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暴雪之旅全版

23 Feb

日本暴雪之旅全版
前註:起行前往日本時,知道日本遇上四十五年來最大雪暴,破壞力不但令交通大堵塞、電力故障也令兩大機場運作受阻,很多航班飛機不能如期降落。

08-02-2014
日本首站目的地是東京,但風雪暴襲,羽田機場積雪,不能降落直抵東京,飛機轉降至鄰近Central Japan International Airport,為時已經晚上八時四十分,較預算遲了一小時多。
計劃在機場乘火車到名古屋,再轉搭新幹線返回東京。走入火車廂,過了開車時間,仍遲遲未開車,廣播傳來一段日語,不明所言,用手勢輔助問隔離日籍乘客何時䦕車,他端上手機,顯示「人生事故」四字,估計應該是有意外發生,不知何時才能䦕車。
有點焦慮,因為若不能趕及名古屋新幹線那班車,這晚便不能到東京,要滯留在名古屋,但沒有預定酒店,可能要流落街頭。此時,見很多乘客離開車廂,遂決定轉乘的士,貴一點也沒辨法。
退回火車票,匆忙走到的士站,場面很嚇人,人龍應該有約七、八十人,就算四人一部的士,也要等待二十架才到。的士流量慢,良久也沒有的士到站,又轉移到機場巴士候隊,但巴士要半小時後才開車,兼且只到某一地鐵站,又要轉車,遂打消念頭。
作了最壞打算,滯留在機場是最安全的。
返回機場內,得悉「人生事故」已經處理完畢,火車將啟動,不理三七二十一,來不及排隊買票,在混亂中,發揮「特事特辦」的精神,先入閘,後到站補錢,推著大行李,企圖走入卡車,但是每一卡廂已經迫爆,隊友分別各自攢動空間,連人帶篋塞進車廂,有驚無險,得乘客及車長大力一推,終於在最後一卡,最後一秒入廂,火車䦕車了。
在機場折騰一個多小時,到達名古屋站已經接近十一時,趕步買新幹線車票,惜為時已晚,關閘了,最後一班車在十時十五分開出。天寒夜凍,拖著行李,走到街頭,問了第二間酒店便有房間,辦理手續,放下行李,跑回街頭,吃了便當,速返酒店,沖洗休息,準備明天離程。

9-02-2014
乘搭八點新幹線車,終於在上午返回東京,到昨晚原先訂下房間的酒店打個招呼,表明昨天因天氣關係而No show,酒店理解並說不會過賬。日本人很說理,沒有住過便不收費,又可能他們知道風雪令機場擠塞,體諒旅客的處境,不收費用。安頓一齊後,到東京駅附近的「根室」吃過壽司,下午搭子彈火車到輕井澤。
雪後道路積雪,雪堆如小山丘積聚兩旁,通路中間雪堆被剷除,讓路人容易行過,但路面濕滑,稍不留神,隨時滑倒。
輕井澤出名是滑雪勝地,入住酒店附近有一滑雪場,很多本地人喜歡到這裡滑雪。不遠處有一片叫「雲場地」的湖泊,時值冬寒,片湖薄冰,天空藍睛,雪花佈葉,寒景冷意。走到舊輕井澤街頭,很多商舖在冬天沒有開市,但出名售賣香腸的「腸結誌」及專售果醬的店舖則仍然營業。街道靜寂,唯有漫步雪道賞雪花。
晚上很多人背上長長滑雪板趕到駅站,看他們很疲倦,但神情滿足,享受玩意,倦亦樂乎。這𥚃很多人吃蕎麥麵,當是一頓晚餐,試過還不錯。

10-02-2014
乘巴士到「白系之淹」,即是一片瀑布之類地方,一片白雪、一巖流水,是在冬天見到的景色。沿途見一女子抱著小狗在懷中,小狗雙腳顫抖,她急忙跑送車廂取暖。
走到一所舊酒店參觀(三笠酒店),這所酒店是供以前大官貴人住用,現在只供遊客參觀。酒店內臟設計很懷古,長長走廊、兩旁房門、天花樓㡳佷高;浴室有懷舊的浴缸及化妝室,酒店只有兩層,很快完程。
徒步行至Church street,很多人選擇在這裡的教堂結婚,這處是結婚勝地,但天氣寒冷,環境有些冷漠兼冷清;如果在夏天,這裡會很熱鬧。
走入藝術館,這裡不是一般文藝文化之類,原來是3D玩意,畫境會從畫中的立體畫面帶出3D特別效果,造就藝術中的小玩意。在不同角度拍攝帶來不同立體畫面,相中的主人如置身實景,有彷如被鯊魚吞噬、被巨蟹鉗牢,或坐在床上睡,但所有意境只是靠一道立體畫面造成。幸好遊客不多,可以慢慢弄姿擺位,拍攝一張理想的立體圖。
輕井澤有Factory Outlet,不是賣品吸引,而是環繞店舖的一大片湖,黃昏夜景,閃爍燈色配以凝薄冰湖,半繞名店商舖,有點高雅。
晚上品嚐一頓疑似打邊爐的晚飯,一小鍋子有些海鮮,用蕃茄湯底,再加上烏冬及白飯,混在一起,倒是不錯,反正天氣冷,小鍋的熱騰騰可補暖。

11-02-2014
天氣放晴,乘搭新幹線往長野善光寺參觀,約半小時到達,再轉乘巴士到寺廟。善光寺很廣遼,有幾座大寺廟,可能大雪關係,人流稀少,寺廟就是寺廟,沒有特別之處。
寺廟附近有間叫「彌生座」,專以本地和牛,名叫信州和牛做主打菜,用蒸籠盛裝一些雜菜,一團飯團,蓋上三片和牛,另配以例牌麵豉湯,便成為該店獲「大好評」的推介。
長野在一九九八年成功舉辦冬奧運,適逢今個月正是冬奧運在索契的比賽期,同是雪冰冷地,對索契的節目特別有興趣。長野算是大城市,不知人口多少,但不會少,街頭尚不孤清。
返回輕井澤取行李,到中輕井澤的「星之野酒店」。酒店很有氣派,樓頂很高,氣勢凌人,麻石的冰冷配黑沉的格調,有股深傲。酒店有小型圖書廊,備有飲品小餅,自取享用。酒店說沒有wifi提供,可讓住客靜心享受優閒,但最後仍逃離不了網絡世界的桎梏,叫酒店給予wifi密碼。
酒店位置隔涉,但有專車送返往來。到附近酒店欣賞教堂的教友用不同大小的鐘鈴按指揮家的指揮演奏,演繹樂曲,很清脆悅耳。
返回自己酒店,到圖書廊享寧靜,然後又到附近的「星野溫泉」浸溫泉,再返回酒店用晚膳。鄰近一枱伴侶,慶祝三十週年結婚紀念,酒店端上一個小蛋糕替他祝賀,旁邊的食客報以掌聲助興。

12-02-2014
走到位處昨天鄰近酒店的一所教堂,那𥚃供人舉行婚禮,教堂雖小,但外表別緻,旋渦式重疊的入口,鋪滿白凱凱的雪衣,像一個小穴,又像一個雪糕脆皮筒。
樓下一層表列教堂歷史的圖稿,瞥見一張在大正15年(即1926年)的原稿紙真跡,日字偶有漢字,字體仍然很清晰。原稿紙每邊十行乘二十字,行與行之間有距離,全張共四百字,與現時的原稿紙差異不大。這算是重大發現,起碼知道原稿紙的歷史。
乘酒店車到山腳的小戶逛遊,這裡有一列列的排屋,全是三角尖頂,黑漆漆的屋簷,大部分是商戶食肆。有一間叫「丸山咖啡」,很多飲客。這品牌的咖啡在輕井澤很有名氣,故生意蠻不錯。當地人吃蕎麥麵,等於我們吃魚蛋粉,但價錢有差異。
悠閒是自在的,返回圖書廊,呷一口咖啡、吃一件小餅、看一遍照片,想一片沉思,又近黃昏。臨走前,發現書桇上有一本以狗隻作封面,作者是「周星馳」,取閲查看,原來作者是日本人,名為馳星周,生於一九六五年二月十八日,北海道出世。覺得有趣,遂影下書本封面及作者簡介。
往「星野溫泉」浸泡溫泉後,又落山腳覓食。

13-02-2014
天陰。離開輕井澤,返回東京酒店。放下行李,到上野買些乾貨,之後到淺草雷門寺,那裡有間藥房,很多港人到上址買膏藥及其他藥品,是熱門地方。
到「淺草今半」食牛肉,當地牛肉肉質軟微濃,可媲美神戶牛肉。

14-02-2014
甫出門口,天氣又回冷,雪花重降,點滴雪花在身頭。到吉祥寺逛遊,夾道薄雪地,綿綿雪花紛飛,透明的雨傘頂蓋滿白雪,冷風飄雪撲面,很戳冷。
Satou食肆售本地牛肉,上一道長長斜樓梯到閣樓,只有十多個座位,㕑師端上厚厚的雪花牛件,烹調後肉質很嫩,肉汁也很鮮甜。
整天下雪,雪勢很大,擔憂後天回程航班受阻,會像第一天到達情況,徬徨萭分,有機會滯留機場。雖然身歷日本四十五年的大雪暴,但影響很深,不是說對旅行,而是民生方面。東京是大城市,交通樞紐集中地,路面上人不少,但不多,絕大部分在地鐵及新幹線站左穿右插,這兩處總是人流如鯽。
在雪雨交融中,好不容易找到了兩年前曾光顧的魚生料理店晚餐。

15-02-2014
天氣稍轉,但仍陰暗,積雪溶化,道路是水潺潺的,很易滑倒。新聞報導昨天天氣又令東京失陷,道路交通癱瘓,電力供應失靈,機場運作受影響,很多航班欠航,機場又塞滿滯留的旅客。然而,看今天的的情況,蠻有信心明天可順利回程。
最後一天只遊逛公司,晚上品嚐松葉蟹。回到酒店,見張貼通告,說機場恢復運作。

16-02-2014
凌晨五時起床到機場。見機場角落散然有被氈,是昨晚旅客滯留時的。天蔚藍,晴空萬里,下午一時多已經回港。據悉今個星期三,日本又耍下雪了。由起程至回程,算是執了好彩數。

23-02-2014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日本暴雪之旅全版”

  1. ali February 25, 2014 at 10:44 am #

    在電視連日見到之影像,原來自己有朋友身處其中,真倒運,不過亦是難得的經驗啊。

    • fanleepf February 25, 2014 at 10:57 pm #

      Yes. Invaluable experien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