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Feb 2013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日本東京20180204-0211

16 Feb

日本東京20180204-0211

無縁無故又走到日本的東京,傍晚當地時間八點半抵達成田機場。夜已入黑,天氣不似預期寒冷,氣溫在7至10度之間,迎風有點刺面,但不入骨,一件單衫配件禦寒衣及頸巾,已經抵冷。

東京,還是保持有那種優雅,男的紳士,女的高雅。築地市場明年初便要搬遷到豐洲市場,不論它搬到天涯海角,總有忠實擁護者;築地市場八十一年了,不能就此結束。

多次去雷門寺,總會到附近的「淺草今半」吃牛肉,薄如雪片,入口即溶,但今趟似乎失去了那感覺,下次未必選擇再光顧。寒午閒遊新宿,百貨好,潮店好,總會覓遊。寒呼呼的黃昏已黑漆漆了,終於找到「L’adonis」法國餐廳,環境優靜,枱客不太多。這裡的食材份量適中可口,主持人說他有個朋友在香港開鐵板燒,急急從電腦上尋找朋友相片供亨,臨走前合照留念。

長野溫度是零下二度,細雪紛飛飄航,庸懶的日子,似乎交由寒冬處理。一旦足外,就要任由冬雪主宰,兩頰臉龐像一個被寒風摩擦得絲紅網裂的蕃茄。「善光寺」夾道放置很精緻夜燈,夜燈內層展示很多以宣揚和平共融為題的剪影,但夜燈的熱情鬥不了刀削的冷鋒,寺內不算熱鬧。

小布施的名字很可愛,配上細細粒特產的栗子,很匹配。有些小徑由粟子木鋪路而成,堅固又有特色,但沒有太多人發覺。大自然的環境就是讓人心曠神怡,尤其是粟子飯,很特別。

如果要寧靜,往上林温泉山走趟,藏在仙壽閣,裡面有所靜如圖書館的談天室,在寒下呷著咖啡,把玩著手機,世界只剩下一人。若嫌太孤靜了,不妨在氣温零下八度走上山看看小猴群在雪石中閒跑,把白雪一口口放在咀裡,或觀賞它們跳入溫泉池內浸個暖浴,視覺上享受白皚皚的跳躍。猴子其實是可愛的,雙眼睩睩,靈活敏捷。

今趟旅程沒有太多像以前趕忙的郷谷之程,有點像「緩郊」。返回涉谷,到表參道的「UKAI-TEI」吃鐵板燒,特式在於飯後會在另一廂享受甜品。甜品類別很多,可以在哪裡坐上一句鐘。

最後一天的蹓躂,重到「Brook’s Green Cafe」感受草原的青綠。傍晚到港區(Minato)的「望洋樓」嚐越前蟹,兩年在福井試過,今趟再來。

三天雪跡四天陸地的悠閒,比以往繁撲的旅程輕鬆自在,無緣無故就此完結。


20180216

Advertisements

兩宗懸案

27 Feb

兩宗懸案

兩宗很詭異的懸案,案源惹人思興。一宗在美國,一名加拿大華裔少女進駐酒店後失蹤。她在客𨋢內曾被攝錄得怪異行為,後被發現藏屍天台水塔內。另一宗是兩名香港女子在亞根廷離奇失蹤,後稱被禁錮,要港警遠赴營救,候待真相。

兩案仍在調查中,美案警方已有頭緖,兇徒相信是該酒店員工,因為行兇模式似熟悉樓層佈局,懂得避開攝入鏡頭,並知悉及利用水塔位置藏屍。不過,少女死前的迷惘,已惹來連串靈異傳聞。

少女入住的酒店過去曾發生多宗命案,最著名的命案稱「黑色大理花命案」,1947年一名女演員被發現陳屍在路旁,生前遭到凌辱,她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在那酒店,案件至今仍是懸案;1962年一名房客跳樓身亡,並引致另一名行人死亡;1964年,一名常在市中心廣場餵白鴿的女子在該酒店內遭到姦殺,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

這所酒店令人心寒震憟,尤其今趟見少女的怪異行為及現場環境,很難不讓人有他殺的懷疑。然而,凡是講證據,尚有一分的疑點,亦不能定勝判輸;或者,最後驚人判決是非他殺,是自殺。

香港懸案,兩女一男在二月中旬到亞根廷(行程目的未明),隨後失去蹤影,家人接獲求救信息,說在當地闖禍,損壞別人花瓶,須賠償約港幣七十萬,袋中無錢,被禁錮了。警方派員到當地拯援,已跟他們取得聯絡,稍後回港。

起初以為是人口販賣,身在外地,然後人間蒸發。世事往往有意料不到的驚訝,記得香港約十多年前,曾有一些女子突然消失,訛言是被轉運中東之類地方,芳蹤何去,仍然是謎。今次幾位入世未深的少年走到亞根廷,旅費大概不會便宜,除非背後有經濟支持,或自有積蓄,否則,從報稱被禁錮事件推進前提,他們走訪的目的已成疑。

回港後,傳媒會給我們解䛧,且看日後事態發展。

(27-2-2013)

生死病痛

23 Feb

生死病痛

生有時、死有時、痛有時、病有時。人生四個階段,生老病死劃出譜圖。當問生命從何而來?可能是生命從此終結時。嬰兒出世夭折,年青人未曾老病已歸西,只享受生與死的階段,比生死時速更快。

沙士十年,值得回顧。零三年沙士一役共1755人感染,299人死傷,悲鳴慘痛一幕,還歷歷在目。身先士卒、苦海孤雛,一片嚎啕哭聲,震憾多少心靈,也震醒多少人性。生死過後,方知無私奉獻的偉大,方知親友離世的悲哀。正當台灣醫護人員搶著逃離疫區時,香港的前綫醫護則搶入戰幔,與死神博鬥,搶救在病魔爪牙垂危的人,但顧此失彼,自己卻喪於毒菌下。捨身成仁,是中國人傳統善德,但歷盡蒼年,有多少人仍可循善行之。

香港在爆發沙士之前,對抗疫症的經驗很少,遇上非典這強悍的病毒,束手無策,及至搵出病源,但已傷亡慘重。回首的陳述當然容易,每一幕片斷是沉痛記憶的銘記,物資不足的徬徨、接二連三的感染、醫護人員的離世、親屬淚涕連連的場面、管理層問責下台的宣讀、社會頹城廢墟的蕭條、樓巿嚴重下滑的驚徨、經濟不振的憂慮,盡是當年香港人的舊照。

港人有一股沉著應戰,寧死不屈的戰鬥格,越是困難、越是挑戰,縱然是無計可施,但群聚力量凝固團結精神,撃退敵魔。從零三年三月上旬起本港爆發沙士,致多名威院醫護人員中招,淘大花園出現大規模爆發,衞生署向淘大E座居民實施隔離令,疫情高期,一日內有八十人染病,其後首次出現醫護及市民「零感染」及首次出現「3零」,即無新增證實、懷疑及死亡個案,至六月二十三日世衛正式剔除本港疫區之名為止,三個月的過程經歷,十年後的今天,回顧仍然是牽動心扉。縱使有遺憾失誤,一場戰疫,種植不滅的共同回憶。

生有時、死有時、痛有時、病有時,生死病痛可預見也不可預見;可控制也不可控制。

(23-2-2013)

情人節

14 Feb

情人節

今年情人節,花氣襲人,氣燄很強。男方買花,連同一頓豐餚,也得動輒過千元,算是划算。調查預算今年平均花費也要千多二千元,荷包充裕的,區區幾千幾百,不算甚麼,但收入有限的人,會否視情人節如豺狼的搶掠,如大耳窿的歛索。

收到幾千元一束花,會否笑逐顏開?這個時勢,女方會駡男方蠢,折為現金好得多,花凋花謝有時,財來財餘無期,多一分錢在袋,好比持花一刻的實在。

大概有人認為太過銅臭,以金錢掛帥,情人節收花是理所當然的常規,浪漫的習俗與金錢的銅臭掛勾,大殺風景。然而,很多女性也會將情人節收到的禮物及晩餐價格評估對方,亦會跟同事作比較或逞強,男方為此負上一年一度沉痛的負擔。情況有點像一些生活在赤貧線下的家庭,提起過新年,想到花錢入紅封包,想起一頓過年飯,很費神費心,甚至是壓力。

大學生做了多年工作也維持在八千多元,一束平時節日買開的花卻價格暴升。一天的花費佔月薪四份一,價值在於甚麼?對愛情的真摯、對對方的尊重,還是對自我尊嚴的提昇?

男性有侍産假期,男女平等機會開明,情人節不一定女方收花,男方送花,也不一定由男方請客;不過,此乃傳統習俗,若然女方付款,男性覺得尊嚴有損,為保尊榮,還是勒緊褲頭,豪一餐。

一年始首,每天儲十元,足以應付翌年二月十四日的花費。

(14-2-2013)

蛇之酷

11 Feb

蛇之酷

年復年,又過一年。今人不見古時月,古月曾經照今人。天象是永恆,人有限時,隨時凡塵俗去。

新一年叫蛇年,龍蛇混雜、蛇蠍心腸、虎頭蛇尾、蛇鼠一窩、死蛇爛鱔、……。好一條蛇,不見可愛,負面的形容,更讓人感覺蛇的惡毒,一朝被蛇咬,驚足三年多。

十二生肖中,蛇令人有股既毒且冷的感覺。蜿蜒身軀,蜷縮一圈又一圈,突然硬伸軟軀,如蛇頸般高升,那奇特橢圓形或三角形的扁頭,蛇口吐出蛇舌,颯縮有勁,生人勿近。

意態上,蛇不比龍虎威武,令人有敬畏的震懾,也不比兔羊的可愛純馴、猴的精靈、兔馬的飛躍、鼠的小巧、豬的懶洋無憂、雞狗的平實樸質及牛的勤奮勞幹。蛇,會扮豬食老虎,亦會呑噬大象,佛口卻蛇心。當貌若天仙的女子用上魚雁之姿,不覊的女子動若脫兔,蛇卻配用蛇蠍美人的歹毒;當牛是勤勞好耕,但蛇卻蛇王偷懶。

蛇的冷毒神秘,總有治法,專業蛇王專家熟悉蛇性,只須用布袋及手套便能捕捉毒蛇及巨蟒蛇。印度人吹著笛子,蛇蛇在竹籃內像伸懶腰般徐緩上升,扭動蛇腰,跟音樂起伏蛇舞,似是舞術,又像藝術。蛇人有股潛伏的藝術細胞,但又容易鬱鬱寡歡,因為太冷太酷太秘太密,不容易跟人相處,凡事藏心底,很酷。

儘管蛇不受大眾歡迎,但牠的內外功能可將功補過。食蛇膽、蛇肉飲蛇酒保健強身,用蛇皮手袋鞋履作美飾。還有 ,蛇無頭不行,挺威風。為官者,太平紳士也俗叫亞「蛇」,職能厚,地位高,可補負名不足。

蛇年之始,希望不會虎頭蛇尾。

(11-2-2013)

男性遇上淫辱

10 Feb

男性遇上淫辱

何時何日,風化案受害人已不限於年輕女子,幼童被長輩藉口照顧,乘機侵犯;醉漢失常,將露宿街頭的老婦蹂躪蹧蹋,令人咋舌;涉及男生的風化案亦增多,令父母憂心。

父母渴求生男兒比女兒多,除了是傳統思想,有男根作傳宗接代外,還有非正統的解說,是免得擔憂女兒受欺受辱,出夜街會提心吊膽,拍拖唯恐早有損失,損蝕他人,故寧男勿女。

今時今日,風化案不獨限於女生,男生被非禮猥䙝情況也不少。教師補習、游泳教練教學時,不時借勢索油水。港鐵男學生被非禮,由上車至下車,被人捽弄下體幾分鐘,嚇得驚惶失措,不敢出聲,直至落車後才致電父親報警。以往父母多數訓示女兒要懂得保謢自己,今刻兒子也少不了。

幼童尚少,不懂自我保護,成人趁火打劫,不護苗,更摧花。玩狎的興奮在於一時的快樂,但傷害卻埋於一世的陰影。這些變態是歸於性慾的苛念,還是人格障礙的一種特殊僻好。有人按捺不住,自凟解需,在生理需要及不傷無辜下,仍屬可取行為,但有些人卻為一己私慾,做出傷及無辜的可恥行為。

地鐵的擠滿是犯案的工具,女性非禮女性的情況較少,女生懂得走到女性堆,免受狼辱。男生走入女性堆,身體稍為有所移動,已換來千眼怒視,走到男性圈,若被觸撫,不論是有意或無意,會比女生受辱更尷尬,更羞恥,不敢像女生尖喊"做咩呀你?"堂堂男子被非禮,很失威,只得啞忍,將羞辱的經歷長埋心底,以致繁殖一種不平衡心態。

男女公平之度,距離越見越窄。工作能力上,很多女性已跨上男性的肩頭上。社會交際上,男叫婊子,女找鴨子;男將鈔票塞放入女的胸胸隙,女將鈔票輕掛到男的小三角邊;男的淫光盯注女性豐腴胸脯,女的雀眼垂涎男的巨鵰。有女性會拍案叫好,男性終可嘗受淫靡目光行為纏擾的滋味;男性暗憐,風水輪流轉。終於有今日了。

(10-2-2013)

Sent from my iPhone

寒政

4 Feb

寒政

嚴寒的冬天沒有冬天,只得和暖的冬,春和秋爽、冬寒夏暖的天氣變調了。忽冷忽熱,人的抵抗力無所適從,減弱了,病痛多了。

預告天陰要下雨,備妥雨具,但天卻放晴;預告天氣炎熱,只穿薄衣,但卻刺骨寒風。從政者要適應如天氣的變化,這個理解是必然的,狼對熊今天說預留行政會議一位,明天說推薦為政協委員,但期望一次又一次落空,熊就算不稀罕權位,也會感覺到受愚弄的恥辱,何況,熊怎會不戀棧權力?

互相扶持,各取所需,是互相利用背後的特產,但特產難產了,更換來涉嫌政治壓制,迫虎跳牆,實行一拍兩散。但為何,從政多年的政客會對別人的說話如此看重,又在得不到允諾時,翻轉豬肚一堆屎,這樣,日後如何立信,別人亦難向他吐真言。

人為立足,有善偽;為得益 ,有真虛。一個初足社會,或許未能洞悉險惡,但一個縱橫江湖數十載的人,竟然妄想或誤想有豐腴收穫而變臉收場。儘管指控內容很實在,詳列細節,鉅細靡遺,且大部份人也偏向相信事實,但以政論政,政治從來不簡單,就算是事實的全部,也只會隱藏在一張白紙上,肉眼看不見的,任憑七咀八舌,越說越亂,越亂越好,到時事實不似事實,不盡不實的反似事實,正為所需。

事件還未完結,甚至好戲在後頭。晴不是晴,陰不是陰,晴天下陰雨,陰天出晴陽。

(4-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