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迷谷 (四)

23 Jul

出迷谷 (四)

王谷站在天橋上,看著車輛風馳掠影,很想一躍而下,踏在那騁馳飆速的車輛上絶麈而去。他手按壓欄杆,準備動身,適時,唐貴之剛巧在附近逛遊並及時出現,制止了。
「王谷,你儍了嗎?為何自毀?」唐貴之厲聲問。
「我不知道自己幹甚麼。」王谷一臉苦痛,緊握雙拳鎚向鐵欄杆,內心痛苦蓋過皮肉之痛。
「不要這樣,我感受到你的痛楚,很多人在生命中的某個時刻都遇上沮喪憂慮,我帶你看醫生。」
「不,別人知道了,會歧視,以為我精神病,會被標籤。」王谷將過去病歷告之唐貴之。
「不要頑固,這不是神經病,就算被標籤,但可痊癒;若不理會,會喪命,就如剛才你控制不了自己,差點送命。白頭人送黑頭人,很悲哀,誰人照顧你兩老?」
王谷想起父母蒼老無依的狀况,聯想到電視劇獨居老人的孤零,心軟了,不再固執,翌日跟唐貴之訪醫。

醫生跟他單獨對話,知道他病歷,發覺他近年長期處於憂鬱狀態,對以前慣常的活動失去興趣,認為自己的人生無價值,有自殺念頭或反覆幻想死亡等徵狀。醫生診斷他抑鬱症復發,並輕責他遲診,致病情趨惡化。

王谷經唐貴之勸導,定時吃藥一年多,病情得以控制。逆境中求存之餘,倒流向順,工作表現有改善,跟同事關係亦見緩和,不再迴避社交。他牢記醫生的建議,不逞强以免失敗而心灰意冷、不要給自己制訂難以達到的目標、不要獨來獨往,嘗試多與人交往,最重要的是不要著急,因為治病是需要時間及耐性。

王谷從谷底走回人生路,不再常問生存為何?我的生命從何而來?走出隂霾了。今天,他鼓起勇氣向心儀的女同事遞上字條,字條上寫著`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 ……’。

(完)
23-7-201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