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活化前的記憶

1 Oct

寫下活化前的記憶

活化建築物,讓城市更顯活力,但活化之下,總有一些要遷毀。灣仔警署,幾年前已搬遷到軍器廠街新址,現舊址尚存警署外貌,與及我的記憶與瑣碎。

記得第一步涉足警署,是少時報失身份証,情境很模糊,只存微弱印象。那個時候,長輩說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但別無他法。

長大後,那一年,背上行裝,堂堂正正走入差館報到。見過長官一面,走到更衣室放下行裝,展開第一天警務生涯。接觸的事物算是日間工作以外的見識,那個時候我算是生力軍勤奮的一個,有空檔便當更,有收入之餘,又可接觸非一般工作的知識,及認識一班來自不同層面的人,三面贏,以兼職之言,是筍工。

初出道,每項接觸、嘗試、應變及處理都很新鮮及刺激。少不更時,有時會闖禍,不是大過失,但也得以冒汗。最記得一次,長官帶我抄牌,檢控違例泊車,狂掃八張告票。回署整理告票填寫細節,發現當中有三、四張出了岔子,長官不說二話,即刻帶我趕返現場補鑊,三步當兩步行,路人以為追賊,紛紛讓步,最後救回兩張。長官沒有斥責,說新人要多做,多做可能多錯,但多錯也是覓知的捷徑。很奇怪,約二十年了,我現在還記得那長官家的電話號碼,28xx xxx0。記得的事件還有很多,算是跟舊僚當茶餘飯後之題。別人說老人家才懷緬,大概是時候步入這個階段了。

保留古物,能讓歷史活像化地呈現眼前,拆毀下的回憶,有時會讓歷史斷片或濃縮了。不過香港地少但需求大,任何一角落總有你我他的經遇,總不能保留所有個別人仕的記憶,唯有叫自己將它們寫下來,攝下來。

(1-10-201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