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Oct 2013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台灣四天旅程 (二)

29 Oct

台灣四天旅程 (二)

27-10-2013
東門地段的鼎泰豐,氣勢凌人,門外總是簇擁長長的人龍在等位。從玻璃櫥窗望入小小的廚房內,已經有約二十名戴上小白帽的廚子努力做著鎭店之寶小籠包,人手還未計算樓上其他的廚師。

在台灣乘坐公車不比乘捷運慢,乘坐捷運一站轉一站,上上落落,浪費很多時間及腳力。到微熱山丘找地道鳯梨酥,再坐公車到台北車站,只需二十分鐘,也許未遇擠車時段,全程暢通,不用轉車往來。

黃昏走到民生東路的史記正宗牛肉麵,跟永康街的永康牛肉麵比較,後者的牛肉軟柔,前者的麵質適中,各有優勝。

台灣有很多夜市,其中一個是在民生西路的寧夏夜市。未去前,到民生東路的延三夜市一遊。延三夜市夾道兩旁共約一百檔的地道小吃,九成食客都是本地人,沒有遊客,所以環境不太熱鬧。

寧夏夜市範圍不太大,但比延三夜市熱鬧得多。只是短短幾條街道,很快行完。返回西門町,見附近紅樓舉辦活動,原來是同志活動,叫甚麼「彩虹活動」之類,怪不得近兩天見到很多壯男聯羣該處。那裡的酒吧大部分也坐滿男人,見他們很寫意,很享受屬於自己的地方。

28-10-2013
去年曾到「上引水產」,今回再次去一趟。品嚐那手指般長的海膽、眼鏡般圓的帶子,還有長腳蟹、魚生等海產,很是鮮甜。那裡吸引很多遊客,食物總是一種好魚餌,能夠釣魚也能誘人。

取回行李後到台北車站乘車往桃園機場乘搭七點三十分的飛機回港。
(完)
29-10-2013

Advertisements

台灣四天旅程 (一)

28 Oct

台灣四天旅程 (一)

25-10-2013
又到台灣短行,早機出發,約十一時抵達桃園機場。到位處西門町站的小酒店放下行李,走到在復興路崇光內的「杏子日式豬扒店」嚐了豬扒飯,然後到微風廣場逛覧。那裡有日台協作的”Tokyo Hands”,擺設形式及貨品跟在日本很相近。眼前這所廣場品牌林立,但人流不算多,沒有內地人的氣味。

幾天旅遊的行程應該是優悠的,回酒店小休,再到西門町行。不是第一次到西門町,所以就算街頭很熱鬧,也沒有新鮮感覺。

附近有一間叫「阿財目魚肚」的地道餸菜店,晚上十時才開門做生意,九點多鐘已經有人龍排隊,好不容易才等到開門,排隊的人一窩蜂湧入舖,分工合作的霸枱的霸枱,取單點餸的點餸。品嚐餸菜,令人垂涎,既有水準又實惠,「人龍現象」果然是有代表性。

26-10-2013
早上七點到台北車站往瑞芳的十分放天燈。去年曾經到過,今天一趟,再寄意天燈送願。

在等候轉車時間,走出市集蹓躂,見留傳已久的古法拉線清理面毛的技術在市場出現。也許時間尚早,市集未見熱鬧。

未到十分前,先到附近的菁桐,那處環境跟十分相若,但沒有它熱哄,蹓躂一回便走回十分。到十分瀑布看瀑布,然後放天燈。很多人不停在火車軌上走動,待有火車將近到達,工作人員便趕鴨子般趕回上月台。

到九份遊覽,沒有湖江山色,也沒有巍峨壯觀的景物,只是夾道售賣地道食品的地方。適逢假日,人流如鯽,狹窄小巷雖然左上右落,但仍然水洩不通,情況如五十萬人上街遊行,蜂擁不前。

永康街是旅遊景點,發展蓬勃,是很多旅客必去地,台北特意在那裡建設捷運站,方便旅行時,更加帶旺當地生意。

走到師大路的夜市,非常熱鬧,沿途的小吃與小店,雖然有點千遍一律,但地方旳特色大多數就是在這裡發掘的。
(待續)
28-11-2013

聾啞的吶喊

21 Oct

聾啞的吶喊

近日供聽障學童就讀的一所學校,內有教師涉嫌傷及學生身體及出言侮辱學生,涉事老師正交由警方處理。

約兩年前,南韓將一宗擾攘多年丶轟動社會的虐待學生案件拍成影片,這樁真人真事背後的殘酷,令外人知道南韓國內的亂團子。

一班聾啞學生在校內被校長、老師長期欺凌 ,包括性虐待、武力虐打、言語暴力。受虐學生反抗逃走,但被貪警送回學校,再次受虐,更被打得遍體鱗傷。

一位新入職的美術老師發現校長惡行,沒有同流合污的同時,更竭力幫助受害學生逃離虎口。他向教育部投訴,被教育部推卸責任,後得傳媒廣泛報導而引起社會關注。美術老師帶給學生希望、引領他們走出隂霾。他令他們在法庭上勇敢面對事實及指控傷害他們的人。

事件本來一直處於上風,但當時南韓有不明文潛規,是退休法官做律師時打的第一宗官司時會有很高勝算,加上受害人的家人接受被告人賠償,以及控方律師出賣團隊,接受辯方賄賂,案件最終是法官判被告人入罪,但獲准緩刑。一名受害人未能接受判刑,遂伺機將其中一被告殺死,自己亦送斷生命。

很多有缺陷的人,是需要社會人仕保護、援助,但可惜往往受人愚弄、欺凌,甚至虐待,以達一己私慾。重刑嚴法未必能減少此等罪行,但起碼起阻嚇作用。如果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感受被虐被辱的感覺,或會讓一些人醒悟。

(21-10-2013)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一)

2 Oct

在橋上往上看,往下看 (一)

剛剛睇完一齣民生寫實片,以貧富懸殊為主題,報道一個貧家庭與富家庭的分別。

剛剛聽完一首民生寫實歌,以天水圍地區為主題,勾畫出住在天水圍的居民面對社會現實的一幕。

陳嬌,典型家庭主婦,住在天水圍,活在一個貧家庭。她,又遇上很典型的家庭問題:有一個爛賭丈夫,不聽教的女兒。

家中日日起爭執,家無寧日。丈夫不中用,沒有給她家用;自己沒有學歷,未能找到一份可糊口的工作;女兒正值反叛年齡,時常對抗。生活,只能靠幾千元綜援度日。

這夜,丈夫又攤開手板,跟她討錢;顯然,又是一場吵架局面。丈夫用不堪入耳的言詞把陳嬌罵得體無完膚,甚至辱罵女兒,為求一個目的,就是想陳嬌連私己錢也吐給他。女兒忍受不了這種家庭生活,覺得他們沒有履行做父母的責任,沒有給她溫飽時,更被痛罵連年,怒氣下,奪門離開,無蹤無影。

陳嬌淚流披面,叫不住女兒回來,丈夫仍然窮追苛索。她盛怒下,憤而入廚房取起菜刀,兇光怒目,失去理智地向丈夫迎頭劈落。爛賭丈夫閃避得快,把陳嬌推開,拔足離開。

陳嬌墮跌梳化上,驚訝剛才行為。她六神無主,目光無意識地漫遊在電視上的劇集,因為劇情很像剛才她家中發生的事故。這個節目,就是描寫貧家庭與富家庭的分別,她對劇中貧家庭的敘述,感同身受,只覺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是一個真理,不能改變的事實。

陳嬌平靜下來,出外吸一口清新空氣。漫無目的,步至一間影音器材門口,剛巧播放《天水.圍城》一曲,令陳嬌剛剛平復的神經線又在蠕動。歌詞一闋一闋走入陳嬌腦海,她不懂欣賞音樂,也不懂鑑賞詞藻,但聽見一個一個熟悉的字,拼成一幅天水圍城的景象,又觸發她想起剛才的家庭糾紛。
(待續)
02-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