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價 (一)

5 Sep

代價 (一)

徐天有感而發,因為隔鄰的病友今早已彌留。徐天跟他相處近兩個月,偶有傾談,得知有頑疾,但不曾預計這麼快離開,所以有點唏噓。

下午,該病床已有新病友進駐。一位年輕人,有點叛逆的味道。家人跟他道別,不作回應,只是將頭側到另外一邊,把被單拉至臉上,家人無奈地離開。

徐天知道這位年輕人,心情甚是不佳,因為他失去左腳下肢,終身殘廢,大好一個年輕人,怎能面對這個下半身。

過了一個星期,他也沒有跟徐天攀談半句,大概是陌生,還是心情未能平復。徐天本前輩身份,想打開話匣子,開導年輕人,釋懷煩憂,但不得要領。他對徐天的話題不感興趣,又是頭一側的轉到另外一邊。徐天不強人所難,反正自己也不是多言人。

醫生巡房,跟徐天說:「你的右腳下肢要切除。」
徐天望醫生,無言,因為已是預知結果,只是等待醫生口中講出。徐天囑咐醫生,傷口切割必須修飾得可觀,最好雕一些花紋,創一點圖案,令剩餘的上肢帶點調皮可愛。

醫生離開後,年輕人主動開口問徐天為何還樂觀開玩笑。徐天知道自己的情況與年輕人狀況相若,所以觸動了年輕人內心深處,喚起提問。

徐天沉靜一會,因為不知如何敘述始末,反而他叫年輕人簡述他斷肢的情況。原來,年輕人嚮往鐵騎士的英姿與威武,瞞家人偷學電單車,僥倖地,給他一次過關。原則上新電單車牌第一次要掛上「P」牌及不能載客,但年輕人違反法例,嫌棄掛上了「P」牌,無型無款,失去形格,會給朋友作笑柄;另外他又膽大接載朋友,朋友又無知地接受邀約,結果,意外發生,朋友不比他嚴重,出院了,但他卻遺憾於此,斷肢了。

年輕一輩,追尋刺激,顧及面子,置後果不顧,以朋友評價作指標,不理好醜,以型以靚為首,最終換來一個大頭佛。
(待續)
05-09-201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