人紅眼症,用旁門左道阻撓。曾經她被一男一女政務帶走問話,走入一間暗漆漆的黑房,面對一個披上軍綠大衣,聲雷貫耳的大官問話,她處變不驚,運用超級外交技巧化險為夷,奠下在國内一定的地位。

書內以她為彌補跟孩子疏離關係而跟孩子雙雙走到日本留學作結幕。一直知道狄娜是一個傳奇人物,但如何由一個艶星轉形為成功紅色份子卻是一個空洞。她應該是一個極有智慧、膽量、風骨、勇氣的人,是追求理想、義氣乾雲、豪氣萬丈、不懼強權的人。同時,她亦有作為母親偉大的一面,從不間斷表露對孩子的殷愛,尊重孩子一切的選擇及決定,包括在性別改變方面。

人的多面體就是如此,要了解一個人真臉孔是困難的。

14-1-2015

人生博弈的問號

11 Jan

人生博弈的問號

一則頗為有趣的廣告。大戰時,美國急求士兵,但招募遇上困難,沒有人願意參加。一位心理學家獻計撰寫徴兵廣告,廣告一出,非常奏效,應徴人士奇多。內容大致如下:
加入軍隊作戰的士兵,只會面對有戰爭及沒有戰爭情況。若沒有戰爭,自然不用害怕;若然有戰爭,只會派到前綫或作後備。若是做後備,何需恐怕?若被派到前綫打仗,大不了受傷。受傷只有重傷或輕傷,若是輕傷,那來可怕?若是重傷,只會醫好或醫不好。若醫得好,沒有甚麼可怕;若醫不好,只會死或不死。若不會死,何懼之有?若死了,更不需憂心。

以上一則徴告不是講述如何創造一段出色的廣告,而是講及在博弈世界裡成敗嬴輸的徵結。只要作了最壞打算,便有利應付及改善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我們走到世上,已經算是在開始一場賭局,究竟會是投胎到富戶或是貧區;富戶是真富或是貪富;貪富會受打壓或受來生不得好死的煎熬,……一件事情成功與否,不同的連鎖效應會帶引來不同結果,之間涉及上天的注定,但後天的自我選擇亦能扭轉結局。

人間充滿鬥爭是因為大家存著臆測,就算你不猜測別人但別人會暗猜你。有時給予的信息或幫忙,會惹來猜疑,甚至變成妒嫉,觸發一場虛擬的隔空戰鬥。日常生活中,懂得運用博弈戰略令事件事半功倍,但用錯了會走入困境。大家估計不到對方的盤算,各人會為自己利益作最大化,如何攫取勝利就是必要令對方失敗。

當每件事情在左度又度才行事,似乎太理性,缺乏了從自然思考作出的行動,很勢利。任何時候保護自己利益會是前提,但有些時候亦要作出少少犧牲,達致雙贏,如果要付出較大割讓,就要互相取得協議,方便成功。

不過,誰踏出第一步及如何踏出第一步倒又是一個考慮。人生實在太多假設,太多問號了,就算不趺入博弈下,也累了。

11-1-2015

天降神財,七百萬在哪裡?

4 Jan

天降神財,七百萬在哪裡?

天降神財,鈔票飄揚,如雪白的方塊染上金缐框,輕鬆浪盪在空中,伸出暗藏帶著邪笑的眼睛,看著那些貪婪的人抓拾鈔票的情態。

小時後已懂得路不拾遺的成語,亦知拾為不報,是為賊也的道理。貪是人的天性,但其實可以自我控制。一輛解款車在運送途中跌落兩箱鈔票,金額近一千五百萬港幣。在現場,有人不顧危險,衝出馬路執鈔;有人要的士司機停車,落車用雙手作泥剷將鈔票剷入車箱內;亦有人猖狂地撿取箱內一舊舊的鈔磚,帶着既歡且慌的心情逃之夭夭。不過,同時也有一些只在觀察,不參與貪婪行為的人,也許他們以為在拍戲,鈔票是偽鈔,又或者真的遏制心魔的咒法,控制自己,免受湊湊熱鬧,人執你要執的誘惑。

以為是天賜橫財,在警方嚴正公告拾取他人財物等行為已屬違法,呼籲拾鈔者交還鈔票,部分人士最終怕官非纏身,惶惶不終日,或是敵不過良心不安的繞擾,將款項交還警方,算是享受了短暫的歡愉。

隨著十多人交還拾款後,仍然有七百多萬下落不明。自己有兩種估算,一是拾款者在這刻不交出款項,意味著無論什麼情形下,他們是不會交還拾款,七百多萬便當是一筆呆壞帳,追查不了;二是內有乾坤,有理由作出假設性的猜疑,是解款車四位保安要員一早已經將款項收藏起來,解款車行駛途中跌下膠箱一幕是劇情需要,刻意製造混亂,分散警方注意力,造成失款是意外發生,實際上已經將鈔票轉移收藏了,除非破案,否則那七百多萬是不會再出現的。

若然警方將失款紙幣的號碼範圍向外公布,一旦使用,會視為使用賊贜,杜絕藏款不報的人,使之可觀而不可用。然而,範圍涵蓋太大了,加上有些人已交回款項,不能劃一禁用某組號碼範圍,除非警方或銀行方面不再準備將那交還的八百萬流諸面世,就可考慮停用某組號碼範圍的鈔票,實行一拍兩散。

總覺得這不是甚麼公民教育,不是自己的財物,不應據為己有,是人所共知的事情,等於俗語說阿媽是女人的簡單道理。當說內地人的品徳如何不濟時,但港人卻不是走到同一面鏡子下!

4-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