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莫大於心醒」

25 Sep

「哀莫大於心醒」

哀莫大於心死,是指一個人對某事某人已經死心,不再寄予厚望,省卻傷心。但當知道情況是哀莫大於心醒時,則不能不傷感。

躺在病榻上,插著氧氣喉的病人,神智疑似不清醒,但其實心醒,知道眼前家人的一舉一動,只是有口難言,很難吐出說話,知道對方問甚麼,只不過連一兩個字也沒有氣力吐出來,惟有眨眨眼,搖搖頭示意接收了信息。精神不振,雙目無神,但心是清醒的。

腦袋裡那些「拒絕心肺復甦法」、「斌仔的安樂死」、「道德倫理規範」等湧現出來。對一個垂死的病人而言,靠注射藥物來延長已枯萎的生命有何意義?延續生命只是延長病人及家人的痛苦,似乎沒有人受惠,除非說私營醫療機構,多住一天多收一毫。

斌仔的安樂死,自2003年斌仔先後去信當時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尋求安樂死而惹人關注。安樂死是為了減輕病人的痛苦而對病人的死進行干擾,讓他安樂地死去,不再接受任何治癒或是拯救,反正生命是自己的,自己有權選擇維持或中斷,若然是享活的,自然會選擇延長生命,但若是痛苦的,了斷是件好事。

然而,在道德倫理上,縱使生命是病人的,但醫生的責任是救活病人,醫生不能見死不救或協助病人自殺,違反專業守則。安樂死是一個非常複雜且具爭議性的議題,有自願性、非自願性、被動或主動等方法成全安樂死,當中涉及對醫學、社會、道德、倫理及法律等不同層面的影響。垂死的病人看安樂死的角度固然不同專業醫生看法,也許部分醫生會同意安樂死,但礙於專業守則基礎下,不能施行。

很多哲學家推出一堆哲理表示支持或反對安樂死的做法。其中柏拉圖贊成把自殺作為解除無法治療的痛苦的一種辦法。自殺即是由病人提出的自我毀滅,但若然自殺未遂又如何?繼續治療還是繼續自殺?

除了道德倫理學說外,法學又出來分杯𡙡,要處理的是自殺未遂,以及前述的醫生輔助病人自殺是否有罪?由於涉及多方專業觀點,香港仍然未將安樂死合法化。若是安樂死合法化,好讓只是心醒但如植物人的病人選擇自己路,解除痛苦。

但心醒的病人終歸也要心死,逃不了命運的安排。


2017092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