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迷谷 (一)

20 Jul

出迷谷 (一)

蔚藍的天,秋風涼送,心境應是舒暢,但王谷卻很納悶,內心一片空洞,獨自在人稀的街道蹓躂,避開嘈雜。沈鬱的神情透現在眉頭,他心底總有一個等的期待,等甚麼?他自己也不知道,大概不會是等運到,因為他有一份穩定工作,一個完整家庭,而他又自享其獨樂,不渴求伴侶,所以他不知道心念的等候是甚麼。

「近來常問自己,我的生命從何而來?」王谷跟舊同事唐貴之在咖啡廳閒話。
「醫學上是父母精子卵子的結合,從你母親懷胎十月滑出來的一頭血淋皺皮小魔怪。但生命的意義卻經常與哲學、宗教、道德等概念交集在一起,令問題走入另外一種複雜領域。」唐貴之似乎將王谷陷於迷思。
「很複雜,我不懂哲學,也無宗敎派別,所以不能理解何謂生命。」王谷看著咖啡那繚繞的熱氣說。
「既然不懂,就不要多想,簡單令人開活。」
「但近來在腦海裡卻不時浮現同一類疑問,我的生存為了甚麼?」
「你的生存,是為了養活上一代,培育下一代,同時享受吃喝玩樂,創建成功,享受榮譽,或者承擔艱辛,飽嘗煎熬,然後死亡。這個模式,下一代又循環做著,之後又消失,世代皆如此。」
「如果我不想養活、培育、享受及承擔,是否可以離開這個世界?我不能選擇拒絶來這世界,但有權選擇撤離。」
「王谷先生,那要問問你的父母,是否准許你離開。你走了,誰人供養他們?」唐貴之繼續說:「我勸你不要妄想,有病看醫生。」
王谷理解自己思想亂得一塌糊塗,他喜歡胡想,常認為我身我物我作主,人生有命,似在掌控在自己手中,卻又不然,總是被支配著。

人前人後,王谷也不多言,一副靜態,但不像宅男般收藏自己,也有心交,可閒話一二。儘管他享受獨樂,不過仍有桃花仙子纏身,曾經有女同事向他示愛,但王谷拒絶好意。女同事心有不甘,自問須不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色,但總算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之貌,竟被王谷狠然斷拒。女同事復心强,她虛度王谷向她示愛字條,在王谷放假一天,將印上`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字條,示眾其他同事。翌日王谷回公司受同事揶揄,唐貴之告真相,王谷氣上心頭,直搗質詢。女同事先發制人,反而質問他拒愛原因,王谷只推說沒有事業基礎,不是適當時間拍拖。王谷不想跟她糾纏,好男不與女鬥,悻悻然辭退職位,另覓蟬枝。

(待續)
(20-07-201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