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anuary, 2014

鯉躍的鹹魚

31 Jan

鯉躍的鹹魚

去年訂下的指標,趕及農曆新年前完成。出版社通知新年假期後會安排新書「變種警」在書局上架,而我可以先提取部分新書,據為己有。

望著那蔟新的書本,沒有興奮,因為經過幾次翻閲核對,有點厭倦麻木,只是順手揭開幾頁看看,便將它們放到枱底,另待安排。有點兒像新買的玩具,在極為渴求到手下,卻玩了不消一刻鐘便厭棄。

我跟朋友推介新書時,強調不是銷售書的內容,因為故事題材不算新鮮,兼且沒有優秀文字的運用。我只提醒他們要欣賞的是我那股而鍥而不捨的精神及耐性,過去曾經一次又一次出產,縱然滯銷,但仍然隔幾年弄出新作品,就連自己也估算不上有這股耐力。

人有夢想才有目標,但夢想有時會變成妄想,妄想會令人失望、失望會使人失落、失落會讓人萎靡。若然夢想會帶來負面,為何仍然要有夢想?,

周星馳曾說:「一個人沒有理想,跟一條鹹魚沒有分別!」理想可以是高層次,也可以是低層次,甚至無層次。我的夢想屬於後者,只求那半刻眼前物,沒有層次可言。大概因為能力有限,唯有退而求其次,面對現實,量力而為,將夢想降至低層次,但低層次下仍是有點理想的。

31-1-2014

Advertisements

流會

26 Jan

流會

議員遲到、缺席引致立法會會議流會,除了浪費公帑外,也拖延了民生事務的決策。這些情況,並不罕見,但政府沒有正視,每次讓他們胡亂拋出沒有證實的原因,蒙混過去。

一般遲到缺席原因,離不開塞車或生病。以為這些只是一般學生、打工仔的慣常藉口,但貴為議員也善用這些查不著眼的原因。明知開早會,何不提早一點出門?避開交通阻塞。至於聲稱有病,除非大病痛,否則他們仍可以出席支持會議,反正很多議員已經習慣做舉手機器,或者一言不發,一副軀殻,静坐養神。

有某幾個議員的缺席原因很特別,令支持他們入議事廳的市民揼心揼肺。一位說因為換了新手提電話,不習慣屏幕的顯示,誤看時間而遲到。有個說家住離島,乘坐八點船到達中環再抵達立法局定必趕不上會議時間,但若然乘坐早一班船即是七點鐘,他便需要早一句鐘起床,比會議早一個鐘抵步,所以他選擇前者,寧願遲到,也不早到少少。

嚴人寬己是現時議員處事的特色,造成流會的議員只會事後偽表歉意,偽裝遺憾,然後又繼續發表謬論及歪理。縱然說各黨有良莠不齊之輩,不如説各黨中正是劣輩驅逐良輩;議事廰中,劣質貨色頂替優質人才。

26-1-2014

從虐傭到愚忠

20 Jan

從虐傭到愚忠

從前文外傭愚忠的假設,想起近日去世的日本軍人小野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於菲律賓一個孤島緊守崗位的故事。

小野田年青時被徵召入伍,接受游擊戰訓練。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他被派到菲律賓一個小島,叫盧班島,準備在美軍登陸後開展游擊戰。同年十二月日軍局勢不穩,小野田的直屬長官谷口義美給他一道命令:「我們現在暫時撤退,你們到山林裡進行遊擊戰,我不准你自殺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後,我們將會回來,你一定要堅持到我們回來。以上命令除了我,誰都不能取消。」

一九四五年,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美軍派遣日本降軍赴各島勸降,並空投大量的傳單,以證日本敗戰。那時小野田認定這是美軍的詭計,絲毫不為所動。同時,他亦是因為秉持谷口那道命令,獨守圍林,最終他在盧班島叢林中堅守二十九年。直至一九七四年,日本有關方面找到谷口書寫一份要求小野田投降的命令,小野田按照帶來的投降命令才棄林撤退。

他的故事是愚忠守護還是盡忠職守,見仁見智。做軍人,懂得堅守護法,不退縮、不怯弱;先服從、後上訴,跟隨長官命令,直至達成任務或長官收回意旨,否則不得違旨,這是從軍的重要守則。

前文受虐的外傭是不敢反抗而服從,小野田是誓死為國而效忠。服從與效忠,彷彿是同一種行為,但兩者有異,前者會懾服於淫威下而服從,後者會從心底崇拜而效忠,各自有因,各有其果。

20-1-2014

虐傭

19 Jan

虐傭

虐待女傭個案一直存在,但鮮有嚴正視聽,直至去年一對夫婦用殘忍且荒誕的行為對待女傭,最後分別被判監,才喚醒外傭在港的坎坷。以往常見基本的虐待外傭方法大多是不供飽飯、拳打腳踢,欠薪無假、長工時數,慘無人道的有用滾燙的水或熱烘熨斗加諸體膚虐侍。

萬想不到香港地方仍然有一些虐人如奴的情況,近日曝光個案中,該名僱主虐待程度令人毛骨悚然,殘酷如昏王,令受虐人受盡奴隸之苦,像活在遠古奴役制度下,不見天日,慘遭體膚煎熬。見受虐的印傭被虐待至體無完膚,身體外表沒有一處是完膚,身心皆受創受虐。

儘管警方正在調查事件始末,未能證實事件真偽,但稍有良知的人,也不能不相信,不能不得接受表面證據已可證真偽,無需再拿出證據來,要拿出證據的是那涉嫌虐待印傭的僱主,如何解辯。

很多人會問何解印傭受盡委屈與傷害,仍然留在地獄家庭,侍奉那殘忍無道,喪心病狂的人。一般理解是因為外傭無非為賺錢養家才離鄉背井,到港後要還清代理人的債務,並將儲蓄寄回鄉間;外傭在港,人生路不熟,言語不通,如何尋求協助,並非容易之事。一旦被僱主發覺,工作不保,所以寧願啞忍,也誓保工作。另外,不知道文化是否一個原因,她們可有身為傭人,便要堅守傭人職務約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愚忠愚效侍主,就此令僱主更為猖獗狂妄。

不過人有德性規範,遇上愚蠢、愚笨、愚眜、愚忠的傭人,也不代表可以虐為。常說將心比己的代入便會制止妄為惡行,仍然,估不到香港仍有這類異數存在!

19-01-2014

登「六」之年難搵工

12 Jan

登「六」之年難搵工

人到中年,一旦想轉工,特別為難。將心待己,若然自己是老闆,也會優先考慮較年輕的應徵者。

有兩位正值中年的朋友想轉工,一位成功,一位仍然膠著。前者在舊公司做了很多年,大概該邁向二十個年頭。早幾年,升至要位;然而,在聚餐中偶爾會聽到他在工作遇上阻滯,上有壓力,下有要求,感受到他進退維谷的狀況。他需要孭上公司負責人的責任,但有些決策卻不由得他作主,他覺得繼續下去,會是將自己陷入險境,遂下決心,轉行去了。他寧願轉做一份較低位置的工作,也不冒險在文件上簽名,令自己吃虧。

他感謝新公司令這位趨近半百有多的人離苦得樂,縱使未知是否樂,起碼這刻是,紓解心中結,讓他簡簡單單做多幾年便收山。

後者朋友不太順境,年齡接近登「六」之年,他原本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但不甚稱意,適逢有人介紹新工,遂辭去現職,準備上任新工。好境不常,遇上滑鐵盧,舊去新未來,最終失業。一臉惆悵,如何面對經濟困擾?

不能說早知就不辭職之類,事出必有因,不糾纏在個人的決定,只能勸說積極面對,仍然有很多工作是工等人,不是人等工。俗謂「馬死落地行」,放下身段,總有路數。

12-01-2014

一四年元旦遊行

1 Jan

一四年元旦遊行

一月一日,在銅鑼灣一帶出現,望見東一叢軍裝警,西一隊藍帽子,急步走到崇光百貨部署,應付將要開鑼的「元旦民間全民投票」遊行。

那些年我亦是背上一身裝備,踏上厚甸甸的軍鞋,由街頭走到街尾,控制人潮。那時候的遊行人士較為溫和,他們按安指定路線遊行,就算與警察有爭拗,也會和平收場,沒有現在遊行者的激狂與自私。

本身沒有參與遊行的習慣,一般只是在路旁站企,聴他們叫喊的口號,看他們舉起的標語。自從卸下軍責後,很久沒有湊遊行的熱鬧,今天在軒尼詩道渣甸街交界滲入,走到人堆中,跟著前面的人慢行,但礙於心中無共同目標,縱使步伐一致,也不能投入,遂於希慎廣場前(前三越)徹退,算是一行。

在短短的幾十步內,見到不同政黨主要人物站崗,高叫口號。每黨設有籌款箱,又有潮流的路姓公仔,尤其那個特別高大版本,吸引很多人停留拍照。

進行尚算和平,不過,我幾十步的簡觀,不能代表當日羣眾幾萬步的標記,他們有宏大的願景,這闕小記,只屬一覽。

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