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刑到有期徒刑至被釋放的個案 (下)

6 Jul

從死刑到有期徒刑至被釋放的個案 (下)

文錦棠道述二十五年獄中生涯,有苦無樂。令他難受的是母親對他的不離棄以及女兒對他的不瞅不睬,讓他非常難過。

他母親一直辛勞不顧,舟車勞頓探監,使他非常內疚。此外,他在監獄時,女兒還在母親腹中未出世,他獲特赦改判為終身監禁的時候,年幼的女兒卻被母親離棄,自此,唯有依靠嫲嫲照顧生活。他感受母親的勞苦,也憎恨自己未能克盡父親責任。

由於他後期在獄中改變不少,亦得到長官及協助他的義工在他女兒面前美言。女兒知道他誠心悔改,一天往探監,叫了他一聲父親,讓他彷若置身雲林,飄浮於殷愛中,頓然留下男兒淚。然而,女兒自幼活在家庭分裂的陰影,心靈創傷非短時間復完。父親是一個黑社會,無惡不作,打劫槍殺警察,未能霎時接受這樣子的父親,父女關係需要時間補修。

他獲得特赦重返社會後,決心開展新生活。他受聘社福機構,縱然欠缺學歷,但他的經驗好比在社會上浸泡多個年頭。未幾,他獲擢升為主管,這位子要有大學程度,他因而受到下屬的不滿,繼而氣弄、整蠱他,用不合作態度跟他合作。他遇上難題時唯有請教與他同獄的獄友,這位獄友在獄中修畢碩士學歷。

話鋒轉到感情方面,提及感情,語氣較輕鬆,亦風趣。他過去經歷與人生的改變受到到廣泛報導,近至本地,遠至內陸。友人跟他做媒,女方是內地人,他甫見對方,腦海泛起想法,雖然自己坐監坐得耐,人老了但心未老,仍然存在女性應有美貌與身材的要求,但眼前的卻是一個內陸婦人,絶對不是杯中茶,再加上自己身世問題,不欲辜負他人所愛,斷然拒絕。內陸婦知道他的底藴,仍然豁出心扉。最後,他被她的感動了,成婚,並育有一女兒。自己養育女兒,方知母親的辛苦,亦知道女兒對父親的渴求。

現在,文錦棠擁有自己的家庭、事業。閒時以過來人身分走到監獄跟在囚人士分享經歷,勸導從善。

6-7-201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