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戰幔

3 Dec

黑色戰幔

黑社會,一個很黑的詞彙,想像不到有色彩,儘管有燈紅酒綠,聲色犬馬的彩片,但還是在黑暗中才見氣勢。澳門黑頭十二月一日重獲新生,港澳一片熾熱,積極報導往績,與敵對的恩怨,其門生的去向,又揣測會否東山再起,再戰江湖,屆時澳門賭城又掀起一番狠鬥,似乎很期待未來的一場黑色戰幔。

以前對背誦一些江湖詩句述語有些興趣,不是用來旁身,只覺得有些意思,用暗語通訊,可思考腦筋;用詩句交流,可在黑氣中帶絲文哲,有詩意。記憶中有代表數序一至十的代語:朱、雷、枉、善、贊、龍、吉、包、彎、長,可能會錯寫別字,或不太正確陳述,因那時只注其音,未詳其意。又記得"你說我流不是流,三河合水萬年流,低頭飲過三河水,你說我流你亦流"等詩句,像是一闕山水詩詞,很有意境。似乎不大適合寫得太多了,免生事端。

長者有厚待,別人會讓座,排隊可優先;黑社會也像長者,享有特權,飲茶不用等位,行街霸佔較多空間。查實,皆因惡氣成群,少人敢膽接近,離遠可免禍。

很多人崇拜黑幫,有威勢,有人撐腰,自我氣燄自動升溫,自信心無形膨脹。黑社會業務範疇廣泛,成為會員,可參與毒品走私、操作淫業、色情出版、賭博借貸、盜版業務等,總會撈點小油水。

不是鼓吹黑社會的地位及威武,但其存在已是不爭事實上,中國國父孫中山也曾任第一大紅棍,烈士秋瑾在日本三合會亦為白紙扇。黑社會是一個歷史演變的史蹟,從前以反清復明為已任,仗義行俠,經時空流轉,曉以大義之任務遂變成前述的廣泛業務,不再保家為國了,但有時,傳統美德之盜亦有盜,尚存可鑑。

以前為黑者很多是左青龍右白虎,但現在有些掌舵人學貫中西,文質彬彬,外表不像黑舵人,事代變遷,領導人也走向前尖。

黑勢力的廝殺,令人震驚,威脅民生的動作也不少,收保護費,欺凌弱勢,警方只可遏止它的猖獗狂暴,不能將之滅絕煙沒。有指澳門黑頭的死敵為避清算,已走來香港定居,希望事源起在哪裡,事末止在哪裡,𣎴要央及鄰港。
(3-12-1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