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聲名,越洗越汚

25 Jan

警隊聲名,越洗越汚

二零零六魔警徐步高槍轟同袍,轟動社會。二零零八年,旺角一名CID在警署內強姦女報案人,又再重創警隊名聲。警察汚點未得清淨,又被佔中的催淚彈、暗角打人、慈警手中棍連環事端洗禮,聲名更創歷史新低,甚至隱若地變成市民暗敵,互相對衡。

各方團體從中斡旋,希望修補警民關係,但冷不防又殺出令警方極為尷尬的風化案。一名便衣探員在警察總部內非禮一名涉案女疑人,又掀起一陣嘩然。過去警察犯風化案的新聞委實不少,在酒吧誘姦、在車廂非禮、在人群中淫攝,屢聽不鮮,但在警署行淫,則較為少數。

身為警務人員做出犯法行為,不能姑息,更遑論知法犯法在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進行,以為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確要罪加十等。或者以為停留在五、六十年代,警察可以大模施樣又食又拎,以為市民還是目不識丁,啞忍惡行的一輩。

食色性也是管不住的天性,但想不到身為紀律部隊的警員竟然不汲取上次旺角淫警教訓,極度愚笨在總部又做出如此荒𧩙行為,又一次證明行內常言驗身不驗腦的無聊話。任憑如何加強入職前的品格審查,也無補於事。人會因環境轉變,會變得自我為事、自我膨脹、為我獨尊。權力就是一切,我今為警,可享有獨特「警權」,如是事實,警權實在過大了。

稍有法律認識也知道刑事責任由犯罪行為及犯罪意圖兩者構成,多數刑事罪行均需要兩者同時兼備,如只是作出違法行為但欠缺邪惡思想,便可作沒有犯罪論。

有時候,胡思亂想已經可以滿足一己之慾,不需要實際行動。如果要實在需要,大可以自費尋求歡娛或是靠自己能力,滿足霎時追求之快,何必自毀人格,犧牲事業。不過,最大影響是令一群為市民服務的優秀警務人員也蒙上羞恥。

25-1-2014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