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日本北陸之旅 (二)

22 Nov

2015日本北陸之旅 (東京~輕井沢~五箇山~能登半島~金沢~福井~奈良~大阪)

12-11-2015
終於天朗氣清,再度見白皚皚的魚肚雲在藍天浮動。今天時間充裕,走到“能登食祭市場”。那裡主要是售賣乾濕海鲜食品,如果在西貢鯉魚門食海鮮,個人消費動輒五、六百元,這裡以燒烤形式燒海鲜,幾百塊錢已經很飽滿。

今天不在趕跑中,較悠閒,搭一個站火車到和倉溫泉,顧明思義,是浸溫泉的勝地。三點入住加賀屋,浸泡溫泉,閒遊內店。加賀屋有專業服務員,懂流利英語,她說在學院修讀英文,在加賀屋專職款待非日本客。房間擺放了日本及台灣小旗幟,記得在大堂門口見李登輝到訪酒店照片,以為每間房也放這兩支旗幟,但原來她弄錯了,誤將香港人當台灣人,最後十萬個道歉,換回洋紫荊圖案的小旗子。

酒店給予免費飲料贈券,到酒吧點了酒精飲品,易入睡鄉。菲律賓歌手的歌聲鏗鏘雄渾,縱使不知唱甚麼,也迷聽。浸了溫泉,又有些酒意,很快入睡。

13-11-2015
今天參加了當地觀光團,全部日本人,司機不𢤦英語,但沒打緊,目的只是那輛旅遊車服務,所以必須拍下車牌,懂得尋找上車。

八時二十五分在和倉温泉巴士站出發,先到輪島朝市,即是晨早上街市遊覽。地方不太大,市場多數賣魚菜,亦有不少賣乾魷魚、大飽魚,以及賣竹筷杯碗氣皿的小攤子。

之後去輪島塗會館,看陶瓷物品,一隻小杯小碗要幾百元至幾千元,橫看豎看也只是一件黑漆漆的器皿。再去輪島博會館,看那些神社祭拜的木轎,從影片中見日人抬著木轎瘋狂地走來走去,有點像大坑舞火龍般,但木轎舞較熱鬧。

到千枚田,只是一行青青草原的田,顯眼的是大黑鳥在田中啄覓禾田後,一飛沖天飛走了。到一所很簡陋的南惣美術館,轉了一圈已經往外去,亮點反而是那𥚃有一棵寫著四百年的老樹,幹身粗壯,但不知是否真的有四百年。

團體飯安排在一間酒店內吃,一個木盒裝著幾款小漬物,加例牌味噌湯及飯,十分鐘已經完成。最後一程到見附島,又稱軍艦島,説離岸不遠處有一個島似軍艦形,故得此名。

返到昨天的和倉温泉站乘車到金澤。但時間早了很多,走入一小咖啡室消磨時間。店子很精緻,兩位老人家主持咖啡店,環境很舒服,日本人談話細語融融,沒有破壞靜謐環境。

到達金澤已經是六點多,酒店就在駅站上台,不用再搵。金澤屬於大站,次於東京、大阪,所以這裡的人和物也較摩登。在這裡亦碰上不少香港客,反而在高岡、富山一帶較少。

14-11-2015
幾天晴天,今天又見雨。早上九時搭巴士到兼六園,這裡又是觀賞紅葉的勝地。人很多,觀賞團也多,日本女子喜歡穿上和服盛裝,連同打光師拍攝紅葉下綻放的女子,沿途吸引不少遊客要求合照。

兼六園的紅葉比起輕井澤的紅艷得多,漸進的半綠半黃在脫變,至艷紅至暗紅落地。天沒有藍,襯托不出紅葉的娓紅,只能在昏暗冷冽下飄揚,多了種寒。

到近江町市場,港人喜愛的地方,百多港元便有一大碗裝滿大大件的魚生飯。每店座位不多,那刻排隊,起碼等上兩個鐘,但仍見長龍。

有些人在賣海鮮檔口就地處決。站在海鮮檔前,排十五分鐘隊,以不消兩分鐘時間,就將剛開殻的海膽、晶瑩剔透的肥大蝦,以及爽口味濃的鮮帶子,混到肚子裡,是另外一番滋味,另一種享受。

乘JR雷鳥快車到芦原溫泉的“清風莊”,是浸泉另一地方。以為這裡很疏空,原來酒店內收藏很多人,見很多一家幾口樂在泉浴。下著雨外出尋找明天的火車路線,雖然下雨,但風爽不寒。

15-11-2015
打開電視,剛直播女子長跑選拔賽,賽程四十五公哩。槍聲一響,人龍開步,約十五分鐘過後,七個黑人,兩個日人加兩個西人已經跑脫群組;二十五分鐘後,鏡頭下只剩這群組合選手緊貼地跑著,很想追看,但時不予我,要離開酒店了。

乘當地火車到三國港,那處盛產蟹物,有一所很有名食蟹的“蟹之家”,十一時開市前已經有人排隊,那裡有原隻大蟹之外,蟹飯亦有公蟹雌蟹飯之分,公蟹比雌蟹較貴。

三國港有一長列海灘,岸上當日有露天食檔,很多本地人在此享用午膳,停車場大槪有二百個車位,全滿。年青人就在車尾箱換上潛水衣,帶著滑浪板到海中央玩浪,浪不大,但仍人仰板翻。

前行是東尋坊,繞經叢林,像短途行山,到達高尖,是一片懸崖峭壁,形似刀削而風化的岩石轟直而立,是國家景物之一。

搭巴士返回酒店取行李,再乘火車到福井,預算明天到永平寺。福井比之前的端城,管沼等地方人流較多,多了一個小商場及一座較摩登的玻璃商業大樓,但仍是沉靜,加上五時的入黑,又變黑城。成年人落腳地是居酒屋,不知青少年的娛樂是甚麼?這裡有計劃將福井變成大駅站,待日可知。

16-11-2015
福井勝地有恐龍館及永平寺等。選擇乘巴士到永平寺,寺院寧靜,沒有太多獨立小寺圍旁,夾道有巍巍粗壯的大蔘樹,高聳入雲。地方小,不消一刻鐘便離開。

今天陽光猛烈,上午的福井跟晚上的環境相約,依舊靜悠悠,只是日光與昏暗的差別。

返回酒店取行李乘JR經京都再到奈良。到京都時為兩點多,再乘快車到
奈良,已是三時許。

奈良市歷史悠久,但不落後,市態方面不能與東京大阪並論,但亦只是遜於金沢,起碼路上行人絡繹不斷。這裡有像化縁和尚的討食者,戴上竹帽,站立在駅站外,捧著砵頭討賞錢。

入住駅站附近的連鎖酒店Toyoko Inn ,既方便,價錢又便宜。大堂附有號外,指出集團連鎖酒店共269間(六間在韓國,其餘在日本)在今年五月二至三日,全線入住率為一百巴仙,入住率定義是全部房間住了客人,並非預訂的也計算在內,成績被納入了健力士紀錄。

趁著還有藍天白雲,走到奈良公園去。公園很大,內裡可通往不同寺廟,但今天時間不夠,加上天色早入黑,不能完程,要待明天。

園內另一吸引之處是有很多骨瘦嶙峋的鹿,繞園遍野。牠們是野生的,沒有殺傷力,自由行,自由瞓,靠遊客餵飼小餅乾。遊客餵食後,瘦鹿嗅著遊客屁股尾隨跟著,渴望更多。

天色昏暗,遂走到附近內街逛遊。店舖大多在七點關門,只剩食肆。一條街較舊式,賣老式產品,相隔一街口的另一街,則較摩登,外表較起眼。
(待續)
22-11-201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